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368章 你是不是真的爱上他了

第368章 你是不是真的爱上他了

        没想到兜兜转转的,joy会是许老爷子是孙女。

        一提昨天的事,乔知语顿时耳根一红,还真是怕什么,什么来。

        “那什么,刘队长是吧,麻烦你严惩一下这两人,我……我公司还有事,就先上去了。”乔知语想逃,许绍康抬手拽住她的肩膀,“昨天见过?你跑什么?”

        刘队长打趣道:“昨天许小姐被人开车尾随报警了,事后才知道那些人是她丈夫派去保护她安全的。”

        “丈夫?”许绍康当即心脏猛地一缩,“许晚晚你最好老实交代这段时间你都干了些什么,两个月不见你直接把自己给嫁了?”

        乔知语自认理亏,毕竟这么大的事,她也没跟家里人透露一分,幸好她跟祁湛行还没领证,若是偷偷领了证,怕是她腿都要被打断了!

        她小手扯了扯许绍康的衣袖,低声道:“哥……我们私下谈行吗?”

        毕竟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她总不能让自己被她哥现场‘家暴’吧?

        回国之前,许绍康和沈又伶再三叮嘱她,不准在这边谈恋爱,若是真遇上喜欢的,也要提前打报告,乔知语这也是没来及跟他们说,毕竟祁湛行是已经结过婚的,还有两个孩子。

        思想极为保守的母亲必然不会同意她和一个二婚男人在一起。

        许绍康强行压下怒火,直接把何文峰他们交给了刘威,自己拉着乔知语的手往他车里拽。

        十五分钟后,乔知语被带到了市中心一处高档别墅区,即便此刻许绍康极度生气,但他还是给乔知语打开了车门,领着她进了别墅。

        “说吧,那个男人是谁?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丈夫?你跟他已经办手续了?”

        乔知语咬着唇,她都没做好心理准备跟家里人交代这件事,可眼下也只能硬着头皮说了,“瑞宁集团的总裁,祁湛行。”

        “我也是才跟他在一起没多久……还没来得及办手续。”

        听完这些,许绍康才稍微消了一点气,“你为什么要跟他在一起?你是不是真的爱上他了?”

        祁湛行……他怎么可能不知道祁湛行,这个男人五年前就和乔知语在一起了,没想到兜兜转转五年后,这两个人竟然又纠缠在了一起!

        “嗯,我是爱上他了。”乔知语双手攥紧拳头,她也想勇敢一回,“哥,我已经25岁了,谈个恋爱应该属于我的自由吧?我知道你和妈妈担心我被人伤害,但他不会,我们俩是相爱的,我希望你能够祝福我。”

        这五年来,也不乏有人追求过她,可每次都被许绍康给弄走了,她隐隐地感觉到许绍康对她的占有欲,可是他们是兄妹,她也就没有去过分地在意这件事。

        但作为妹妹来说,她也是希望能够得到哥哥的祝福。

        许绍康没想到她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自己惦记了五年的小姑娘,还没属于他呢,就被别人给抢走了,他如何能甘心?

        当初许家故意将乔知语的年龄改小了,为的就是让她与过去的身份彻底脱轨,没想到却还是被祁湛行找到了。

        如今他唯一能确定的是,乔知语并没有恢复记忆,这足以说明祁湛行是没有告诉她真相的,否则的话她也不会不认何文峰,更不会打电话去向母亲沈又伶确认身份。

        “祁湛行他有过一段婚姻还有两个孩子,你到底喜欢他什么啊?你应该知道的,妈妈不会同意你和这样的人在一起。”

        乔知语倔强地说:“可我爱他啊,我不仅要和他在一起,我还想嫁给他!妈妈如果真的希望我幸福,她会理解我的!”

        “嫁给他?我看你鬼迷心窍了!为了一个男人,你要一直留在国内?家不要了?爸妈和我,还有爷爷你都不要了是吗?”

        许绍康抓着她的双臂,激动地摇晃着。乔知语皱起眉头,手臂传来一阵疼痛,她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和他讲道理:“哥,现在都21世纪了,交通这么发达,我随时都能回家啊,为什么我和他在一起,就一定要做选择?我没有不要你们,但我也不会松开他的手!”

        “你简直不可理喻!”

        许绍康到底还是存在着理智的,见她皱起了眉,立马松开了手,他扯了扯自己的领结,眼底满是盛怒。

        乔知语揉了揉自己的手臂,语重心长地说:“人活这一世,若不为爱疯狂一次,那也枉费走这一遭了。”

        “哥,你是还没有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如果你遇到了,你就会懂得我现在的感受,他可以为了我连命都不要,这样的人,我不想错过,也不想给自己留下任何遗憾。”

        许绍康自嘲地勾了勾唇,他怎么可能不懂?

        他喜欢她整整五年了,她怎么就知道自己不会为了她豁出命去?

        两人沉默了许久,乔知语一直看着他,等待他的反应,在许绍康抽完整整两根烟后,他才缓缓出声道:“好,你可以跟他先处着,但他也别想轻易地把你娶回家!”

        终究他还是妥协了。

        乔知语有多倔,他最清楚不过了,若是真的逼她分手,她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

        乔知语松了口气,只要他不逼自己和祁湛行分手,早晚她都会让哥哥接受祁湛行的!

        她连连点头,然后讨好地挽上许绍康的手,亲昵地问:“哥,你怎么突然来了啊,也不提前跟我打声招呼,你要在这边待多久啊?”

        这五年来,她鲜少会有这样乖巧的时候,许绍康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你待多久,我待多久。”

        “啊?”乔知语脸垮了下来,她怀疑许绍康就是故意留下来棒打鸳鸯的!

        许绍康掀起眼帘,质问道:“怎么?不愿意我留下来?如今你翅膀硬了,能飞了,就嫌弃哥哥在身边了?”

        乔知语摇摇头,“哪有的事啊,我这不是担心哥哥会耽误公司的事吗?何况,大伯母那边虎视眈眈盯着在,你留在国内,会有很大影响吧?”

        大伯一家一向不待见自己,而且他们一直盼着大堂哥许绍川能成为继承人,自然视哥哥许绍康为眼中钉肉中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