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83章升级成家教

第283章升级成家教

        齐梓愿板着面孔看着鱼鱼,居高临下的教育道:“鱼鱼,我知道你很想念妈妈,但是不能随便找个妈妈回来。”

        同鱼鱼说完又转脸看向乔知语,冷嘲暗讽:“像你这种女人,我见得多了。但你居然胆子达到敢拿两个孩子做文章,让祁家的两个孩子叫你妈妈,你也不看看你配不配?”

        乔知语不以为意的勾唇,笑吟吟的反问:“你就是那个赖在祁湛行身边不走的跟屁虫?”

        “你说什么?”

        齐梓愿脸色难看的垮了下来,跟屁虫这三个字直接戳中了她的痛点,咬牙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救过祁老夫人!你这种女人我只要动动嘴皮子就能让你滚!”

        乔知语眼里闪过一丝了然,原来是有靠山,难怪这么趾高气扬。

        她并不认识齐梓愿,也不知道她的来历,跟屁虫只不过是随口猜测而已,毕竟把她当成假想敌,也肯定是没能上位的。

        乔知语勾起嘴角,慢悠悠的说道:“别总是拿过去的事情说,别人耳朵都听烦了。”

        “你。”齐梓愿气的咬牙切齿,但一时之下居然无法反驳,面色难看的可怕。

        鱼鱼这个时候也站出来帮腔,开口道:“就是,这个女人仗着救过奶奶,就一直赖在公司里不走。这下我妈妈回来了,你也可以离开了。”

        鱼鱼此刻连阿姨都不叫了,可见她有多反感齐梓愿。

        齐梓愿当即黑脸道:“鱼鱼,让我离开也得让你爸爸亲口跟我说。而且我对你不好吗?你为什么总是帮着一个外人?”

        “她不是外人,她是我妈妈。”

        鱼鱼不高兴的大声反驳道,她好不容易才把妈妈找回来的,绝对不能让这个女人气走。

        “你……!”齐梓愿气的脸色青紫,恶狠狠的瞪着鱼鱼。

        乔知语将鱼鱼护在怀里:“祁湛行现在不在南苑,你可以走了,不要影响我们上课。”

        齐梓愿气的不行,眼里像是要喷出火来:“你有什么资格撵我走?”

        “那我呢?”

        在一旁久未出声的笑笑突然出声,他和鱼鱼的态度一样,对于齐梓愿都是反感。

        鱼鱼小脸绷紧,冰冷的神色和祁湛行如出一辙,开口道:“这里不欢迎你。”

        眼看着两个孩子都站在乔知语那边,祁湛行又不在,齐梓愿努力的把怒火压了下去:“好,我这就去公司找祁湛行。”

        等到唐驰赶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齐梓愿怒气冲冲的离开,立刻明白了什么,急忙和乔知语解释:“这个女人叫齐梓愿,是老夫人的远房亲戚。五年前老板有段时间心情极其低迷,老夫人回老家为老板祈福的时候遇到了点意外,刚好被这个女人救了,老夫人就把她从乡下带了回来,就这么留在了公司。”

        唐驰小心的打量着乔知语的脸色:“这么多年,老板身边一直没有别的女人,只有她这么一个被硬塞进来的亲戚,但是老板从来没搭理过她。”

        看着唐驰紧张的罗里罗嗦解释了一大堆,乔知语下意识的有些想笑,开口道:“这些都是他的私事,你没有必要跟我解释这么清楚的。”

        “我怕你误会,而且老板一直都守身如玉,从来都没碰过别的女人的。”

        “从来都没有碰过别的女人?”

        乔知语饶有兴趣的重复这一句,然后转头看向了身边的两个小包子,脸上表情已经不言而喻。

        信你才有鬼。

        先不说以祁湛行的家世样貌,多少女人拼了命的往他身上扑?而且他如果真的守身如玉的话,那这两个孩子又是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唐驰抬手摸了摸鼻子,一脸的尴尬,老板确实只为她一个人守身如玉啊!

        参观完祁家,两个孩子热情的邀请乔知语留下吃晚餐。

        乔知语本意是想拒绝,但不过磨不过他们,也只好留了下来。

        餐桌上的晚饭很丰盛,五菜一汤都很对乔知语的胃口,让她胃口大开,忍不住的多吃了小半碗米饭。

        祁湛行也在此刻处理完公司的事务,赶了回来。

        当他看到正在吃饭的乔知语时,眸中深暗的墨色终于缓和了一些。

        唐驰已经和他说了齐梓愿的事情,但不过幸好两个孩子给力,把人留了下来。

        鱼鱼扬起笑脸,奶声奶气的扑过去:“爸爸,你回来了。”

        “嗯。”

        祁湛行简单应了一声,拉过椅子坐了下来。

        乔知语安静的啃着自己碗里的排骨,随时注意着两个孩子,帮他们夹菜。

        祁湛行注意到这一点,眼里的深意加重,他开口道:“工作那边已经安排好了,你明天就可以去上班。”

        乔知语点点头,语气礼貌疏离:“好,谢谢。一会儿我们商量一下上课时间吧。”

        既然选择进入恒维工作,首先就要处理好眼下这份摄影老师的授课时间,避开工作时段。

        祁湛行十指交叠,不紧不慢地开口道:“我想请你做鱼鱼和笑笑的家教。”

        这话惊呆了乔知语:“我有点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祁湛行惜字如金:“一周三次,一次两小时,授课内容你自己定。”

        乔知语从愣神中反应过来,开口道:“祁先生,我只是一个摄影老师而已,只负责教两个孩子摄影。”

        “我工作很忙,鱼鱼和笑笑需要人陪伴,难得他们2个喜欢你。”祁湛行狭长的眼眸淡淡扫过乔知语,语气不容置喙。

        两个小包子更是一边一个趁机挂上了乔知语的大腿,软乎乎的撒娇央求:“我们会很乖很听话的!”

        面对两个小朋友湿漉漉的眼睛,乔知语拒绝的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时间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去。”祁湛行也没给她拒绝的机会,拿起车钥匙便起身。

        坐上副驾驶后,乔知语努力安抚自己逐渐狂乱的内心,她现在实在是玩不懂祁湛行葫芦里究竟卖什么药。

        请摄影老师家教?

        上门服务?

        这是要对她下手的前兆?

        怎么可能?不是说祁湛行从来不近女色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