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76章 吃软不吃硬

第276章 吃软不吃硬

        joy穿着一身迷彩服,趴在野草丛里,双手端稳镜头对准右边正在捕猎厮杀的狮群。

        夕阳西下,暖黄色的光芒笼罩女人全身,joy的侧脸弧度圆润柔和,眼神却无比坚定。

        而这张照片一出,已经不需任何争论,直接就能说明joy就是拍摄者。

        joy看着自己的那张照片,眼神微愣,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人意外拍下,不过也好,这下当时不用她多费口舌了。

        joy转头看向傻掉的白人:“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白人瞪大眼睛,张嘴半天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joy以最漂亮的手段回应了他对作品的质疑,更是以亚洲人的身份,狠狠的打了种族歧视主义的脸。

        场下顿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为的是joy。

        ……

        走过一长串过场之后,joy抱着沉甸甸的奖杯下了台,她小心的捧着手里的奖杯,奖杯的底座上刻有她的名字,这是她用自己的努力和汗水换来的肯定。

        虽然入行只有三年,但是只有她知道为了完成这个梦想,付出了怎样的努力。

        joy转身去了试衣间,脱下了那身繁重的礼服,换上了简单的白t跟牛仔裤,长发被她梳成高高的马尾。

        她刚收拾好东西,起身要走,但却被祁湛行拦了下来。

        joy客气的打着招呼:“祁先生。”

        祁湛行平静道:“叫我祁湛行。”

        joy愣了一下,摇头道:“还是叫祁先生吧,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祁湛行把藏在身后的两个孩子拉了出来:“他们想找你学摄影。”

        鱼鱼和笑笑同时笑眯眯的打着招呼:“妈妈。能不能教我们学摄影啊,我们看了你拍的作品,好想和你学习。”

        joy被这一声叫的连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这两个孩子的亲热劲,很容易让她多想啊,而且很想抱回家去养,怎么办?

        joy抬头看了一眼跟在他们身后的几个黑衣保镖,还是默默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思绪回转,她思索片刻开口:“我并不擅长教学,如果祁先生想让两个孩子学习摄影的话,可以送他们去专门的摄影学校,学东西会比较全面一些。”

        “不嘛,就要妈妈教。”

        笑笑这时跑上前,因为身高原因,他只能抱到joy的大腿,撒娇道:“可是我们就想让妈妈教。”

        鱼鱼也立刻跑上前学着笑笑的做法,一左一右,紧紧的抱着joy的大腿不撒娇,生怕她跑了似的。

        joy有些头疼,抬头有些求救的看着祁湛行:“祁先生。”

        她喜欢摄影有一部分原因是不想背拘束,但一旦同意成为摄影老师,她的时间又会被人规划。

        joy很讨厌这种感觉。

        祁湛行递给她一张烫金黑卡,直接道:“只要你答应成为摄影老师,你提什么条件我都可以满足。”

        joy看着眼前的银行卡,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不缺钱,此刻背着的包里也有一张这样的黑卡,但不过这种一言不合就拿钱砸人的手段,确实很霸道。

        看joy的神情没有动摇,两个宝贝又开始助攻,不断的撒娇着:“妈妈,你就同意做我们的摄影老师吧。我们保证会听话,好好学习的。而且只要你成为了我们的老师,我们也能天天和你在一起玩。”

        天天和两个孩子在一起玩吗?

        joy不禁低头看了一眼两个认真卖萌的孩子,突然觉得被人规划时间也不是什么坏事。

        这两个孩子和她实在太投缘了,而且有这么两个宝贝陪着,自己在新城市的生活也应该没有那么无聊。

        joy犹豫之下,还是松了口,但不过却是神情严肃的和他们纠正称呼:“我给你们留下当老师也可以,但不过以后你们不能再管我叫妈妈。我叫joy,如果你们觉得这个名字不好读的话,叫姐姐也可以。”

        鱼鱼一听,小嘴就撅了起来:“为什么不能叫你妈妈呀?”

        joy长的明明和家里的全家福照片一模一样,而且爸爸也给他们看过好多次妈妈的照片,就是她。

        妈妈这么说,是打算不要他们了吗?

        鱼鱼委屈起来,把大腿抱得更紧:“鱼鱼保证会听妈妈的话的,妈妈别不要我们。”

        “笑笑也是,妈妈不要走,我们保证会好好听话的。”

        joy整个人彻底石化,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两个孩子,也不知道他们的小脑袋里在想着什么,只是纠正个称呼,又怎么变成不要他们了?

        无奈之下,joy只能向祁湛行求助:“祁先生。”

        祁湛行眼神有些微妙,表情却毫无波澜,反倒把笑笑和鱼鱼又往joy的怀里推了下,“你刚才说的改称呼,让他们误解了。”

        误解?

        难道是说这两个孩子是以为她不要他们了,所以才不让喊妈妈的?

        看这意思是非叫妈妈不可了呗?

        joy无奈地叹出一口长气,其实对于祁湛行给出的这两条路,她哪一条都不想走。

        她柔声开口:“我不让你们喊妈妈,是怕别人误会,你爸爸也在这里会介意的。”

        祁湛行:“我不介意。”

        joy顿感一阵无语,他话都已经这么说了,她还能怎么往下接?

        看着眼前哭皱的两张小包子脸,她又忍不住的心软,只好点头答应:“好,你们想叫什么就叫什么。”

        “我就知道妈妈最好了,”笑笑当即换了一张笑脸,随即用稚嫩的童声抛出一个大雷:“那妈妈你什么时候跟我回家?”

        “啊?”

        joy没藏住脸上的惊讶,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笑笑,考虑到他可能又是理解错了意思,耐心的解释道:“我并不和你们住一起,我要回自己的家的,只有上课的时候,才会来找你们。”

        鱼鱼眨着眼睛:“可是你是妈妈,和我们是一家人。”

        “我不……”

        joy开口解释的话,说了一半又被自己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两个孩子岁数太小,又很容易多想,要是把话说的太明白,又会伤害到他们。

        joy此刻觉得,她好像被这两个孩子赖上了,逃不开的那一种。

        祁湛行看着她,开口道:“楼上有单独的房间,房门可以反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