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339章 他真的很爱你

第339章 他真的很爱你

        这么晚了,他来做什么?

        老板此刻昏迷不醒,唐驰担心乔·艾奇逊没安好心,但看到他手里还提着果篮的时候,顿时放松了警惕,“乔先生,这么晚了,你还特地跑一趟。”

        乔·艾奇逊把果篮递给他,大步走了进来,看到乔知语憔悴的背影,好意安抚道:“祁太太,你丈夫一定会平安无事的,我的医疗团队算得上是顶尖水平,他们说你丈夫没有大碍,那他肯定会没事的。”

        乔知语吸了吸鼻子,“谢谢你乔先生,给你添麻烦了。”

        “你太客气了,这些不过都是我的举手之劳而已,你丈夫他真的很爱你,在那种危急时刻他只想保护你,为了你甚至连命都不要,这真的让我很感动。”乔·艾奇逊很敬佩祁湛行,即便是当时换作是他,他都不一定会那么果断。

        谁不怕死呢,可祁湛行更怕的是乔知语收到伤害。

        乔知语原本收住的情绪,又一次因为他的话而忍不住哭了起来。

        乔·艾奇逊沉默了片刻,最后还是决定推波助澜一把。他已经从祁湛行那里得知乔知语失忆的事情,这会儿也是希望他们能因为这件事让两人的感情变得更好。

        “昨晚他找到我,说想买下整座岛,我没有答应,后来他拿出了我妻子生前的遗物,我才问他,为什么要买这座岛,你知道他怎么说的吗?”

        乔知语抹了把泪,抬眸望着他,声音带着浓浓地鼻音问道:“他说什么?”

        “他说你很喜欢这里,只要是你想要的东西,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会为你得到,因为你是他的妻子。”

        “他真的很爱你。”

        乔·艾奇逊的话,令乔知语大为触动。

        他和唐驰一样,都在告诉自己,祁湛行他真的很爱她,她何尝不知道,只是,她真的可以把自己的余生交给他吗?

        ……

        乔知语熬到凌晨五点,终于扛不住地倒下了,医生只说她紧张过度再加上身体上的疲劳才会晕厥,唐驰让医生把他们俩安排在一个房间,中间隔了一个白色的帘子。

        一直到早上祁湛行才醒过来,他感觉肺部难受得紧,而且自己说话声音也哑了,“她人呢?”

        唐驰指了指隔壁床,“她太担心你了,一晚上没睡,早上晕过去了……诶,你别激动,医生给她看过了,说是没什么大碍。”

        祁湛行嘴唇苍白,但听到她平安无事,紧皱的眉峰松散了些,“去查查她氧气瓶到底怎么回事。”

        “我已经查过了,那些氧气瓶都是陈年设备有些老旧,容易出故障,只能说老板娘她运气不好……”

        唐驰在出事后的第一时间就让人去调查了,身为特助的他,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很稳重的。

        话虽如此,但祁湛行心里总觉得没这么简单,可唐驰都查不到的事,难道真的只是设备老旧的问题吗?

        “昨晚乔·艾奇逊来了一趟,跟老板娘说了好些话,我觉得等老板娘醒了,看到你,肯定恨不得立马就以身相许嫁给你来报答救命之恩!”

        祁湛行敛了敛眉,“我要的是她的真心,不是报恩。”

        唐驰掐指一算一分析,“老板娘爱不爱你我不知道,但昨天她那个担心的程度,应该也是八九不离十了。”

        “去准备点吃的,她醒了会饿。”

        祁湛行表面上看似波澜不惊,实际上他心里对于乔知语的反应很是期待,唐驰吐槽道:“重色轻友!你就只关心她饿不饿,我在这儿一夜没合眼,也不见你心疼我!”

        “想让我心疼你?”

        祁湛行摩拳擦掌,一副要好好‘调教’他的样子,唐驰秒怂:“不是,我就口嗨一下,我哪里敢跟老板娘争宠啊,您的宠爱还是留给她吧!”

        在睡梦中的乔知语根本就听不见他们两人的对话,她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奇怪的梦,她梦见自己同样是站在手术室外,好多穿白大褂的医生在跟她说什么输血的事。

        紧接着又有好几个陌生的面孔阻拦着不让她输血,可她却执意要救手术室里的人。

        ……

        她迫切地想知道手术室里的人是谁,可是她越想看清的时候,画面就变得越模糊,直到她猛然惊醒过来——

        “你醒了。”

        一道沙哑的声音响起,乔知语眼睛一转,这才发现身旁的人是祁湛行,“你……你嗓子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醒的啊,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医生看过了吗?怎么说啊?”

        一连串的问题朝着祁湛行砸来,看着小女人焦急担心自己的模样,祁湛行没克制住自己情绪,笑出了声,乔知语不明白这个时候他还能笑什么,两只眼睛瞪着他,“问你话呢!”

        祁湛行收敛了一下,反问她:“你一下问这么多,我应该先回答哪个?”

        乔知语鼓着腮帮子,生气道:“唐驰呢?他怎么都不喊我?说好了你醒了他立马喊我的!一点也不靠谱!”

        “我让他去给你准备吃的了。”祁湛行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她早上晕过去的时候,有发烧的迹象,这会儿已经退烧了,“听说祁太太因为太担心我,不吃不喝……”

        “我……我哪有!我那是不饿好吧,我没胃口。”乔知语嘴硬不认。

        祁湛行也不拆穿她,“眼睛都哭肿了。”

        他起身拿毛巾给她擦了擦,动作轻缓又温柔,生怕弄疼了他,明明他才是病人,如今却主动照顾起她来了。

        乔知语有些不好意思了,从床上爬起来,“你快回去好好躺着,我自己来!”

        祁湛行不肯,她立马板着脸,严肃地命令道:“你快点去!不听话我就不理你了!”

        “好好好。”祁湛行无奈投降,只好拉开帘子,重新躺了回去,乔知语穿着拖鞋跑过去给他盖被子,嘴里嘟囔着:“以后不准再这样了。”

        “哪样?”

        祁湛行不明所以。

        乔知语耐着性子,告诫道:“无论发生什么,你就算是想保护我,也不能不顾自己的安危,否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