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320章 祁太太就是她

第320章 祁太太就是她

        洗手间的隔音效果极好,所以不用担心里面的声音会传到外面去,乔知语拿纸巾擦了擦手,像是刚刚碰了什么极为肮脏的东西,“幼稚园的小孩吗?动不动就告状,你尽管去啊,你最好让她妈妈现在就命令祁湛行把你娶回家,不然我都瞧不起你。”

        明知这是不可能的事,乔知语还这样嘲讽她,齐梓愿这五年来哪里受过这种屈辱,她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狰狞的脸忽然大变,柔弱似的哭了起来,“对不起……我真的不该出现……都是我的错,joy小姐你别生气了好吗?”

        洗手间里,进来了其他准备预约的客人,看到这阵势,立马就以为是乔知语在欺负齐梓愿。

        能来锦堂吃饭的人,非富即贵,尤其是这几年齐梓愿总是一副祁家未来少奶奶的架势,很多人见了她都是恭恭敬敬的,如今见到她被人这样欺负,顿时就打抱不平起来。

        “齐小姐,你怎么浑身都淋湿了啊!”穿着长裙的贵妇连忙把齐梓愿搀扶住,责备的语气看向乔知语,“这不是恒维的摄影师joy吗?你怎么欺负齐小姐啊!”

        “我真的没想跟你抢祁湛行,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呢?”

        齐梓愿捂着脸痛哭起来,活生生把自己演成了受害者,长裙贵妇见了,立马护着她:“原来你空降恒维就是爬上了祁总的床啊!难怪一来就是总监。齐小姐待在祁总身边五年了,你这忽然冒出来当第三者还在这里欺负齐小姐这个正牌女友,未免太不要脸了吧?”

        “第三者?”乔知语笑了,“你也说了,齐梓愿都待在他身边五年了,怎么五年祁湛行还没娶她啊?这五年来,祁湛行有承认过她女朋友的身份吗?这身份不是她自封的吗?”

        “祁老太太当年亲口把齐小姐介绍给大家的,岂能有假?”

        “那请问祁老夫人直言告诉你们,她齐梓愿就是祁湛行的未婚妻吗?还是说齐梓愿是她的救命恩人?这都21世纪了,不会还有人觉得救命之恩就得以身相许吧?她齐梓愿倒是愿意嫁,可祁湛行愿意娶她吗?”

        乔知语虽然不清楚当年的事,但如果齐梓愿真的被祁老太太承认的话,她怕是早就拿这件事出来跟自己炫耀了,问题上她没有,这说明祁老太太只把她当成救命恩人。

        但这些年,祁家人对于齐梓愿的所作所为都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外界的人,就以为齐梓愿是祁湛行的未婚妻。

        “这……”长裙贵妇也被问住了,细细一想还真觉得乔知语说的话有道理。

        “所以第三者什么的,可别乱给我扣帽子,说我欺负她,也得看看她先做了什么,不是装出一副柔弱的样子就代表你是受害者!”

        乔知语以一敌二,丝毫不在话下。

        “难道我这身上的水都是我自己弄的吗?我这脸,难道也是我自己打的?我都处处忍让你了,你还要得寸进尺对我动手!我是喜欢祁湛行,但我从来都是尊重他的选择,你却把我当成情敌,一直欺辱我,不就是仗着他两个孩子喜欢你吗?”齐梓愿也不甘示弱,一口咬定乔知语打了她。

        长发贵妇跟着冷嘲道:“祁家两个孩子喜欢你,你就觉得自己是祁太太了吗?现在某些女人啊,真是没点自知之明,当个小小的情妇,就觉得自己的正宫娘娘了,真是叫人贻笑大方!”

        那贵妇看热闹不嫌事大,还拉着齐梓愿到外面吵,锦堂里不少人都认识齐梓愿,见着她浑身狼狈红着眼眶,被她们俩三言两语地扭曲事实,顿时都把矛头指向了乔知语。

        “原以为joy是摄影界的一股清流,也不过如此嘛!”

        “再有才华又怎样,还不是为了钱和名利低头,这种人多得是!”

        “还没嫁进祁家呢,就摆着祁太太的架子啊,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吧!”

        “……”

        乔知语从洗手间里一出来,就被人指着骂,她敛了敛眉,看着这些不分青红皂白就口吐芬芳的人,冷冷勾唇。这些人无非就是想巴结齐梓愿,毕竟齐梓愿就算不能嫁给祁湛行,但她单凭救过祁老夫人这件事,足以让她可以在这群人中间站稳脚跟。

        “joy,我从未想过跟你争什么,但你简直欺人太甚!即便祁湛行不会娶我,那他也不会娶你这种女人!”

        乔知语一眼就看得出来齐梓愿是什么货色,就这样的人,如果她真的从祁老太太下手,逼着祁湛行娶她的话,那将来可怜的只会是两个孩子!

        为了杜绝这种事情的发生,她也顾不上之前和祁湛行的合约了。

        “那真的抱歉了,恐怕不能如你所愿了,因为我已经是祁太太了。”

        乔知语话音一落,众人纷纷哄堂大笑,“我怕你是喝醉了吧?说谎都不打草稿?”

        “祁总不过对你就是玩玩,你还祁太太,真就入戏太深呗!”

        “你要是祁太太,我头都给你当球踢!”

        “你头发太油,给老板娘当球踢,会脏了她的鞋。”就在这时,一道讥讽的男声忽然响起,只见唐驰站在祁湛行的身后,正朝着她这边走来。

        祁湛行很少会在外露脸,虽然他的威名在外,但很多人都没见过他,但唐驰就不一样了,他是祁湛行的贴身助理一样的存在,可以说他的话就代表着祁湛行的意思。

        他都喊乔知语老板娘了,可想而知,乔知语的身份不一般!

        刚刚说话的那人顿时面色惊慌起来,“祁……祁总,您误会了,我……”

        祁湛行周身散发着可以将人冰冻三尺的寒气,他一步步走向乔知语,一把将其搂进了自己的怀里,“祁家少奶奶的事,什么时候轮得到外人指手画脚。”

        乔知语原以为他会怪自己违反合约,没想到他最先在意的却是自己被欺负。

        “我觉得自己可以应付的……”

        祁湛行蹙起剑眉,一字一句地告诫乔知语,“你是我的妻子,你的事就是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