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329章 爱是甘拜下风

第329章 爱是甘拜下风

        乔知语回到南苑的时候已经十点了,客厅的灯还亮着,她刚换好鞋子,就发现祁湛行坐在沙发上,对上他那双黑曜石般的眸子,乔知语有些心虚地移开了视线。

        今晚实在是回来得太晚了,以至于连两个团子的课都没来得及给他们上。

        “祁太太还真是忙呢,十点回家是不是太早了?建议直接夜不归宿。”

        乔知语一时语噎,解释道:“我下午有个拍摄耽误了时间,真的抱歉,给鱼笑笑他们落下的课程我后面会补上的。”

        “他们等你到九点半都没回来。”

        祁湛行倒是没生气,而且把之前信封里的照片丢到了茶几上,“你现在是祁太太,一言一行都关乎着我们两个人的声誉。”

        乔知语纳闷地捡起茶几上的照片,仔细一看,顿时坐不住了,“这根本就是错位拍摄的,他只是我一个客户罢了,我跟他之间没什么的……”

        她下意识地解释令祁湛行感觉很舒适,但从头到尾他都是信任她的,这是不是可以证明,她其实是在意自己的,所以害怕自己会误会?

        祁湛行唇角微扬,‘蹭’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身,直接朝着乔知语大步走过去,将她拉着坐下:“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但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你好好想想。”

        乔知语皱着眉头,她入行五年以来,还是头一次发生这样的事。

        她想到了尹浩言的职业,顿悟了,“按理说,像他这种男团里的成员,完全没必要为了所谓的热度来毁掉他在粉丝面前树立的单身人设啊。”

        “可他依旧这样做了,那就是……”

        即便人设崩了,也要把自己跟她捆绑在一起炒作的话,难不成他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想借此上位?

        意识到这一层后,乔知语脸色沉了一下,“这照片是谁给你的?他能先把这些照片给你,而不是发到网上,是不是还有别的目的?”

        “照片是齐梓愿拿给我的,她借此跟我表白,想嫁给我。”祁湛行没有隐瞒她,直言不讳,甚至是故意想让她知道。

        乔知语顿时坐不住了,拽着祁湛行的手说:“你可不能娶她啊!”

        祁湛行笑着反问:“我为什么不能娶她?”

        “因……因为……她不可能真心实意地待笑笑他们好!”乔知语莫名地有种危机感,至少在这一刻,她是慌张的,她一点也不想祁湛行娶齐梓愿!

        “就只有这一个原因吗?”祁湛行倾身压向她,乔知语整个人都贴在沙发扶手上,下意识地咽了下口水,眼神有些慌张,“那……那还能有什么原因。”

        “如果没有孩子,你会希望我娶别人吗?”

        男人极富磁性的声音萦绕在耳畔,如同大提琴悠扬的声调,拨动着她的心弦,乔知语心湖不由得荡起一层涟漪,“我……我不希望你娶她,因为她不是什么好人,你娶她不会幸福的。”

        她的回答极为的巧妙,并没有完全地回答了他的问题,但又让他没法反驳,只能欣然接受。

        “为什么希望我能幸福?”

        祁湛行步步逼问,迫切地想要从她这里得到一个答案,多日的相处,他想知道她到底有没有一丝的动心。

        乔知语咬着下唇,反问道:“我希望你如何很重要吗?”

        “重要。”

        祁湛行忽然抓住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胸前,逐字逐句地强调道:“你应该重新审视一下自己在我这里的位置。”

        男人似乎告白的话语,让乔知语怦然心动,明明自己在心中强调了无数遍,不要对他心动,不要对他心动,可是这一刻,她还是破防了。

        没有人能拒绝像祁湛行这种男人的深情告白吧?

        她也不例外,但她仅存的理智,没有让自己当场缴械投降,她别过脸,错开和他的对视,意图转移话题,“你怎么处理齐梓愿的?”

        祁湛行看着她脸颊上的红晕,心中俨然有数了,反问道:“你想怎么处理尹浩言?”

        “他肯定是和齐梓愿一伙的,暂时不能撕破脸皮,我怕他留有后手,只能先终止合作。”

        与其和他撕破脸皮,不如假意将他拉到自己的阵营,一致对‘外’,让他没法暗中下手。

        祁湛行倒是对此没有异议,反倒是忽然问了她一个问题:“你们女人是不是都喜欢比你小的男人?”

        乔知语一愣,看着他迫切想知道答案的样子,她故意说道:“小奶狗谁不喜欢啊!年轻帅气,听话又乖巧,很少会有女人抗拒的好吧?”

        果不其然,祁湛行听到后,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拽住她的手,冷峻的脸贴近她,两人的唇,近在咫尺,“你也喜欢这种?”

        乔知语愣住了,忽然觉得祁湛行这种认真的表情有些可爱,抿唇一笑说道,“我……我可没嫌你老噢!这是你自己说……唔……”

        不等她的话说完,祁湛行已然堵住了她的嘴,狠狠地吻了下去,乔知语的手抵在两人胸前,可男人就像是一块巨石般,仍由她用了吃奶的力气,也没法推动他分毫。

        一吻过后,祁湛行温热的呼吸沉沉扫在她的耳畔,“以后恒维中止与年轻单身男顾客的合作。”

        乔知语微张着嘴呼吸,已经被吻的七荤八素,直到她晃了晃脑袋,这才意识到刚刚自己被占了便宜,咬着唇生气道:“你……你管我!”

        “那祁太太,希望谁管你?”

        乔知语怔了怔,伸手推开他,“你不准我接触别的小奶狗,公平起见,你也不准跟其他女人纠缠不休!”

        祁湛行一本正经:“我只想跟你纠缠不休。”

        无形之中的撩拨更让人心动,乔知语脸都红爆了,她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内心在狂叫,不听不听她不听!

        她只差捂着耳朵开溜了,转身上楼去了。

        祁湛行望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唇边勾起淡淡的笑意。

        这缺失的五年,他会加倍弥补。这一次,绝不会再让乔知语离开他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