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376章 祁湛行,救我

第376章 祁湛行,救我

        车子急速地往前开,她这会儿已经把手机给捡了起来,手指有些发抖地按下了祁湛行的电话,可刚拨通,车身后方就被身后的车辆再一次撞了上来。

        她没有系安全带,整个人直接摔了出去,车子直接撞进了绿化带里,被迫停了下来。

        乔知语用尽最后一丝的意识朝着手机的方向求救:“祁……祁湛行……救……救我……”

        说完这句话后,她直接昏厥了过去。

        刀疤脸驱车赶到后,手里还拽着一个何欣雅,旁边的手下问他:“老大,这个女人怎么办?她不会死了吧?”

        刀疤脸命令道:“你去看看。”

        小混混不敢不从,反正他们手里沾染的人命也不止一条了。

        何欣雅吓得腿都软了,看着倒在血泊中乔知语,她怎么也没想到乔知语最后竟死在了这种地方,而且自己也沦落至此!

        就在这时,天空中忽然划来一阵强风以及剧烈的声响,只见一架直升飞机朝他们这边飞来,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顺着绳梯降落跳了下来,直奔乔知语的方向。

        刀疤脸见状率先出手,却被祁湛行一脚踢翻。几个亡命之徒见状一拥而上,祁湛行眸中杀意尽显,利落的两下将所有人击溃。

        祁湛行把乔知语搂了起来,“知语……你醒醒……”

        乔知语此刻已然没了意识,压根就听不见他说话,

        唐驰和谢融也赶了过来,谢融率先替乔知语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她头部受了撞击,身上也多处有伤,得立马送去医院!”

        得知她是昏厥后,祁湛行整个紧张的心都放了下来。

        他一抬眸,猩红的眸子透着浓浓地杀意直扫前方的一众混混,唐驰急忙拍了拍他的肩膀:“老板你先带老板娘去医院要紧,这里交给我就好。”

        “留口气就行。”

        祁湛行也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他来不及亲自动手收拾他们,抱着乔知语往直升机上跑。

        留下来善后的唐驰也是目光凶狠不已,这群狗东西不仅伤了老板娘,还把他手底下好些兄弟都弄进了医院。

        这些账,他要一笔笔地算!

        刀疤脸为了绑架乔知语,派人在唐驰派去保护乔知语的那些人的饭里下了药,所以才得逞的

        他从未见过如此阵仗,尽管之前就猜到乔知语身份不凡,但也没曾想到有人为了救她,连直升机都调过来了。

        “小子我劝你别来送死。”刀疤脸向来不怕死,一贯嚣张的他自然没把被留下来的唐驰放在眼里。

        唐驰很久都没有亲自动手收拾谁了,他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这句话你应该拿去担心自己。”

        十五分钟后,十来个小混混尽数倒在了地上,各个发出惨叫声,刀疤脸更惨了,他的脸都被揍得不成样子,怕是连他妈都认不出来了。

        何欣雅躲在车后面,试图想趁机逃跑,可唐驰哪会给她机会,“想跑?”

        “唐……唐先生你放过我吧!我也是受害者啊,都是他们,他们想抓走我跟乔知语的!”何欣雅慌忙狡辩着,可惜唐驰压根不会相信她的鬼话。

        “若非你买通他们,老板娘怎么会遭受这一切?罪魁祸首啊你是!”

        唐驰向来对厌恶的女人不会怜香惜玉,他直接拎着何欣雅往车的后备箱里塞,没错,前面有座位,他就是不给她坐!

        这种女人,她不配为人!

        何欣雅从未被如此羞辱过,她咬着唇哭喊着:“就算是我算计的她,你在这里替她报复算什么?有本事让祁湛行自己来!”“

        唐驰嫌她吵,直接用纸巾隔着,从刀疤脸的脚上拔下一只臭袜子往她嘴里塞。

        “唔——唔——”

        “呕——太臭了,简直跟你这张臭嘴绝配!”

        那只袜子简直太臭了,何欣雅几度要呕吐出来却毫无反抗的余地,连吐都没机会!

        ……

        医院,乔知语被送进手术室里抢救。

        祁子霄也从南苑那边赶了过来,还是他发现乔知语出事的,他回房间后还是不放心乔知语,等到他去找时,发现她已经离开了南苑。

        他只好去调监控,一调就发现好几辆尾随她的车。

        刚好祁湛行他们回来了,他赶紧把这事告诉了他们,开车已经是赶不及,这才调用了直升机。

        “爹地,妈妈现在情况如何了?”

        他是一个人来了,祁子渝这会儿还在家里睡觉,怕她担心就没吵醒她。

        祁湛行声音低哑,眼底满是担心,“谢融在里面,现在还不知道,她撞到了脑袋,流了很多血……”

        他又想起了五年前的车祸,他甚至不敢去想五年前乔知语遭遇车祸的样子,一想到这里,他感觉自己呼吸都是疼的。

        双手交叉握在一起,他不想再失去她了!

        原以为自己把她保护得很好,殊不知有些危险真的是防不胜防,他决定以后绝不让乔知语消失在他的视线之中!

        祁子霄看着父亲如此神色,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他伸手抱了抱他,尽管他眼中也有了泪花,可这一刻他却坚强地哄着父亲:“妈妈一定会没事的。”

        父子俩屈指可数的拥抱,祁湛行这才缓过神来,他摸着祁子霄的后脑勺,明明才五岁,却这么懂事能干。

        “今天多亏有你。”

        祁子霄很认真地说:“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爹地,你知道妈妈为什么这么晚了还要出去吗?”

        祁子霄虽然也只是猜测,但也八九不离十了,“许绍康今晚上想在演唱会上跟她告白,但被我搅黄了,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妈妈,妈妈大概率是去找许绍康的。”

        祁湛行也是在下飞机的时候,才知道了演唱会上的事,儿子这个事办得漂亮,他都要给他写进族谱里了!

        “许绍康去公司找过你妈妈吗?”

        祁子霄放假这几天也没闲着,许绍康出现后,他就一直暗中盯着在,“去过几次,貌似他想让妈妈搬去跟他住,不过妈妈拒绝了。”

        “爹地,你说妈妈会怀疑她根本就不是许晚晚吗?”

        父子俩的对话还未说完,手术室的灯忽然灭了,谢融从里面走出来,他取下口罩,汇报道:“大部分都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只有脑部收到了撞击,需要静养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