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355章 比过往更爱你

第355章 比过往更爱你

        乔知语听到她的哭声,心更疼了,她何尝不知道孩子是无辜的,他们从小没见过母亲,只因她的长相就认定了她,可她自己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儿。。

        倘若,她没有跟乔知语长得一样,她完全可以把两个孩子当成自己的亲骨肉一样疼,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她爱上了祁湛行。

        可残酷地现实告诉她,祁湛行对她那不是爱,只是利用,只是把她当成了一个替身而已,他想要的祁太太,不过是一个替代乔知语来照顾好他们的孩子的人,甚至是在他思念乔知语的时候,可以一解思愁的慰藉品罢了。

        祁子霄看到这一幕,何止是难受,母亲的反应和他预料中的一模一样,甚至更甚!

        他起身走到祁子渝的身边,拍了拍她的后背。祁子渝哭得抽噎,委屈到不行,她不顾哥哥的安慰,跑到乔知语的身边,一把圈住她的脖子,抱着她不撒手,“妈妈,你答应过我的,不会丢下我的,你要食言吗?”

        乔知语这一次没有推开她,任由她抱着,手臂僵硬的垂在身侧,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她眼角划过一行泪。

        不知道哭了多久,乔知语心软地伸手抱住了她,祁子渝的哭声戛然而止,她松开了乔知语的脖子,哭得红肿的眼睛望着她,声音都哭哑了,“妈妈,你不要丢下我好不好?”

        孩子是无辜的。

        她承诺的事,她不能食言。

        何况,在经过了这么久的相处后,她早就视他们为自己的亲生孩子了。

        “对不起……妈妈只是太难过了。”为什么难过,她没有说出口,祁子渝在她的脖颈处用脸蛋蹭了蹭,像小猫撒娇似得,软糯糯的声音娇气到不行,“妈妈,你不要难过啊,鱼鱼愿意永远都当妈妈的开心果。”

        说着,她坐直身子,朝着乔知语露出一个鬼脸。

        她是想用这个方式来逗乔知语笑,明明是乔知语先伤害了她,可她的善良却让她此刻心里只念着乔知语的情绪好坏。

        乔知语被感动到不行,她紧紧地把祁子渝抱入怀里,哭得泣不成声。

        祁子霄看着这一幕,别过脸,抬手迅速地将眸中的那一抹泪给擦干净,他不善言辞,也不善煽情,但是他知道,伤害他家人的人,他绝对不会放过!

        门外,一路风驰电掣赶回家的祁湛行目睹了屋内的情景,他站在门外,看到乔知语哭成那样,心口如同被利器切割一般闷痛。

        一向冷静果断的他,此刻竟有了一丝迟疑。

        还是祁子渝发现了他的身影,惊讶地出声:“爹地——妈妈,爹地回来了……”

        乔知语是背对着门口的,在听到祁子渝的话后,整个人浑身一震,她几乎是下意识地起身,把祁子渝放在了床上,然后抹了把脸上的泪,慌忙地想逃走。

        祁湛行就站在门口,眼见着她跟自己擦肩而过,他转身一把拽住她的手腕:“你要去哪儿?”

        乔知语用力地甩开他,语气冷漠而坚定,“不用你管。”

        说完,她直接往外跑,鞋子都没来得及穿,祁湛行也顾不上祁子霄他们了,直接追了上去。

        一直到楼梯口,他拦住了乔知语的去路。

        “我是你丈夫,我不管你,谁能管你?”祁湛行深邃的眸子泛起惊涛暗涌,压抑五年的情感如同决堤的潮水。

        直接告诉她,她就是乔知语吗?

        他怕乔知语承受不住这个事实,之前她稍微想起些什么,头就疼成那样,若是知道自己的乔知语的事,那还得了?

        五年前发生了那么多的事,他其实私心里是不想她活在仇恨中的。经历了失而复得,祁湛行甚至庆幸乔知语能够忘记曾经刻骨的仇恨,可以重新享受轻松的人生。

        提及‘丈夫’这个词,乔知语瞬间炸了,她极为讽刺地说道:“丈夫?你是谁是丈夫你心里不清楚么?很抱歉,我没有当替身的习惯!祁先生若是想找个跟你妻子长得像的人,还是另请高明吧!”

        她直接把话说明了,这反倒是让祁湛行松了口气,他就怕乔知语把所有的事都憋在心里,什么都不肯跟他说。

        说出来,就是发泄出来,远比她一个人默默承受要好很多。

        “我从未把你当成替身过。”

        祁湛行沉声解释着,这个世界上或许真的会有和乔知语长得很像的人,但她们都不是乔知语啊,他爱的人,一直、永远、仅仅、都只是乔知语一个人。

        “你说没有就没有?祁先生撒起慌来,还真是一点都不脸红啊?你敢说,如果不是因为我长得像你失踪的妻子,你怕是连多看我一眼都不会!”这一点,乔知语从他对待其他女人的态度就能感觉到,“事已至此,你何须继续骗我?”

        “我爱不爱你,你难道半分都感觉不到吗?”

        祁湛行将她逼至墙角,目光深沉地望着她,乔知语神情恍惚了一下,好似想到了什么,她忽然蹲下了身子,捂着脸哭了起来。

        “为什么啊……为什么你把我当成替身还要为了我连命都可以不要……祁湛行,你为什么要来折磨我……”

        祁湛行看见她哭,整颗心都揪在一起,他叹了口气,蹲下身子把她抱进了怀里,声音柔到不像话,“因为我从未把你当成替身过啊。”

        “你不要听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有时候眼见也不一定为实。”

        “我对你的爱,我不相信你感觉不到,如果这样你也觉得自己是替身的话,那说明我做的还不够多,以后我会努力,比过往更爱你。”

        无论是五年前还是五年后,祁湛行活了这一辈子,第一次一口气说这么多话,他所有的爱,所有的耐心和例外,全都给了乔知语。

        如果这样还不够爱她的话,那便把他的心也掏出来给她吧。

        乔知语哭了很久很久,任由祁湛行抱着她,家里的佣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为他们俩是吵架了,没人敢去打扰。

        她本身身体就很虚弱,这么一哭,整个人都虚脱了,最后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