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89章 久违的吻

第289章 久违的吻

        祁湛行正在拿手机看财经新闻,认真的样子显然是没有注意到鱼鱼睡着了,他放下手机,看到暖光灯下女人抱着女儿温柔的样子,仿佛又回到了五年前的时光。

        眼神恍惚了一下,但又很快聚焦了,他低声咳了一下:“她一个人在这里睡我不放心。”

        要不是乔知语此刻还抱着孩子,怕吵醒她,必然会跟祁湛行争论几句,一旁的笑笑发声道:“妹妹习惯了我照顾,我要陪着妹妹一起睡。”

        说着,他趁着乔知语不注意,朝着祁湛行眨了下眼,父子俩传递着属于他们的讯息,祁湛行了然于胸,直接不容乔知语拒绝的语气说道:“二楼有客房,今晚就打扰joy小姐了。”

        “……”乔知语语塞,虽然这公寓是祁湛行的房子,但他也真的是太不客气了吧!!!

        于是,他们父子俩像是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一样,洗漱——回房——睡觉?

        乔知语把鱼鱼安置好在客房里,一出来就看到从浴室里洗完澡穿着一身浴袍的祁湛行走出来,她一直是知道这个男人颜值很能打,上一次拍全家福的时候店里的女店员眼睛恨不得黏在祁湛行身上。

        可这一次就不一样了,此刻的祁湛行浴袍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没有扣上,还未擦干的头发上滴落的水珠从下颚一路滑到他完美白皙的锁骨上,再往下便隐隐可以显露出他八块曲线分明的腹肌,搭配着他那张冷峻桀骜的脸,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禁欲感,却又让人欲罢不能。

        “好看吗?”

        男人略带慵懒和痞气的嗓音打破了乔知语思绪,她咽了咽口水,有种上学时做坏事被老师当场抓获的羞耻感,红着脸道:“谁……谁看你了!”

        祁湛行意味不明地低笑一声,看着她红透的小耳朵,下意识朝她贴近,乔知语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感觉危险袭来不住地往后退,被迫抵在了墙上。

        男人清冽的气息丝丝缕缕地落在了乔知语通红的耳畔上,似是撩拨般使得她心跳猛地加速,“这里除了我,还有别人吗?嗯?”

        乔知语眼神闪躲着不敢和他对视,两手下意识地去推开他,谁知刚好就穿过了浴袍中间的缝隙,碰到了他的腹肌,冰凉的触感一瞬间就点燃了男人。

        五年了,天知道,当初在颁奖会上他看到她的那一瞬间,用了多大的自制力才压住自己想吻她的冲动,可这一刻,被她轻轻地无意识地一碰,祁湛行便如同被点燃的火山。

        他的行动比想法更快,可乔知语却蹲下身子往旁边一躲,直接逃脱了他的禁锢,祁湛行并不想就这样放过她,伸手去拉她,乔知语吓得手脚并用挣扎,一不小心直接把男人的浴袍给扯了下来——

        “啊——”

        祁湛行里面什么也没穿,因为这里本来就没有他的换洗衣物,不然那他也不会将就着穿个浴袍了,他蹙着剑眉,看到乔知语这反应有一丝不爽。

        他拽过浴袍随意搭在身上,随后一把抓住乔知语的手往浴室里拽。

        ‘砰——’

        浴室的门被他狠狠地关上了,乔知语一手捂着眼不敢去看,更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可大脑来不及反应,一个湿润的唇就堵住了她的嘴巴,掠夺了她所有的呼吸。

        乔知语整个人神经紧绷起来了,她甚至没来得及反应,男人更是得寸进尺一般对她进行着更加深入地攻城略地。

        祁湛行差点没把持住,但他也知道眼下并不能真的把乔知语如何,能强吻她一次,已经是剑走偏锋的极限胆大行为了。

        他松开乔知语的那一瞬间,乔知语都站不稳了,好在他一直托着她纤细的腰,“这是你应付的报酬。”

        说完这句话,他缓缓松开紧箍着乔知语的大手,确定她能站稳后,转身开门潇洒离去。

        乔知语趴在洗漱台上,大口呼吸着,这个男人是不是疯了?

        不……不就是看了他的裸体吗?

        怎么还要报酬!

        因为一个吻,乔知语老半天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最后满脑子强调自己不过是被‘狗’啃了一口,不必在意不必在意!

        也是数羊数到两点多才睡。

        一大早,她困得不行地被闹钟吵醒,想到家里还有三个祖宗,连忙起床打算给他们做个早餐,谁知洗漱完一出去就看到两个小奶包乖巧地坐在了餐桌前。

        祁湛行系着围裙,端着三碗粥从厨房走出来。

        “妈妈早上好!快过来吃早饭!”

        鱼鱼奶声奶气地撒娇道:“爹地可从来没有给我们做过早餐呢,今天我们还都是沾了妈妈的光呢!”

        乔知语有些迟疑地走过去,看着人前霸总祁湛行又一次化身家庭煮夫忍俊不禁。

        祁湛行把小米粥放在她桌前,“昨晚我睡得很好,为了谢谢joy小姐的款待,这是谢礼。”

        不提昨晚还好,一提昨晚乔知语就又满脑子全是那个画面!

        她脸沉了又沉,皮笑肉不笑地回复道:“祁先生,真是客、气了呢!”

        不同于昨晚她苦恼地失眠,祁湛行则精神饱满的工作了一整夜,直接通宵了,早上起来就想着给她来个爱心早餐。

        看着祁湛行那张波澜不惊的脸,她决定以后都躲着祁湛行,至于两个小奶包,那就除了正常的上课,最好是不要来往过密了,主要是她并不能接受随便被人喊着叫妈妈……

        但她也并不排斥他们,只觉得他们太可爱了,莫名地有亲切感,这是在别的孩子身上所没有的感觉。

        ……

        送走三个大神,乔知语顶着两个黑眼圈到了公司。

        助理萍萍将董华然所有的婚纱照片后期p图处理好后,便发给了董华然,董华然收到后很是满意,下午就给乔知语送去了自己婚礼现场的邀请函。

        “这董小姐的眼界那是高的吓人的主,谁都不放在眼里,看来这一次她是真的欣赏总监的拍摄技术啊!”

        “毕竟是国际上拿过奖的,自然能力出众!”

        办公室里,众人都在议论,唯独祝瑶引言怪气道:“不过是运气好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