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353章 爹地,妈妈出事了

第353章 爹地,妈妈出事了

        祁子霄弯腰将祁子渝从地上扶起来,“不准哭了,把眼泪擦干。”

        他的语气透着威慑力,祁子渝平日里虽然娇气,但内心还是对祁子霄有畏惧的,她乖巧地抹了抹眼泪,小手抓着祁子霄,“哥哥,妈妈会没事的对吧?”

        看着她眼睛都哭红了,祁子霄难免心疼,语气软了几分,揉了揉她的脑袋,“嗯,有哥哥在,妈妈不会有事的。”

        说完,他垂眸发现祁子渝鞋子都没穿,立马把她抱到床上,然后给旁边的女佣使了个眼色:“去把她的拖鞋拿过来。”

        “是……”

        女佣赶紧转身出去拿鞋子了,祁子渝哭声倒是止住了,但依旧抽噎着,一直望着床上的乔知语,害怕又担心。

        鞋子拿来后,女佣小琴也被叫过来了,她来的路上已经听说了乔知语晕倒的事,有些吓到了,脸色惨白惨白的,所以祁子霄一问她的时候,她什么都说了,不敢隐瞒。

        “昨……昨晚太太忽然问我之前客厅墙上的全家福放在哪里去了,我就带她去了一楼最里面那个房间,她看到全家福后突然就哭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然后又问我酒窖在哪儿,我本来是想跟着她去的,但太太她不让啊……之后我就不知道了……”

        祁子霄暗道不妙,之前的全家福是母亲五年前拍的,现在她看到了一定会觉得奇怪,所以去酒窖借酒消愁?

        可是为什么母亲会知道全家福的事?

        这其中一定还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

        小琴是刚来南苑不到半年的女佣,自然不知道五年前的事,而且当初奶奶为了不让父亲一直沉浸在失去妈妈的痛苦中,严令禁止南苑所有人再提到母亲的事。

        “没你的事了,下去吧。”

        祁子霄只是找她来问问情况,倒不会把这事怪在她头上,小琴唯唯诺诺地点头,出去后猛地松了口气,明明小少爷才五岁,可他的气场却让她觉得很害怕,果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谢融一听乔知语出事,困意全无,睡衣都没来得及换,赶紧开车过来了,祁湛行出国前还特地叮嘱了他,不准他手机静音,免得南苑这边找他找不到人。

        他提着医药箱闯进主卧,看到里面站满了一堆人,扶了扶眼镜框:“围着这么多人做什么?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祁子渝一见到他,水汪汪的大眼睛立马看向他:“谢叔叔,我妈妈晕倒了,你快救救她!”

        谢融平日里最喜欢祁子渝了,每次来南苑没少逗她开心,见她哭得这么可怜巴巴,心都软化了,“乖,叔叔一定会让你妈妈平安无事地醒来。”

        说着,他就倾身上前去查看乔知语的状态,身后祁子霄简单地跟他讲述了一下发生的事情,谢融给乔知语量了体温,最后说道:“没什么大碍,就是发烧了,她昏迷不醒就是给冻着了,再加上喝多了酒,我先给她打一针,厨房那边备好醒酒汤,这两天不要让她吃辛辣和冰的东西,熬点小米粥什么的,还有,不要再给她喝酒了。”

        祁子霄心中默默记下,“我知道了。”

        乔知语没有醒来的迹象,祁子渝守在床边不肯离开,还是祁子霄厉声之下,她才肯去洗漱,勉强吃了点早餐。

        谢融看着祁子霄独当一面的样子,甚是欣慰,“你妈突然跑去酒窖喝酒,肯定是你爹地惹她了,你爹地还真是不省心,自己人都去国外了,还不好好哄着家里这个,闹这些个幺蛾子,苦了我们小少爷了。”

        平日里他都是喊祁子霄笑笑,只有在调侃他的时候才会喊他小少爷。

        祁子霄倒是没多在意,反而问:“我妈妈会有恢复记忆的可能性吗?”

        谢融见他问这事,立马正经起来,“可能性自然是有的,但是你妈妈五年的时间都没想起来你们,这种情况其实恢复记忆的可能性很小。”

        “你问这个做什么?”

        祁子霄摇摇头,没有多说什么,他是觉得这件事理应又父亲来处理,即便是告诉了谢融,他也拿不出什么主意来。

        见他不肯说,谢融也没有强行质问,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照顾你妈,有事打我电话。”

        “好,辛苦了谢叔。”

        谢融离开后,祁子霄就打电话给幼儿园的老师请了假,祁子渝这个状态他是不放心让她去学校的,母亲如今昏迷不醒,他也不能离身。

        处理好这些后,他看了一眼时间,便给祁湛行打了个电话。

        祁湛行刚好在医院,看到是他的电话,以为是有什么事,很快就接通了,只见那边传来儿子的声音。

        “爹地,妈妈出事了。”

        ……

        祁湛行几乎是立马丢下了这边所有的事,直接坐私人飞机飞回国,唐驰被留在了这边盯着齐梓愿。

        祁子渝坐在床边,什么也不干,就守着乔知语等她醒。

        旁边放着她平时最爱吃的零食,她此刻都没有胃口吃,祁子霄捧着笔记本电脑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他直接查到了昨晚南苑的监控摄像。

        可看了一圈都没发现什么异样,他一只手撑在沙发上,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扫视着房间里的一切,最后把目光落在了乔知语的手机上。

        他起身,从床头柜上取走母亲的手机,有锁屏。

        这很简单,他直接抓起乔知语的手,指纹开了锁,祁子渝仰着小脑袋问:“哥哥,你拿妈妈手机做什么?”

        “小孩子不要管我的事。”

        祁子渝气鼓鼓地控诉道:“说得好像哥哥你不是小孩子一样!你没经过妈妈同意就动妈妈的手机,等妈妈醒了,我要……”

        “小孩子才爱告状。”

        “不告就不告,但你要告诉你,你想干什么?”祁子渝双手叉腰,从床上跳下来,屁颠屁颠地跑到他身边。

        只见祁子霄点开了短信,最上面两条短信里,有一张照片,是爸爸妈妈的合照,除此之外,昨晚乔知语和那个陌生人的对话也全都被他们看见了。

        祁子霄阴沉的眸子透着寒气,“这人还真是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