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97章 祁湛行失踪多年的妻子

第297章 祁湛行失踪多年的妻子

        “我有妻子。”

        乔知语瞳眸猛地收缩了一下,她一直以为祁湛行的妻子要么是去世了,要么就是离异了,却没想到他居然是已婚状态。

        “抱……抱歉,是我唐突了,祁先生不要把我刚刚说的话放在心上……”乔知语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大型社恐现场了,可她转念一想,既然他是已婚状态,那为什么两个小团子却一直喊着她妈咪?

        与此同时,知晓祁湛行有妻子的瞬间,心底忽然涌起的一丝酸楚令乔知语措手不及。

        她咬紧了唇,将那微妙的情绪压了下去。

        祁湛行慵懒地靠在沙发上欣赏着乔知语表情的变幻,“你这么关心他们,不如自己上任这个职位。”

        “嗯?”

        乔知语一时间搞不懂了,所以祁湛行到底是离婚了还是什么?

        “祁先生,我对这个职位并不感兴趣,能当两个孩子的家教老师我已经很满足了,至于其他的我从未奢望过,还是另请高明吧!”

        说完,乔知语并没有打算继续留下来的意思,直接往外面走。

        祁湛行并没有拦她,可乔知语刚走到大门口,门外已经备好了车,司机从里面走下来,手里还提着一个饭盒,“joy小姐,我送您回紫云府吧,这个饭盒是老板让我拿给您的。”

        “我好歹也跟了老板四年了,还是头一次见老板这么关心一个女人,joy小姐好福气啊!”

        乔知语捧着饭盒有些呆愣地站在车旁,这个男人真的让她有些捉摸不透了,难不成他真的想让自己给两个团子当妈吗?

        “你知道笑笑他们的妈妈是谁吗?”

        她下意识地便向司机打听消息,可司机是四年前才来的,便说道:“只听说是失踪了很多年,具体地我也不是很清楚。”

        失踪了很多年?

        依照祁湛行这样背景的人都找不到,十有八九……

        她由衷地叹了口气,可怜了两个孩子从小没有妈妈,这令她更加心疼了,看来以后要对两个团子再好一点才行。

        ……

        “总监,财务那边已经把艾米任职期间的账单都重新查过一次了,她这几年下来没少捞好处,有了这些证据,她不想进局子都难!”助理萍萍满脸笑意地跟乔知语汇报。

        乔知语手中的签字笔微微一顿,随即在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你派人去盯着祝瑶,艾米出了事,她肯定也不安分了。”

        “宣传部那边有童心悦盯着,祝瑶掀不起什么大浪!”

        艾米贪污一事很快就在公司内部传开,乔知语雷厉风行直接把财务部那边和艾米同流合污的会计给开除了,并且也递了律师函,显然是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她们。

        “你们都知道了吗?总监居然就是安承逸大师的关门弟子!”

        “我有个小姐妹昨天也去了董小姐婚礼现场,她也跟我说了这事!我就说公司总部授权空降过来的总监怎么可能是花瓶!”

        “我原本以为总监拿过哈苏提名奖已经够牛了,现在我直接给大佬献上膝盖好吗?”

        “joy总监永远滴神!”

        “……”

        关于身份的事被曝光乔知语也在预料之中,借着现在的势头,她打算扩大个人工作室的规模,现在她办公都在恒维,但经过了昨天的事,工作室那边给她汇报,说是接订单接到手软,预约都排到了明年。

        自从获奖后乔知语接到了不少富豪圈抛来的橄榄枝,她一直没有理会。可是眼下如果想要扩大规模她需要招揽投资,思索了片刻后,下午她从一堆邀请函中挑中了一个慈善拍卖会的。

        ……

        拍卖会场在皇家一号酒店举办,这里有专门开设的拍卖会会场。

        出席会场的人非富即贵,全都是上流社会一等一的人物,乔知语的车刚开到门口,就有人过来为她开门,“joy小姐,这边请!”

        像这种大型又气派的拍卖会,大多数人都坐在一楼的观众席,一些权贵都是坐在三楼的svip卡座上,每个卡座全都被帘子隔档开了。

        乔知语身份特殊,主办方很上道地给她安排在三楼的位置。

        侍从领着乔知语上电梯,电梯里还有其他的人,看到乔知语这个生面孔,就有人阴阳怪气了,“现在是什么人都能坐三楼的位置了吗?”

        “她们这种女人自然是靠着勾引金主才能去三楼,这刘老板真不懂事,怎么能让我们这种名媛千金跟不三不四的女人坐同一个电梯呢!”

        “你瞧她长得也就那样,也不知道谁瞎了眼收这种货色的女人当情妇!真是晦气!”

        她们一人一语的当面羞辱乔知语,一旁的侍从刚准备开口解释的,只见乔知语冷笑出声:“几位名媛,你们怎么保养的啊?”

        那几人微微一愣,还以为乔知语想来巴结她们,各个更是嚣张得用鼻孔看人。

        谁知,乔知语没等她们得意太久又来一句:“把脸皮保养得这么厚,也是好本事呢!”

        她走到那个其中一个人的身侧,指着她的脸笑道:“人长得丑就算了,怎么嘴巴还这么臭,这以后怎么嫁得出去啊?”

        “你——”

        怼完一个她又转向另一个,啧啧摇头,“还有你,有水桶粗没水桶高,除了脖子全是腰!可惜你年纪大了,再想长高也没办法了,这十厘米的高跟鞋已经拯救不了你了,建议下次换成十二厘米。”

        那两人被气得直跺脚,剩下的那个见此哪里肯示弱,一顿嘲讽道:“瞧瞧你打扮成这样,就是来这里吸引男人的吧?一个金主已经满足不了你,你上赶着要当公交车是吗?”

        乔知语丝毫没有生气,反问道:“那你嘴巴这么臭是为了吸引厕所的吗?”

        一旁的侍从没忍住笑出声,这也太损了!

        那三个名媛齐刷刷地瞪向他,吓得侍从捂着嘴硬生生地憋住了,其中那个身高最矮的,气不打一处来,抬手就要扇乔知语。

        “你这种不要脸的贱人被男人包养了就觉得自己能耐了是吗?本小姐今天就好好教训教训你!”

        乔知语稳稳当当地接住了她扇过来的手,稍稍一用力就听到骨头咔嚓一声,疼得那名媛惨叫,“啊……你松手!你个贱人你给我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