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66章 你的过敏可能会好

第266章 你的过敏可能会好

        此话一出,屋内众人齐齐一愣,乔知语抬头错愕的看着孙教授,下意识地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她刚刚是不是听错了什么,祁湛行的过敏有转机,是不是就说明已经找到了彻底治疗的办法。

        孙教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看着手里的详细报告:“祁先生的过敏症比起之前已经缓解不少,甚至发病也没有之前严重。至于具体造成这种改变的原因,还是得做一遍全面检查。”

        乔知语下意识看向手臂上的针孔:“和我的血有关系吗?”

        孙教授点头:“应该会有很大一部分关系,但是现在具体结果没出来,我也不敢乱说。”

        当天下午,祁湛行的身体报告和血液检测结果就已经到了孙教授的手上,和他所猜测的一样,就是乔知语的血液起了作用。

        乔知语有些心急的看着他:“结果怎么样?”

        “我们之前只是查出祁太太的血对于祁先生的身体有着很好的抗敏作用,但是经历过这次全身输血之后,发现祁太太血液里的特殊成分,和他的血液有很好的适配性,而且还会自行增加提高祁先生的抗敏,如果能持续按照这个情况发展,等到祁先生可以出院的时候,过敏也许会好。”

        孙教授罗哩罗嗦的说了一大堆,乔知语只记住了最后两句。

        祁湛行的过敏最快出院的时候就可以痊愈。

        乔知语转头看向祁湛行,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兴奋和激动。

        “你听到了吗?你的过敏可能会好。”

        这个消息来的惊喜又突然,就像是笼罩在心头多年的阴霾,突然拨开云层见到太阳。

        祁湛行点头:“我听到了。”

        乔知语对于他这个平淡的反应表现得极为不满,嘟嘴道:“那你怎么一点都不激动?”

        祁湛行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手臂勾住乔知语的纤腰,低低说道:“因为你已经帮我激动了。”

        面上虽然表现淡然,但这并不代表祁湛行内心如同面上一样平静。

        以后他不会有那么多不能陪伴乔知语的遗憾,也终于能像普通夫妻一样陪着她。

        乔知语一时语噎,默默翻了个白眼,眼神一转,看到同样激动不已的唐驰。

        “太好了,只要过敏能好。老爷子也终于可以放心了。”

        话到这时,一向坚忍嘴贱的唐驰也有些控制不住的红了眼眶。

        祁湛行是祁家这一辈的独苗苗,太多的事情和责任全都压在他一个人的肩头上,少了这个巨大的隐患,所有人都能跟着松口气。

        这个好消息在霍宁音来到医院时也第一时间分享给了她,霍宁音愣了半晌,不敢相信的上前检查了祁湛行的皮肤。

        “你这小子……”确定祁湛行并无大碍,霍宁音一度更咽。

        乔知语反手紧紧握住她的手,眼里也有泪意。

        “知语这次为你受了这么多苦,你出院以后要好好补偿人家。”霍宁音说完这句话,终于忍不住的泪如雨下。

        “我一定好好补偿。”祁湛行似笑非笑的扫了乔知语一眼,掌心顺势包裹住她的小手,语气中透出一股话里有话的意味。

        乔知语;“……”

        其实不必太努力补偿的!

        ……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待祁湛行伤好,顺便再做一次全身检查。如果真能彻底痊愈,祁湛行一定会带着祁家走上一个新的巅峰。

        回到研究院等待的时间里,两人难得过了一段安静日子,但是好景不长,薛旎在葬礼上开车发生爆炸的的事情却传了出去。

        有媒体抓到风声,结合流出来的爆炸现场照片,绘声绘色的写了一大篇报道,把当时状况更是描绘的惨不忍睹。

        墓园当天下葬的是薛老爷子,网友们纷纷福尔摩斯上身,猜测着幕后真凶。

        因为祁湛行身份特殊,媒体八卦不敢在他身上做文章,但是祁嘉柔就不一样了,在最后一张照片里,她看到了惊慌失措的祁家保镖和祁湛行已经撞的变形的豪车。

        结合宅子里的保镖和下人人人都三缄其口,祁湛行和乔知语也从没露面过,祁嘉柔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她紧紧盯着眼前的车祸爆炸照片,眼里浮上一抹狂喜。

        车祸这么严重,祁湛行和乔知语又一直没出现,这两人一定已经命悬一线,这不就是弄死他的好时机吗?

        真的是连老天都在帮她,只要她能让祁湛行发病,那么祁家不就是她一个的?

        之前她在拘留所时祁湛行不肯出手,她放出来后本想找爷爷告状,没想到反而被关了这么长时间的小黑屋。

        一想到祁家重男轻女的态度和做法。祁嘉柔心里要弄死祁湛行的想法就越强烈。

        今天老爷子正好不在家,祁嘉柔略一打扮,朝着大门,大摇大摆的走过去。

        但不过刚到门口就被门口的保镖拦了下来:“祁小姐,老爷子有规定,在禁足期解除之前,您不可以迈出大门一步。”

        祁嘉柔瞪着眼睛不满道:“爷爷已经关了我那么久的禁闭,今天是特意给我半天时间,让我出去自由活动。赶紧开门,让我出去。”

        保镖仍然保持着刚才的那个姿势:“不好意思,小姐,我得打电话给老爷子的助理确认一下。”

        “确认什么确认?”祁嘉柔面色难堪:“本小姐站在这里,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爷爷只给了我半天时间,你还要在这里耽误我。”

        “老爷子有吩咐。”

        这话刚出半句就被祁嘉柔历色打断:“我说了,我只有半天的活动时间,等到爷爷回来,你再当面问他。出了什么事情,有我担着呢,快点开门。”

        “这……”

        保镖还是掏出了电话,打给了老爷子的助理,但不过一连两个都没有人接听。

        祁嘉柔见状,心里的不安,彻底消散,说话也更凶了些:“快点开门,有事我担着。”

        助理的电话打不通,祁嘉柔又咄咄逼人,保镖无可奈何之下还是开了大门。

        混出祁家后,祁嘉柔开车直奔研究院。

        祁湛行的体质特殊,生命垂危的情况下绝不会在普通医院治疗,一定会在拥有顶尖医疗设备的研究院来进行。

        研究院是重地,尤其对祁嘉柔来说,磨破嘴皮子也不可能放人。

        她花高价钱在男护士手里买了一身护士服,拉高自己的口罩,将头发卷在医生帽里跟随在一批医生的后面混了进去。

        以祁湛行的身体情况肯定要住特护病房,祁嘉柔透过病房门的玻璃确定是祁湛行后,直接开门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