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317章 999朵玫瑰

第317章 999朵玫瑰

        车子停在了路旁,乔知语刚要打开车门,祁湛行便递给她一个合约,“把它签了。”

        “你什么时候弄的?”乔知语接过去看了一眼,原本她还想着今天去公司把合同拟定出来呢,没想到这个男人比她还速度。她翻开里面的内容看了下去,不知怎地这份合同让她有种是是曾相识的感觉。

        整个合同看下来,她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你这合同怎么像是你包养我似的,我们不是合约夫妻吗?我也用不着你来养啊!”

        “那我给你买东西,你总要收吧?”祁湛行直接把问题砸过来。

        乔知语想法十分简单,她本来无名指上这五千万已经让她负债累累了,再收什么东西,她负担不起啊!

        “你别买不就好了,而且我们不过是在两个孩子面前装是夫妻罢了,这些细节没必要在意,你送我东西,我会有心理负担的!”

        “鱼鱼和笑笑不是普通的孩子,细节上不能出现纰漏。”祁湛行拧紧眉头,“礼尚往来,你可以送我东西。”

        乔知语听着男人冠冕堂皇的话语,愈发觉得他好像在骗她送东西给他,但是她没有证据!

        还没等乔知语表态,祁湛行已经用陈述的语气安排了以后的行程:“为了确保不被他们怀疑,以后你上下班我来接送。”

        乔知语有些抗拒:“这不太好吧?”

        主要是这男人的车一辆比一辆豪,这要是往公司大门口一开,还不知道会被公司里的人怎么议论遐想呢!

        祁湛行没给她反驳的机会,径直下车绕到她这边,把车门给打开了,“祁太太,请吧。”

        突然来的亲昵称呼,让乔知语骤然脸红起来,她连忙把合同捏好,从车上下来,咬着唇看向丰神俊朗的男人,“咱私底下没必要这样喊吧?”

        “做戏要做全,祁太太不明白这个道理吗?”

        乔知语一时语塞,虽然有些道理,但四下无人,他没必要这么认真啊。

        他口中的祁太太,过往是他的妻子,如今是自己,将来又会是其他人,一想到这些,莫名地心里堵得慌,她沉下眸子,不冷不淡地说:“你可以接送我,但不能出现在我公司门口,我不希望除了两个孩子之外,其他人误会我们的关系。”

        祁湛行垂放在大腿一侧的手收紧成拳头,见她这般认真强调,眸中划过一抹不悦,“嗯。”

        ……

        早上的会议上,大家都察觉到总监joy貌似心情不好,状态也是心不在焉的。

        午休时间,一个送花小哥捧着一束999朵的玫瑰花束忽然出现在摄影部,“请问哪位是joy小姐?”

        这个点,很多人都昏昏欲睡地,一听到这声音,好些人都精神了,助理萍萍的办公桌也是公共区域,她是最先反应过来的,起身走过去,“怎么了?”

        “这花是一位先生订给她的,麻烦签收一下。”

        助理萍萍往乔知语的办公室望了一眼,“你给我吧。”

        “总监这是有追求者了吗?这么多起码像是有999朵!”

        “可总监不是已婚了吗?据说昨天在拍摄棚好多人都见到她女儿了,长得特别可爱!”

        “已婚人士就不能有追求者吗?说不准是人家老公送的!”

        众说纷纭,萍萍有些头疼地打断她们:“你们别瞎猜了!都休息去,下午没精神工作,仔细总监训斥你们!”

        大家都知道今早上总监心情就不好,纷纷低头,就算是议论声音也小了很多。

        999朵玫瑰花被萍萍捧在怀里,花多得差点让她看不到前方的路,她捧着花给乔知语送了进去,发现她躺在沙发上双眼紧闭着,也不知是不是睡着了,她小声道:“总监……你睡了吗?”

        乔知语瞬间睁开了眼,一坐起来就看到萍萍捧着一大束玫瑰花,多得有些惊人,“这是……”

        她倒是想补补觉,奈何怎么也睡不着,再加上身上来了那个,隐隐地有些疼,弄得她困意全无。

        萍萍把花递给她,像是卸下了重担一般松了口气,“这是刚有人送过来的花,说是给你的。”

        乔知语敛了敛眉,从花束中间发现了一张贺卡,上面龙飞凤舞的字体写着‘送给我爱的人’。

        她心里默念着这句话,倏然脑海中一个画面一闪而过——

        ‘老板在吗?我想送999朵玫瑰花给我最爱的人,麻烦你帮忙包漂亮点,他好像生我的气了,我想哄他开心!’

        ‘……’

        ‘这花送给谁的?’

        ‘送给我爱的人。’

        ‘我收下你的爱了。’

        ……

        为什么记忆中,她好像送给谁花了,但她怎么也看不清那个男人的脸。

        五年前她和父亲遭遇了一场车祸,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失忆了,她母亲也同她讲过一些往事,但她毫无印象,可母亲也曾告诉过自己,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都是单身。

        那她以前送花的那个人又是谁呢?

        这个困惑让她愈发不解了,她有些头疼地把花放在一旁,萍萍开口问道:“总监,这花不会是你那个前夫送的吧?”

        乔知语手一顿,她还真不知道这花是谁送的,那上面的字迹倒是有些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她猛地反应过来,起身去办公桌的抽屉里翻出今早上祁湛行给她的那份合同,末尾签名那里写这祁湛行三个大字,跟贺卡上的字,不能说毫不相关,简直是一模一样!

        可他无缘无故送自己花做什么?

        她把合同放在桌上,拿起手机,正想打个电话过去问问的时候,手机响了,是她母亲的。

        乔知语想也没想,直接接通了,那边传来母亲一贯温柔的声音,“晚晚,下周你大伯母要去你那边,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她来干什么?”

        在乔知语的记忆里,她这位大伯母一直对她有敌意,据说爷爷五年前因为她和父亲车祸一事,急得差点没缓过来,在她醒后,爷爷待她简直比待所有的堂哥都要好。

        许家也是奇怪,他们这一代,就乔知语这么一个女孩,再加上许老爷子的溺爱,以至于乔知语病治好后就发现,大伯母他们那些人,各个都不待见她,生怕爷爷把许家的财产留给了她。

        这个时候大伯母过来,准没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