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336章 惊喜双倍

第336章 惊喜双倍

        她紧张地望着即将被打开的房门,手里拿着喷雾就躲在了门后的鞋柜旁,只要那个人敢进来,她就直接动手!

        房间的门被推开,乔知语的呼吸都凝滞了,男人的脚已经踏进了房间,乔知语立马举着喷雾朝门口喷去——

        男人的反应能力极快,在开门的那一刻,他就发现了脚下的影子,已然猜到了乔知语的位置,所以在她举着防狼喷雾的时候,他直接迅速地转身来到了乔知语的身后,并扣住了她的手腕。

        “是我。”

        熟悉的嗓音在耳畔响起,乔知语整个人松懈下来,可随之而来的又是满腔的委屈,“你吓死我了!”

        祁湛行自认理亏,任由她抡着粉拳在自己胸膛上敲打,“我以为你这个点都睡下了。”

        乔知语拳头都锤累了,垂放了下来,“你怎么来这里了?”

        她忽然想到祁子渝他们说的惊喜,难不成就是祁湛行跟着她一起来了?

        祁湛行搂着她的腰往房间里走,顺势把灯也给打开了,“我不放心你一个人。”

        经历了五年前车祸的事情,祁湛行是绝对不会再让乔知语离自己太远,她所到之地,都要在他可掌控的安全范围之内。

        乔知语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她昨天刚来这里就碰壁了,眼下祁湛行来的正是时候,“你认识g岛的岛主吗?”

        祁湛行拉着她坐在床上,“略有耳闻。”

        “这样啊……”乔知语咬着唇,把今天在码头发生的事都告诉了他,这种突如其来地信任以及依赖感让祁湛行十分地愉悦。

        “先睡觉,上岛的事情,明天再说。”

        祁湛行哄着她躺下,有他在身边,乔知语莫名地觉得很安心,但她忽然意识到一个事情,猛地坐了起来,“你今晚也睡这?”

        虽然是民宿,但床却只有一张,有点像单身公寓的那种配套。

        “这么晚了,你要赶我走?”

        乔知语怔了怔,想到反正又不是没在一张床上睡过,便也默然接受了,何况说不准祁湛行能帮自己上岛,这会儿可不能把他给得罪了。

        她往自己旁边的枕头拍了拍,“你睡这边。”

        祁湛行倒是有些意外她会这么轻易地妥协,“好,我去洗漱一下,等会就来陪你睡。”

        乔知语一噎,脸骤然红了起来,什么叫……陪她睡呀!

        大概十来分钟的样子,祁湛行冲完澡穿着浴袍出来,床上的人还没睡,他擦干头发躺了下去,乔知语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挪,“虽……虽然这不是在家里,但是规矩还是一样,你可不能越线!”

        她自己的枕头早就被她卡在了两人中间,变成了一道‘三八线’。

        祁湛行直接把枕头给拿开,一把将她拽入自己的怀中,“你没听鱼鱼说,让我抱你睡吗?”

        “???”

        乔知语整个人瞪大了眼睛,慌忙推开他,“她说的是睡觉不老实才要抱着睡,我睡觉可老实了!”

        “老实到半夜被子全都掀开了差点掉床底下?”

        祁湛行无情地拆穿了她,和她同床共枕的这段日子,他每天晚上都会醒来给她盖被子,有一次她还差点摔下床,幸好被他给接住了。

        只不过这些她都不知道罢了。

        “你……你胡说!”

        乔知语抵死不认,虽然她在国外的时候,哥哥也总说她睡觉不老实,但她这会儿怎么能让祁湛行得逞!

        “下次睡觉我给你录下来。”祁湛行怎会轻易地放开她,直接搂着她的肩膀往自己怀里靠,他将下颚放在女人的肩头上,声音疲惫地说:“睡吧。”

        第一次见到他好像很累的样子,乔知语心下一软,没有再继续反抗,而是任由他抱着自己,渐渐地她自己也进入了睡眠之中。

        第二天清晨,服务员就摁响了房间的门铃,乔知语被吵醒后,发现自己依旧被祁湛行搂在怀里,她揉了揉惺忪的眸子,蹑手蹑脚地从床上爬起来去开门。

        门口的服务员依然是昨天那个人,一见到她,立马露出笑容:“joy小姐,恭喜你啊,这是乔派人让我拿给你的通行证,你可以上岛了。”

        “什……什么?你是说,我可以上岛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乔知语接过通行证,是一个用某种金属特制而成的勋章,勋章的正中央雕刻着乔·艾奇逊和一个女人的模样,她猜测这应该是安娜吧。

        连通行证都如此,乔·艾奇逊该有多爱安娜啊!

        “诶?你不知道吗?据说你丈夫昨晚去见了乔,但具体两人聊了些什么我就不知道了。”服务员压低声音,朝着她竖起了大拇指,“你丈夫长得真帅!能说服乔让一个摄影师登岛,也是奇迹了。”

        这一刻,乔知语终于明白所谓的惊喜是什么了。

        不仅仅是他不远万里来陪她一起,而是在她碰壁之后,默默地为她摆平了一切,难怪他昨晚会那么累。

        乔知语心底不说感动是假,他知道如果他主动提出来要同她一起,肯定会被她拒绝,所以才会用这种方式出现,在她需要他的时候,只要回头就会发现他一直在。

        被服务员这么夸着,乔知语心中多了一份身为祁太太的自豪感。

        服务员走后,乔知语把房门关上了,一转身就发现床上的男人醒了,正靠在床头睨视着自己。

        “过来。”

        祁湛行朝着她招手,乔知语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听话走过去,“你……你昨晚怎么不告诉我,你去见过乔·艾奇逊了?”

        “昨晚他没有立马同意让你登岛,没有万全的把握,我不想让你失望。”

        祁湛行三言两语地解释着原因,可在乔知语看来,他所有做的事,都会把她的感受放在第一顺位,这样的他,让她很难不心动。

        她扬起手中的通行证,“已经拿到了,你跟我说说,你都跟他谈了些什么啊?为什么他会同意让我登岛?”

        这个问题让乔知语困惑不解,到底是什么让乔·艾奇逊甘愿退让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