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308章 冤枉我那就坐实它

第308章 冤枉我那就坐实它

        乔知语洗刷了冤屈,这让恒维公司内部之前那些说风凉话的人顿时坐不住了,而乔知语也乘机看清一些人的嘴脸,彻底地肃清了整个摄影部,监控室那边被收买的保安也一并被收拾了。

        直播这一操作,不仅让乔知语圈粉无数,更是给公司带来的更多的利润,订单直接翻倍的涨,一时间乔知语在恒维的声望更高了。

        助理萍萍敲了敲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总监,查到了白吟秋从敏康医疗出院后,回了秀水名苑她住的地方,不过您查这个有什么用吗?”

        乔知语颔首,“自然是去探望一下她了。”

        她刻意咬中‘探望’两字,显然是没打算轻易地放过白吟秋的。

        直播澄清归澄清,但并不代表这件事在她这里翻篇了,敢算计到她的头上,那就先看看他们这群人的骨头有多硬吧。

        “要我跟您一起去吗?”

        “不用了,下午的会议你帮我安排到明天。”乔知语把电脑合上,起身准备离开公司。

        刚出公司,她就碰见了唐驰,“你怎么在这儿?”

        唐驰摇下车窗,挑了挑眉,“joy小姐要去哪儿?我可以捎你一程。”

        祁湛行让他过来暗中保护乔知语,记者媒体走了后,他就在这附近待着,刚好就看到她从公司里出来。

        “祁先生没在车上?”

        乔知语看了一眼车里,没见到那个冷峻的男人,呼了口气,“我要去秀水名苑。”

        唐驰发出灵魂质问:“老板不在,你不想见到老板吗?”

        乔知语情不自禁回忆起那日她与祁湛行一起逛超市的情景,顿时打了个激灵。

        她伸出食指放在唇上,做出闭嘴的动作,“嘘!看破不说破!”

        唐驰被她这举动闹得笑出声:“他把你怎么了吗?你这么讨厌他?”

        “倒也不是讨厌吧,就我跟他待在一块吧,吃亏的人总是我,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嘛?”乔知语虽然很喜欢两个小团子,但不代表她会接受祁湛行的提议,当什么祁太太。

        何况他的妻子……只是失踪,而不是丧偶。

        她不想介入这样复杂的家庭里,何况若是她真的嫁给一个二婚男人,怕是她老爸老妈要从国外提刀杀过来了。

        唐驰在心里默默地替自家老板点蜡,老板这是把老板娘欺负得多狠啊,都把人吓成这样了,这不得追妻火葬场了吧?

        “其实我们老板还是有很多优点的……”

        “什么优点?”

        唐驰忽然被问住了,怎么他满脑子全是祁湛行的缺点……

        什么腹黑,嘴毒,脾气不好……

        他赶紧摇了摇脑袋,差点就说出口了,连忙改口道:“他优点可多了,长得帅又有钱对吧!”

        “还有呢?”

        “……”唐驰抓了抓头发,雷厉风行能力卓绝这种优点对追嫂子也没p用呀!

        “那个那个时间不早了,我这就送你去秀水名苑吧!”他赶忙转移了话题,再聊下去,怕是头发都要被抓秃了。

        乔知语笑而不语,倒也没继续为难他。

        车子抵达小区的门口,门卫立马点头哈腰地给通行了,乔知语纳闷地问:“你来这里不用登记的吗?”

        像这种小区,一般外来陌生车辆都需要登记才行。

        “老板是这里的投资商,门卫认识这辆车,不过joy小姐,你来这里做什么?”唐驰把车开进去,他还没来得及跟祁湛行汇报乔知语的行踪,但乔知语的安全第一,他自然是要跟着的。

        “探望一下病人。”

        唐驰立马就想起来何欣雅他们一家人貌似就是住在这个小区,他顿时明白了乔知语此行的目的。

        两人下了车,乔知语理了下衣领,朝着地址上的那栋楼走去,唐弛跟在后面一起进了电梯。

        “需要我出手吗?”

        “不用,你跟着我就行了。”

        唐驰知道她想干‘坏事’,他笑嘻嘻地点头,“好嘞!”

        白吟秋今天刚出院,脸上的伤依旧没有见好转,但网上那些骂她的人甚至找去了医院,医院不安全,她只能躲回家了。

        听到门铃响,她跑去把门打开,当看到门口站着的人是乔知语时,她下意识地要把门关上。

        但唐驰手疾眼快已经把门给推开了,乔知语踩着高跟鞋走进去,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家里就只有白吟秋一个人,最后把目光放在了白吟秋那张狰狞恐怖的脸上。

        “为了给我泼脏水把自己伤成这样,真是下得了狠手啊。”

        白吟秋双手攥紧拳头,拉扯着乔知语的胳膊:“你……你来干什么!你给我出去!出去!”

        “白女士,别害怕啊,我只是好心来探望一下你,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乔知语甩开她的手,往客厅走去,她明明面露微笑,可在白吟秋眼里,格外的瘆人。她追了上去指着乔知语骂道:“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你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你报啊!我倒是想问问警察,你恶意散播谣言泼我脏水害我被网络暴力以及导致我公司名利双双受损的事,应该判刑多久啊?”

        乔知语摊摊手,丝毫不怕她的威胁。

        白吟秋咬紧牙关,“你不是已经澄清了吗?现在受益者你是好吗?你还有脸报什么警!”

        她嘴巴虽硬,但身体很诚实地捏着手机想打电话给何文峰求助。

        ‘啪——’

        乔知语走过去,抬手就将她的手机给砸在了地上,手机屏幕瞬间四分五裂。

        白吟秋看着被摔坏的手机,心里怕得要死,说话声音都颤抖着,“你……你到底想做什么?现在网上的人都没骂你了,你还来找我做什么?我是一个受害者好吗?”

        “受害者?你算哪门子受害者啊?”

        乔知语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拿起茶几上面的水果刀,对着白吟秋那张狰狞丑陋的脸比划着,冷笑道:“你说,要是这一刀下去你的脸会怎样啊?”

        白吟秋甩开她的手,害怕地往后退了好几步,摇着头尖叫道:“你不敢的!这是犯法的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