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359章 你母亲的病很奇怪

第359章 你母亲的病很奇怪

        霍宁茵被打了镇定剂后,整个人都安静了下来,再加上她身体虚弱,很快就进入了睡眠中。

        徐景澄先是给霍宁茵简单检查了各项生理指标,之后又给霍宁茵制定了一个详细的全身检查,做完一系列之后,已经到了深夜十一点。

        祁湛行姗姗来迟,由于霍宁茵此刻还在昏睡中,所以齐梓愿被阻挡在外,不准她靠近。

        疗养院这边专门收拾了一间供徐景澄使用的房间,徐景澄拿着霍宁茵的检查报告,“祁总,你母亲的病很奇怪。”

        祁湛行来之后,谢融就已经给徐景澄简单地介绍认识过了。

        “哪里奇怪?”

        祁湛行虽然对医科涉猎不深,但他对徐景澄在医学界的地位依然有所了解,所以给予了他最大的信任。

        徐景澄实话实说道:“你母亲的病看似像阿尔兹海默症,实际上并不是,只是她表现出来的症状和阿尔兹海默症的患者很像,所以被误诊也很正常。”

        这个结果,让祁湛行等人都很诧异。

        唯独谢融很赞同,“我之前也觉得很奇怪,我还以为自己判断有误,不过听你这么一讲,我觉得老夫人她患的就不是阿尔兹海默症。”

        “这么说,老夫人有救了?”唐驰也跟着激动,要知道阿尔兹海默症根本就治愈不了。

        “现在还不清楚。”徐景澄看了一眼谢融,耐心像几人解释道:“还得等明天一些化验的结果,不过我初步诊断,她很可能是被人下了什么药物,让她的脑部神经衰退,吸食久了,就会影响到她的智力以及记忆力。”

        “还有这么毒的药吗?”唐驰倒吸一口凉气,“可是谁会对老夫人下这个毒手?图什么啊?”

        “你问得好。”谢融反应能力比唐驰要稍快一点,“外面不是有个现成的嫌疑犯吗?”

        唐驰一拍脑门,“你是说齐梓愿?可是她怎么敢的啊?而且这种毒药她又是从哪里得来的?”

        敢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对付祁家,这个女人是嫌命长了吗?

        “这种药我也是只听我爷爷说过,当年因为找不到这种药的成分,所以没能制出解药,而制这种药的人,至今都没抓到。”徐景澄的医术是他爷爷一手传承的,他父亲虽然也是学医的,但学的却是心理学,这也是为什么徐景澄也会心理学的缘故。

        唐驰托着下颚,分析道:“如此看来,这制药的人又出现了?而且很可能他们是一个组织。”

        “嗯,十有八九吧。”

        谢融也很赞同他们的看法。

        祁湛行浑身上下都透着骇人的寒气,单单齐梓愿一个人,她不可能有这个胆子下这种毒手,而且以她的身份,也接触不到那种歪门邪道的组织。

        齐梓愿的背后,一定还有人。

        “唐驰,你现在就去派人调查齐梓愿,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

        “得令!老板你放心我一定把齐梓愿查个底朝天!”

        几人刚聊到这里,突然就有人敲门了,唐驰开门一看,发现是祁朝和,“老爷子。”

        “徐医生在吗?”

        祁朝和一下飞机就往这边赶,唐驰连忙请他进来,然后把刚刚所谈之事汇报给了他,祁朝和愤慨不已,“齐梓愿好大的胆子!”

        “徐医生,我代我孙子谢谢你能过来帮忙!真的太感谢你了!”

        祁朝和也是从祁湛行口中得知,之所以能请到徐景澄全都是看在祁子霄的面子上,可徐景澄直接被他这句话搞懵了,“孙……孙子?”

        他下意识地看向谢融,怎么看都不像是人家孙子啊!

        “你不是小奶吗?”

        谢融无辜地眨眼,“我不是啊,我从来没说我是小奶,你不知道吗?你口中的小奶是我老板的儿子,今天才五岁上幼儿园呢。”

        “这不可能!”

        徐景澄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置信,“小奶打游戏那么厉害,他怎么可能才五岁?不是,你既然不是小奶,你干嘛不说?”

        “我那只是没来得及解释好吧,这不是着急给老夫人看病吗?”谢融当时也没多想,只想赶紧看看徐景澄的医术。

        徐景澄瞪了他一眼,显然是不高兴了。

        “徐医生,谢融他也不是有意隐瞒你,你不要生气,我孙子因为还在上学,所以没能亲自过来,还希望你能体谅一下。”眼前这个年轻的神医是妻子的救命稻草一般的存在,祁朝和自然也放下了架子,好声好气地跟人家解释。

        “他真的才五岁吗?有照片吗?”

        徐景澄大老远跑一趟,就是为了看小奶是不是抠脚大汉,现在所有人都告诉他,小奶是个五岁的孩子?正常人谁能接受的了?

        可惜,他就不是个正常人。

        他还真信了,因为他自己从小也是天赋异禀,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有的有的。”

        祁朝和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相册,里面大部分都是两个孩子的照片,提及孙子,他满脸都是骄傲的神色:“这个就是我孙子,旁边那个女孩是我孙女,他们俩是龙凤胎。”

        看着照片上两个可爱的小团子,徐景澄瞬间气都消了大半,尤其是祁子渝那甜美可爱的笑容,有种治愈感。

        照片上祁子霄摆着个扑克脸,一副被迫营业的样子,奈何他的颜值极高,气质一看就是那种含着金汤勺出生的矜贵小少爷。

        没想到自己认识这么久的网友,跟抠脚大汉完全不搭边,甚至还是个五岁小毛孩,他不禁感慨,怎么自己打游戏还打不过一个孩子,实在是……丢人!

        “祁老先生,我可以全力帮忙救治你妻子,报酬我分文不收,但我有个条件。”像徐景澄这种不缺钱的富家子弟,给人治病完全是他自己的兴趣所在。

        “你尽管说。”

        徐景澄指了指屏幕上那张照片,“我要见他,还有他妹妹一面。”

        关于孙子孙女的事,祁朝和看了一眼身旁的儿子,只见祁湛行颔首应下,“好。”

        事情算是这样敲定了,徐景澄觉得自己飞这一趟算是值了。

        夜深了,徐景澄忙完后,躺在床上给小早打了个视频通话过去,“小早!你知不知道小奶他居然是个五岁的孩子!”

        “什么?!”电话那头传来诧异的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