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73章 突然来的一对小爆竹

第273章 突然来的一对小爆竹

        祁湛行从身后环住她,握着她的手在文件上签下了名字。

        看着赠与文件上未干的笔迹,乔知语一时间百感交集。她眼底微微泛红,回头在祁湛行的脸颊上轻轻啄了一口,“谢谢你。”

        “祈太太不准备开车去看看你的私人庄园么?”祁湛行伏在乔知语的颈窝,温热的呼吸扫过她娇嫩的皮肤。

        乔知语有些痒,侧身坐在祁湛行大腿上问道:“你不和我一起去吗?”

        祁湛行把玩着乔知语纤细的手指,“我有会要开,你先过去,我一会开车去接你。”

        “好。”

        乔知语从车库里提了一辆小型越野,蔷薇庄园仍然要走上次的盘山路,越野要比跑车方便的多。

        这辆越野是平时祁湛行出门的爱用车,比那辆骑士十五要轻便一点。

        乔知语窝在后座,忍不住的开始猜想起祁湛行会在蔷薇庄园给她准备什么礼物。

        这种随时会来的礼物和仪式感,也太戳人心了。

        就在乔知语的心头上弥漫粉红色泡泡的时候,身下忽然剧烈的颠簸了几下。

        前面司机一声惊呼:“不好了,乔小姐。车子被人动了手脚,刹车失灵了!”

        “你说什么?”

        乔知语赫然瞪大了双眼,她紧紧攥着车门把手转头看向车窗外,此刻车子正在过一个急转弯道,而且因为车速太快,整辆车居然失控的直直朝悬崖下冲去。

        乔知语甚至来不及尖叫,强劲的气流便将她的身体撕扯着坠落。山谷中轰然一声巨响,一切全都归为平静,只剩下滚滚浓烟。

        乔知语全身是血,身体扭曲的窝在破碎的车里,浑身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尖锐的疼痛,她甚至能够感觉到身上的血以及她生命的流失。

        她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想法,是今天幸好不是祁湛行开的车。

        不是他出事就好。

        祁湛行很快就收到了越野失控掉下悬崖的消息。

        “你刚刚说什么?”会议还未结束,祁湛行猛的站起身,双手拎住唐弛的衣领质问。

        在场所有高管集体噤声,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祁湛行如此失态。

        “就算把山夷平,也要找到她!”祁湛行一字一顿的厉色说道。

        唐驰同样控制不住眼底的哀伤,声音更咽道:“咱们派出去搜寻的人已经在悬崖底下找到了那辆越野,从悬崖上掉下来之后,车辆发生了爆炸,里面的人已经模糊不清。”

        “不可能。”

        祁湛行双手死死握成拳头,眼底血红的咬牙道:“现在就去给我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果一天找不到乔知语的尸体,就别来告诉我她死了。”

        唐驰哭出声来:“总裁。”

        回答他的是砰的一声,玻璃炸碎的声音。祁湛行一拳打在了眼前的玻璃茶几上,玻璃碎片纷飞,他的手血肉模糊,鲜血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可他像是毫无察觉一般。

        祁湛行从喉咙里挤出声音,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快去。”

        “是。”

        祁湛行五脏六腑如同被冰水灌溉,每一次呼吸都如同刀割火燎般撕扯的剧痛。心脏像是被人用刀尖狠狠剜下一块,疼得他心口发颤,巨大的痛苦顺着缺口疯狂涌入,蔓延到四肢百骇的每一处。

        他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右手,一遍一遍坚定重复的告诉自己,乔知语不会死,绝对不会。

        ……

        五年后,国外顶级颁奖晚会上正在筹备此次哈苏国际摄影奖。

        这个奖项创办于1980年,已经逐步成为一项国际摄影界重要的摄影赛事,主要宗旨是奖励摄影界艺术领域表现突出的摄影师,是坊间最受认可的摄影师终身成就奖。

        现在还没到颁奖时间,宾客们大部分都在自由活动。

        一个身着红色晚礼服气质出众的女人站在香槟塔旁,刚随手拿起一杯小抿一口,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嘲讽的男声。

        “joy,我真没有想到你居然有勇气敢来参加这次评奖。一个才刚入行三年的新人,就想获奖,可别想的太美好了。”

        被称作joy的女人回过头,一张明艳的脸上带有不掩饰的厌恶:“我怎么想的和你有关系吗?”

        眼前这个男人和她曾同属于一家公司,但不过一直对她冷嘲热讽,暗戳戳的挤兑。

        男人嘲笑道:“只不过是看你的白日梦做的太好了,想过来提醒你一句而已。”

        joy皱了皱眉,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就听见另一道孩童声音插了过来。

        “有那时间管好你自己吧。”

        joy有些发愣,下意识地回头看向声源处,就见两个手拉手的双胞胎走了过来,准确的来说,应该是龙凤胎。

        男孩女孩长得很像,都是粉雕玉琢的瓷娃娃似的,身上穿着的也是品牌高定,一看就是富裕人家。

        两个小可爱一边一个的站到了joy身旁,翘着脚用小手手勾住了她的手指,就异口同声的开腔。

        男孩此刻小大人似的回怼着男人:“你家是不是住在太平洋边,连海宽不宽都要管一管?别人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就是。”小女孩也接了话,奶声奶气的声音怼起人来毫无违和感:“一看你就是闲的没事干。别人入行三年就来评奖,像你这样的,就算入行30年也碰不到边吧!”

        joy此刻已经完全傻在那里,呆呆地看着两个孩子一唱一和小嘴和连珠炮似的不停输出。

        这两个孩子是谁家的,怎么会突然来帮她出头?

        刚刚还耀武扬威的男人,此刻已经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瞪大眼睛看着这两个孩子。

        偏偏笑笑和鱼鱼也瞪大了眼睛,毫不退让的怼了回去。

        敢欺负妈妈,一定要把他打到满地找牙。

        男人气得说不出话来,只好再次把矛头对准了一旁看热闹的joy:“你是被我说心虚了吧?居然找两个孩子来帮你出头。”

        joy伸手撩了撩耳边长发,漫不经心地开口道:“我倒是觉得两个孩子说的没错,以你那榆木疙瘩脑袋就算是给你30年,你都碰不到奖项评选的边。”

        这话直接踩中了男人雷点,大声的反驳道:“你在胡说些什么?我的作品和成绩都是有目共睹的,今天是我凭借我自己的努力站在这里。”

        “凭你自己的努力啊?”joy故意拉着长音,意有所指的说道:“我还以为全靠你那个导师呢?我突然想起她来,不知道她现在身体怎么样?是不是还不方便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