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347章 噩耗

第347章 噩耗

        晚上,祁湛行回到家也从祁子霄那里得知了这些消息。

        唐驰差点骂娘,“齐梓愿那女人也还真是阴魂不散啊!都送出国去了,还在国内搞这些小动作!她是真的以为我们不敢动她吗?”

        “你母亲的病重要,暂时先别动她吧,大不了以后我多防范一下,她也不能把我怎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我还怕她不成。”

        乔知语对霍宁茵的病情略有耳闻,这几年一直不见好转,在国外休养,乔知语也不是那种不识大体的人,对于齐梓愿,她什么时候修理都不是问题,如今当然是长辈的身体最重要。

        何况如今她已经跟祁湛行在一起了,霍宁茵也算得上是她未来婆婆了,这个时候她自然不能掉链子。

        “这样太委屈你了。”祁湛行倒是不想让乔知语受半点委屈,之前他已经给过齐梓愿机会了,没想到她变本加厉还敢对乔知语下手。

        “我母亲并非蛮不讲理的人,只要让她知道齐梓愿的真面目,她会理解的。”

        祁湛行已经决定要把齐梓愿解决了,何况留这样的人在母亲身边他自己也不放心。

        “老板,这就对了嘛!你打算怎么处置她,我去办!保证完成任务!”唐驰这几年也是受过齐梓愿的气,她一直仗着自己是祁家的‘恩人’,耍了不少威风。

        尽管他是祁湛行的特助,但他也是从小和祁湛行一起长大的,祁湛嘴上损他欺负他,但心里早就把他当成了好兄弟,可齐梓愿一直以来都在唐驰面前各种趾高气昂,瞧不起他,觉得他只是一个给祁家卖命的狗。

        就在这时,祁湛行的手机忽然响了,他这个号码极少人有,能打电话来的,必然有急事。

        他掏出手机一看,发现是国外疗养院的,不禁蹙着眉头,摁下接听键,只听那边传来医生焦急的声音:“祁总,祁老夫人她……”

        “我母亲她怎么了?”

        “她最近出现了阿尔兹海默症的早期症状……您还是过来一趟吧……”

        祁湛行捏着手机的手僵住了,尽管半年前医生就跟他打过预防针,但真正这一天来临,他还是有些承受不住。

        “这件事你先不要告诉我爷爷,我怕他接受不了,我今晚就过去。”顿了顿,他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又道:“不要再让齐梓愿接近我母亲,派人把她送走。”

        “祁……祁总,这可能不行啊,现在祁老夫人谁的话都不听,她只认齐小姐……”

        祁湛行呼吸都变得沉重了,深吸了一口气,“派人时时刻刻盯紧她,我母亲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尽管医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对齐梓愿,但他是金主,自然什么都得听从。

        挂掉电话后,乔知语刚刚也听到他们的对话,安慰道:“别担心,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一定会有办法恢复的!”

        祁湛行握住她的手,修长的手指微微攥紧,“我要出国一趟,家里暂时就托付给你了。”

        幸好两个孩子已经睡了,否则听到这样的消息,怕是也要担心了。

        乔知语安抚地低头在他的手背上吻了吻,“你放心去,家里一切都有我在。”

        这一刻,乔知语才知道原来男人看似无坚不摧,可他也是有软肋的,一直以来都是他在背后默默地保护自己,帮自己摆平一切,这一次她也要肩负起作为祁太太的指责!

        祁湛行没有耽误一刻时间,当晚就坐私人飞机出国了。

        乔知语其实心里是很想陪他一起去的,只不过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在,贸然两人都出国的话,两个小团子肯定心里不踏实。

        何况他们才刚从g岛回来。

        第二天早晨,祁子渝坐在餐桌前,看着主位空着在,不禁问:“妈妈,爹地人呢?”

        乔知语自然没有告诉她真相,“你爹地要出差了,等他忙完就回来了。”

        “爹地要出差多久呀?”

        “这个妈妈也不知道,不过你要是想他的话,咱们可以跟他视频通话。”乔知语给她夹了一个小笼包,故意转移话题,“怎么啦,有妈妈在家陪你还不够吗?是不是鱼鱼更喜欢爹地?”

        “哪有呀!”祁子渝以为她在吃醋,赶紧解释道:“爹地和妈妈我一样喜欢!”

        乔知语阖了阖眸子,轻笑道:“快吃吧,等下妈妈送你们去幼儿园。”

        “好耶!”

        祁子渝瞬间忘掉了刚刚的事,拿起勺子吃得很香,乔知语又看了一眼祁子霄,见他没什么反常,松了口气。

        把团子们送去幼儿园后,乔知语就去了公司,谁知她竟神差鬼使地把车停在了公交站台附近的路口,她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她这是习惯了之前祁湛行送她上班,结果如今不是他送自己了,她还是下意识地在这里停车。

        没有祁湛行在身边的第一天,她就魂不守舍的。

        她看了一眼手机,并没有任何的信息和电话提醒,不免心里有些失落,她似乎已经习惯他会主动联系自己,主动跟自己报备自己在干什么。

        明明才分开不到十个小时,她竟已经在想他了。

        乔知语捂着自己的心脏,她觉得自己真的中毒了,中了一种名叫祁湛行的剧毒。

        开完早会后,乔知语回了办公室,助理萍萍替她拿文件跟在后面,“总监,你是在等谁的电话吗?开会的时候你都看了无数遍手机了。”

        “有这么明显吗?”乔知语自己都没意识到。

        王萍萍砸了咂嘴,“就只差写在脑门上了好嘛?你要是很想联系那个人,为什么自己不打电话过去呢?”

        顿了顿,她忽然意识到什么,“总监!你不会是恋爱了吧?”

        乔知语脸色骤红,赶紧否认道:“我没有!你别瞎想!”

        王萍萍显然不信,“你脸都红了还说没有!快老实交代,到底哪家的猪拱了我们总监这么好的大白菜!”

        乔知语双手捂着脸,“哎呀!暂……暂时我不能告诉你,不过你刚刚说的,如果我想一个人的话,就给他打电话,会不会显得我太轻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