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381章 她是南苑的女主人

第381章 她是南苑的女主人

        何欣雅出来之前又被唐驰塞了一个臭抹布,毕竟她嘴里喊出来的话,让两个孩子听到不好。

        祁湛行没能陪乔知语一起进去,主要也是两个孩子在,脏东西不能让他们看到,所以他就留在外面陪孩子。

        何欣雅被后面喊来的保镖给带走送去了警局,唐驰上车前警告她:“去了警局你应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若是多说一个字,我让你这辈子都塞着臭袜子过!”

        何欣雅气得脑袋发昏,这还是人吗?

        祁湛行上前扶着刚出来的乔知语,见她脸色有些苍白,直接弯腰将她给抱了起来,“不该让你去的。”

        乔知语张开双臂勾住他的脖子:“没事了,就是里面味道有点重。我们回家吧!”

        祁湛行眉头微蹙,收紧手臂将乔知语锁在怀里。

        祁子霄也松开了手,牵上了妹妹的,“好了,回家。”

        祁子渝并不知道刚刚是有什么东西不能看,所以好奇地凑到祁子霄的面前问:“哥哥,刚刚是什么东西我不能看呀?”

        “晚上你会做噩梦的东西,你想知道吗?”

        “啊?”祁子渝立马捂住耳朵:“不要!我不要知道!”

        说完,她立马甩开祁子霄的手,跑进了车里,祁子霄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

        车子抵达南苑,保安连忙打开大门,迎着他们进屋。

        齐梓愿并不知道乔知语今天会回来,但听到外面的声音,顿时起身往外面张望,看到祁湛行抱着乔知语往这边走的时候,她眼底划过一抹怨恨与嫉妒。

        于是乎,她弯腰对着霍宁茵指道:“阿姨,您看,那个就是一直勾引祁湛行的狐狸精,走路还要他抱,这是在向您示威呢!”

        霍宁茵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目光凶狠,“狐……狐狸精!”

        此刻还在祁湛行怀里害羞的乔知语,小声地抵抗:“哎呀,你让我自己下来走吧,我哪有那么脆弱……再说了,你爸爸妈妈看到了,指不定觉得我娇气。”

        “你是我的女人,娇气也是我惯得。”

        祁湛行丝毫不在意旁人的眼光,乔知语顿时耳根爆红,再想反驳的话硬是到了嘴边被吞了回去。

        两个团子走在前面,祁子渝一蹦一跳地跑进客厅,看到奶奶坐在沙发上,乖巧地打招呼:“奶奶,我回来啦,我妈妈他们也回来了!”

        “鱼鱼,她不是你妈妈,何况她和你爹地还没结婚,你还是不要这样喊吧,免得别人误会。”齐梓愿一直都想当两个孩子的母亲,但祁湛行这五年来从都不正眼瞧自己,她完全就没有机会。

        可即便如此,她也不甘心让一个才出现不到两个月的女人就这么顺利地俘获两个孩子以及祁湛行的心,祁太太的位置只能是自己的!

        “你说这话可真好笑,误会什么?她本来就是我妈妈,我爹地妈妈早就结婚了。”

        祁子渝瞥了她一眼,主动挽着霍宁茵的手:“奶奶,我妈妈可好了,你一定也会喜欢她的。”

        霍宁茵原本还噙着笑的脸顿时冷了下来,直到祁湛行抱着乔知语走了进来,她毫不顾虑地指着乔知语骂道:“狐狸精!”

        忽然挨骂的乔知语也是一脸懵,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一定是齐梓愿的杰作,无非就是想让霍宁茵讨厌自己,从而她好上位。

        “阿姨,您眼光和您儿子一样好,我也觉得自己好看,谢谢夸奖了。”乔知语示意祁湛行把自己放下来。

        祁湛行沉下眸子,把她放在沙发上。

        齐梓愿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还能把狐狸精当成夸奖的?

        她还想看乔知语的笑话呢,结果属实被噎到了,霍宁茵嘴角一抽,“坏女人,别想嫁给我儿子!”

        “阿姨,您说我坏,我倒是好奇了,我哪里坏呀?不如您说说,我考虑一下要不要改改。”

        “你——”

        若不是怕气坏了霍宁茵的身体,乔知语还能嘴巴更毒。

        “哪有你这样跟长辈说话的?你还有没有点教养啊?阿姨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她不喜欢你,你识相点最好赶紧离开,免得被扫地出门丢人现眼。”

        齐梓愿仗着有霍宁茵在,说话也格外嚣张。

        乔知语非但没生气,反而笑着说道:“你也配跟我提教养吗?你插嘴算什么好教养?你一个外人,又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在这里赶我走?”

        祁子霄挡在乔知语的身前,“这位阿姨,我妈妈是南苑的女主人,你在这里赶女主人走?你死皮赖脸地住在这里,该走的也是你。”

        “什么女主人?她又没跟祁湛行结婚,何况有霍阿姨在这里,她算哪门子的女主人?”齐梓愿挽着霍宁茵的手,委屈道:“阿姨,你看看,你都还在这里呢,她就想越俎代庖当南苑的女主人,还撺掇着孩子赶我走,我也是关心你的身体才留在这里的,如果这么不欢迎我,那我走就是了。”

        说着她还暗自掐了掐霍宁茵的手,霍宁茵疼得皱眉,却依然任由她如此,反倒是板着脸凶巴巴地对乔知语说道:“梓愿是我认定的儿媳妇,谁敢赶她走!”

        祁湛行深知如今霍宁茵已然听不进去别人的话,但还是站出来护着乔知语,“妈,你这么喜欢齐梓愿,你自己娶,我只会娶我爱的女人。”

        顿了顿,他将乔知语揽入怀中,“她才是我的妻子,更是南苑的女主人。”

        齐梓愿怎么也没想到,即便是霍宁茵不同意,祁湛行还是这般护着乔知语,一副非她不娶的架势。

        “逆……逆子!你要气死我吗?”

        霍宁茵捂着胸口,显然是被气得不轻,她早已失去了记忆,压根就认不出乔知语,又被齐梓愿洗脑,所以潜意识里就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就是个红颜祸水,勾引她儿子的狐狸精!

        “宁茵!”这时,祁朝和从楼上下来,看到她情绪激动,连忙过去安抚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年纪大了,只要他们过得好,我们何必去插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