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321章 警告

第321章 警告

        他这句话,不光光是在对乔知语说,更多的是在告诉在场所有人,祈太太容不得这里任何一个人小觑。

        乔知语眉睫一颤,琥珀色的眸中倒影着男人冷峻的容颜,在这一刻,她清楚地感觉到他刚刚的那句话,并不只是像做戏一般地演给别人看,而是发自内心的希望她可以依靠他。

        可,他们不过是一纸合约夫妇,为什么他还要这么认真?

        乔知语深呼吸了一下,立马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无辜地说道:“我这不是怕祁先生嫌我烦吗?”

        祁湛行点了下她的鼻尖,语气宠溺到叫人怀疑眼前的人真的是传闻中那个杀伐果断,冷酷无情的祁家太子爷吗?

        “我对你永远都保持着十足的耐心。”

        这波狗粮撒得,唐驰快要饱了,他原本是过来跟祁湛行汇报工作的,谁知一进来就看到自家老板娘被一群人给包围住了,他赶紧去包厢告知了老板。

        毕竟,英雄救美这种机会,当然要留给老板自己来!

        齐梓愿嫉妒成狂,她认识祁湛行这么多年,从未见过他对谁有过这么温柔的一面,就算是祁老太太,除了该有的孝顺和尊敬外,他永远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祁湛行,你不要被她的外表给迷惑了!她就是故意接近笑笑他们的,想借此上位,她这种心机颇深的女人,你真的敢娶回家,你不怕害了两个孩子吗?”

        这个世界上,能有几个后妈会对丈夫和他前妻生的孩子好啊!

        更不要说像祁家这种级别的豪门世家,在她看来,乔知语就是为了嫁进豪门不择手段而已,她不可能真的待两个孩子好。

        可她不知道的是,乔知语就是祁子渝他们的亲生母亲,更是祁湛行日思夜想了足足五年的妻子。

        “齐小姐,我想老板不止一次警告过你,你若非要阴魂不散,即便老夫人护着你也不是你的免死金牌!”

        从五年她妄想住进南苑起,唐驰就看不惯她了,要知道他可是老板和老板娘的头号粉头,像这种半路冒出来企图上位的女人,他是多看一眼都觉得辱没了眼睛。

        “我阴魂不散?难道这锦堂只准他带别人来,我来吃个饭都不行了吗?何况今天这件事,我才是受害者!是joy这个贱女人先对我动的手!”

        齐梓愿恼羞成怒,愤怒使得她冲昏了头脑,指着乔知语就骂了起来。

        乔知语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冷笑道:“如果别人嘴臭自己甚至殃及到自己的亲人还不能反抗的话,那我想,你应该是个孤儿吧?自己可怜孤寡就见不得别人好?”

        “嘴臭归嘴臭,殃及亲人真的恶心,我最讨厌这种人了!”

        “谁敢骂我家里人,老子要她原地暴毙!”

        “这么说起来,齐梓愿真的活该!她有什么资格说joy是第三者啊,我看是她自己想插足别人的感情无果就在这里倒打一耙!”

        “……”

        齐梓愿看着旁人全都去帮乔知语说话,一脸狼狈的骂道:“你们刚刚骂她的时候怎么一个比一个嚣张,现在怎么不敢了?就因为祁湛行护着她吗?你们这群胆小鬼!墙头草!”

        “是你自己颠倒是非,我们被你蒙骗了才好心帮你,你还真是个白眼狼!”

        “祁家这些年给你回报还不够多吗?花着祁家的钱,还想着嫁进祁家,我看你才是心机颇深!”

        “就你这种人还想嫁给祁总,凡事先想想自己配不配!”

        刚刚帮她说话的贵妇,态度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本来她们也不是非要巴结她,只不过是带着吃瓜的性质来充当一回正义使者,谁知好心没好报,她们哪里会就这样放过齐梓愿。

        “你们——”齐梓愿气得眼眶发青,哭哭啼啼一副所有人都欺负她的样子,可这回没有一个人同情她,都觉得她虚伪活该自作自受。

        ……

        回到南苑的时候,已经九点了,祁子渝一看见乔知语回来,立马跑去牵住了她的手,“妈妈!明天亲子活动,我们穿亲子装好不好?”

        沙发上摆放着三件亲子装。

        属于乔知语的那件是一条淡紫色的百褶过膝长裙,旁边放着的是一男一女童装,都是一个色系的。

        乔知语已经很久没穿过这么少女颜色的衣服了,她弯了弯眉眼,“好,只要鱼鱼喜欢的,妈妈都愿意陪你做。”

        很难想象,在过去的这五年里,当两个孩子需要母亲这个角色的时候,他们该有多羡慕其他有母亲在身边的孩子。

        “好耶!妈妈最好啦!”

        祁子渝兴高采烈地围着乔知语手舞足蹈。

        将两个孩子哄睡后,乔知语洗漱过也回到了卧室。

        经过昨晚的事后,乔知语对于和祁湛行睡一张床没有那么抗拒了,反正中间放着一个如同三八线一样存在的靠枕。

        一直等到乔知语睡着,祁湛行才从书房里回到卧室。

        怕吵醒她,祁湛行还是在客房洗的澡才上的床,乔知语的睡姿并不算很好,比如现在,她已经一脚把‘三八线’给踢没了,一只脚直接放到了原本属于祁湛行的‘领地’。

        祁湛行似乎习以为常,他坐在床头,俯身往乔知语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晚安。”

        他躺了下来,看着身侧女人熟睡的容颜,这一次,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再让她离开自己半分!

        第二天一早。

        天微亮,晨光透过落地窗折射到房间的一角,乔知语昨晚睡得很好,依靠着生物钟醒来的她睁开眼时,发现身旁的位置,空落落的一片。

        唯独枕巾上残留着男人独特的薄荷清香证明过他来过的痕迹。

        这男人才睡几个小时?

        她洗漱好后下了楼,餐桌上摆满了早餐,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未发现祁湛行的身影,一旁的女佣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主动说道:“祁总今天出差,一个小时前就走了。”

        “出差啊,那今天亲子活动,岂不是只能我一个人去参加了?”乔知语咬着唇,虽然她一开始是不希望祁湛行去的,但此刻他真的不去,她又有些失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