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305章 脏水

第305章 脏水

        另一边,何文峰回到家中,将见到乔知语的事告诉了何欣雅。

        “你们还真是蠢货,就算乔知语现在失忆了,但她生的可是祁湛行的孩子!祁家怎么可能看着自己的女儿受委屈!”

        何欣雅直接开口破骂,转念一想,她又问道:“你确定乔知语失忆了?可她若是失忆的话,又怎么可能跟祁湛行在一起?”

        这也是何文峰纳闷的地方,“从她的表现来看,不像是装的。更何况她也没必要在我们面前装。”

        五年前的事,还没结,乔知语装失忆完全没必要。

        他们原本都以为乔知语死了,可以高枕无忧,如今她又回来了,提心吊胆的日子又开始了。

        “我查到乔知语以摄影师joy这个身份刚回国没久,祁湛行应该也知道乔知语失忆了,但没有告诉她当年的事,否则的话,你们一出现她应该就认出你们了。”

        何欣雅昨天在拍卖会上受了气后,就找圈内的好友帮她查了一下joy的事。

        听到这话,何文峰和白吟秋双双松了口气,“ 我看当初她只不过因为怀了祁湛行的孩子,他才护着她的,于祁家而言,乔知语不过是个生孩子的工具人。今天祁湛行也只是护着他女儿,根本没有管乔知语!”

        何欣雅又想到祁湛行花五千万给joy拍下一个粉色钻戒的事,妒意浓浓地道:“就算祁湛行真喜欢她什么,可乔知语压根就不记得他了,再说了,你可是她父亲,现在她失忆了,难道她还能不管你不成?”

        这两个老东西天天都在靠她养,现在乔知语失忆了,刚好把这两个累赘褪过去,说不定还能混点油水。

        她的话点醒了何文峰,他大手一拍,跃跃欲试:“你说得对!”

        “那小贱人当了什么摄影师,有钱得很!今天她敢打老娘,那不得让她出出血给点医疗费啊!”白吟秋摸着脸蛋,这会儿都还疼呢,可想而知乔知语下手有多重了。

        何欣雅凑过去瞅了瞅白吟秋的脸,眼底划过一抹阴鸷,忽然抬手扇了她一巴掌。

        白吟秋的脸上瞬间被引上了五个手指印,疼得她直哆嗦,“你……你疯了?”

        何欣雅不以为然地咂嘴,“不打严重点,你还想捞钱?”

        白吟秋有怒不敢言,虽然何欣雅对他们打骂已经是常事,可这还是她第一次打她的脸,被自己的女儿打了脸,她心里恨不得撕烂何欣雅的嘴,可她如今没了当年的底气了。

        何欣雅根本就不管她疼不疼,拿出手机对准她的脸拍了拍,满意地笑了,有了这照片,乔知语还想在摄影界待下去?

        有祁湛行护着她又怎样,祁湛行能挡得住所有人的嘴吗?

        ……

        第二天一早,关于joy的热搜忽然成为了网络爆点。各路自媒体纷纷蹭热度,编排了不少乔知语的黑料。

        #当红摄影师joy当众殴打老人#

        #joy目中无人耍大牌#

        恒维公司以及joy工作室的电话都被打爆了,都在问网上那些事是不是属实,还有很多退掉预约的客人,更有甚者还有拍完了还吵着要退的。

        简直离谱!

        “总监,现在怎么办啊!公司外面围满了媒体记者都朝着要见你!”助理萍萍急昏了头,乔知语并不担心,她看着电脑屏幕上的黑料新闻,不紧不慢地说:“让保安去维持秩序,实在不行就报警。”

        “保安队那边已经都派过去了,网上那两个人不就是昨天下午在公司闹着要见你的吗?我看她们就是故意要整你!可你都不认识他们,他们这样做了有什么好处吗?”

        乔知语现在也猜不到他们的目的,难不成是昨天挨打了后恼羞成怒想着让她身败名裂?还是想碰瓷?

        但她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这些人揪着她不放,必有其他的目的。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电话。

        她微微勾唇,她就知道,如果自己没有主动联系他们,那两个人必定会坐不住来联系自己,她并没有接通,反而把电话给挂了。

        打电话的人正是白吟秋,她看着被挂掉的电话,差点没被气死。

        “她……她怎么敢挂我电话的!难道现在她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处境吗?”

        何文峰板着脸道:“你再打过去,说不准她以为是骚扰电话就没接。”

        白吟秋咬着牙龈,又把电话打过去,谁知还被立刻挂断,等到她打了第五次,乔知语才迟迟接通。

        “你也知道接电话吗?随便挂人电话你有没有礼貌啊!有娘生没娘教的贱蹄子!”

        乔知语低声笑:“这就急了?我为什么要对一个陷害我的人有礼貌啊?”

        “陷害你?我怎么陷害你了?我和我丈夫好心找你拍照片,你倒好啊,不拍就算了,还伸手打我,现在外面的人都知道你的真面目了,知道怕了吧?”白吟秋仗着现在的局势对乔知语不利,愈发嚣张起来,“你若还想保住你的饭碗不被人唾液子喷死,就趁早把医疗费打给我,我还能去网上给你说说好话。”

        “你想要多少钱?”

        “一千万!”白吟秋狮子大开口。

        “你倒是真敢开口。”

        “一千万对于你来说不多吧?难道你的声誉不值一千万吗?”

        乔知语冷笑道:“你出口侮辱我和我学生在先,后又动手想打我的学生,我打你是属于正当防卫,你想通过这种手段来讹钱,我告诉你,我绝对不会向你这种人屈服!”

        白吟秋愤恨地怒斥道:“我骂你们那是你们活该被骂,不就要你跟我们拍个照片吗?你耍什么大牌?给你脸了是不是?你不给钱,就等着身败名裂吧!”

        “是吗?那我等着你让我身败名裂。”

        乔知语率先把电话一挂,手机屏幕上显示,录音已存入文档。

        助理萍萍在一旁听完气得不信,“这世上怎么还有这种恶心的人!”

        乔知语把录音上传到电脑上,再拷贝到u盘,最后递给萍萍,“你把这录音拿给公司的公关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