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95章 醋意

第295章 醋意

        她怀疑的目光落到了身侧的男人身上,会是他吗?

        察觉到女人的视线,祁湛行侧过脸,两人目光相接。可乔知语在他看过来后,立马低下头收回了视线,“祁先生,今天的事,谢谢你了。”

        祁湛行微挑起眉,“你想怎么谢我?”

        “???”乔知语无语凝噎,还有人主动要谢礼的?

        她咬着下唇,深吸了一口气,“你想我怎么谢你?”

        祁湛行微勾唇瓣,语气中带着一丝戏谑,“以身相许?”

        明知道这个男人是在开玩笑,可乔知语的心脏依旧砰砰加速跳跃。似乎为了隐藏自己内心那丝微妙的感觉,她微怒地瞪着他:“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看着她的反应,祁湛行不悦地蹙眉,语气淡淡的说道:“安承逸只教你拍摄技术,没教你什么叫知恩图报吗?”

        乔知语不知道他哪根筋没搭对,可祁湛行这样说她跟安承逸,她略微不爽,“祁先生既然这么懂知恩图报,想必也能把孩子教导得很好,既如此也没必要请什么家教老师了。”

        亏她还觉得祁湛行是个好人,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

        祁湛行心中一更,这女人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躲着他?

        安承逸到底给她下了什么蛊,他说都说不得?

        “为了他,你连自己的学生也不要了?”祁湛行的质问让乔知语没法回答,她自然也是不舍得祁子霄他们两个小团子的,可谁让祁湛行说话太过分了!

        不等她说话,祁湛行又道:“你若觉得当家教老师委屈,就自己去跟他们说!”

        “你……”

        好在两人说话声都很小,旁人也不敢去偷听,但看到祁湛行黑着脸离开,围观众人担忧地往乔知语那边望去,敢惹怒祁总的女人,她还真的头一个呢!

        也不知道这位才华横溢的joy,能不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

        婚礼顺利地结束后,乔知语心里被祁湛行的话噎的堵得慌,真要她去跟祁子霄他们说不当家教老师了,两个小团子肯定会难过,她揉了揉眉心,一时间不知道这个事该怎么办了。

        她一时间竟有些迷茫,自己明明很感激祁湛行的相助,却像是自我保护一般不由自主的说了些刺人的话。

        酒席上,很多人在知道她的身份后,纷纷过来敬酒,心情烦闷的她一时间多喝了几杯有些醉了。

        喝得差不多了的时候,乔知语起身离开酒店,因为知道会喝酒,所以她之前是打车过来的。

        外面下着倾盆大雨,她醉醺醺地走到台阶前,掏出手机打算叫辆车,谁知没拿稳,手机直接滑掉了,从台阶上摔到了最下面。

        情急之下,乔知语连忙跑下去捡,黄豆大的雨滴打在她的身上,浸湿了她的礼服,胸前的光景显露无遗,可她似乎没有在意这些,急忙把手机给捡了起来。

        手机屏幕都摔碎了,她懊恼地咬着唇,这可如何是好!

        一双锃亮的黑色皮鞋踏着雨水引入眼帘,头顶传来熟悉的声音:“joy小姐,下这么大雨我送你回去吧!”

        乔知语抬手抹去脸上的雨水,这才看清说话的是人唐驰。

        “你怎么在这?”

        唐驰把伞往她这边倾斜,“老板让我来的,他说你没开车来,等下喝醉了打车不安全,就让我在外面等你。”

        乔知语此刻脑袋醉醺醺的,想都没想地吐槽道:“他真有这么好心吗?他分明只会说些气人的话!”

        唐驰一听,乐坏了,抓住机会跟着吐槽道:“对对对!老板那张嘴啊堪称万年毒王都没差了!你敢气你,你应该气回去才对啊!”

        “嗝——”乔知语打了个酒嗝,竖起食指,“你说得没错,快扶我起来,我要气死他去!”

        要不是远处的车里祁湛行盯着,唐驰差点笑出声,他赶紧扶着乔知语往车那边走,“老板就是欠揍,你好好家暴他一顿他就乖了!”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要看祁湛行出糗了!完全忘了惹祁湛行生气的后果!

        车门被打开,乔知语爬进车后座,她浑身湿透了,有些头晕地趴在座位上,压根没意识到身旁还坐了人。

        祁湛行看着喝得烂醉如泥的女人,气得额间的青筋直冒,无奈地脱下外套盖在了乔知语的背后。

        “唔——”乔知语坐起身子,揉着眼睛,指着祁湛行的鼻子,傻里傻气地问:“怎……怎么有两个祁湛行……”

        祁湛行抚着太阳穴,一手抓住她的手捏在掌心,“谁准你喝这么多酒的?”

        明明是要来教训他的乔知语此刻把这这事给忘了,一副认真的口吻道:“你懂什么!这叫借酒消愁!”

        男人被气笑了,“你能有什么愁?”

        乔知语答非所问,樱桃似的小嘴一个劲地吐槽,“祁湛行怎么比女人还小肚鸡肠?翻脸比翻书还快,嘴巴又毒,他……他这样人是……是娶不到老婆的!”

        “……”这要是换了五年前,祁湛行必定要把她摁在床上好好教训一顿!

        驾驶座上开车的唐驰听着乔知语的话,没忍住笑出声,祁湛行一个冷眼扫过去,他连忙说:“我可是有职业素质的!一般不会笑,除非真的忍不住!”

        “似乎很久都没给你松松筋骨了?”

        “大可不必!”唐驰正襟危坐,赶紧把挡板给升了起来,打不过他还躲不过吗?

        一路上,乔知语那张嘴喋喋不休地控诉着祁湛行的诸多不是,祁湛行沉着脸,捏着她的下颚,俯身直接堵住了她的嘴。

        乔知语本就因醉酒导致脸颊绯红,此刻被祁湛行夺了呼吸,脸瞬间更红了,“唔——”

        祁湛行禁锢着她的双手,把她摁在座椅上狠狠地加深了这个吻,他的呼吸逐渐变得沉重起来,女人的甜美混杂着红酒的醇香让他欲罢不能。

        理智在他快忍不住碰她的时候,将他拉回了现实。

        乔知语大口呼吸着,小嘴都被男人亲得红肿起来。她忽然委屈地哭了,双手在祁湛行的身上拍打着,“混蛋!你……你怎么能亲我!呜啊……”

        祁湛行头痛欲裂,拽着她的手腕质问:“你知道我是谁吗?”

        乔知语眨了下眼,泪珠还挂在上面:“祁……祁湛行……”

        “那你记住了。”男人目光专注,一字一句地话敲进她的心房:“你是我的女人,我想亲就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