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63章 他才是被救的那一个

第263章 他才是被救的那一个

        虽然说是帮着问乔知语的想法,但其实就是站在了祁湛行这边,尊重乔知语自己的选择。并且以他们对乔知语的了解,她一定会选择自己动手,而不是假借于人。

        同时,这话也是提醒祁老爷子,他们来这里的重点是探望病人,乔知语和祁湛行痊愈之后再讨论这件事都不迟。

        老爷子闻言,冷笑着看了祁平疆一眼,自然也听明白了他的言外之意。

        他没有理会祁平疆,倒是对着祁湛行冷声骂道:“问知语的想法?她为了救你命差点儿没了,现在她能捡回一条命就是我们祖坟冒青烟的事儿,有这么好的孙媳妇,你们都保护不好,还在这里跟我扯皮!”

        祁湛行本来没什么波澜的眼睛骤然一暗,为了救他差点儿没命?

        什么意思?是车祸的时候救他,还是……

        他想到她胳膊上的乌青,他刚开始找唐驰就是为了问这件事,只是没想到老爷子会来,就卷进了这场争执。

        老爷子的声音将祁湛行的思绪拉回,他的态度异常坚定:“既然你们保护不好,我来!我决不能再让这种事情发生!我不能让我的笑笑和鱼鱼这么小就没了妈。”

        祁平疆:“……”

        他这想缓和气氛赖着,结果反倒把老爷子的火气给点了上去。

        既然老爷子态度这么坚决,肯定是发生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

        他看向祁湛行,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祁湛行没有回答祁平疆的问题,而是冷声对唐驰说道:“我在车祸后昏迷,之后发生的一切,说一遍。”

        唐驰把车祸到医院的之间发生的事情讲了一边,然后说道:“在医院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只知道你因为薛旎靠近而起了严重的过敏反应,陷入长久的昏迷,危及生命,乔知语用自己的血救了你,因为抽了很多血,再加上她自己本身也受伤体力不支,便晕了过去,后来就引起了心脏骤停……”

        祁湛行听到这里,脸色黑地如龙卷风国境般,他当即站起,快步离开了这个房间。

        原来他昏迷后发生了过敏。

        原来乔知语胳膊上的大片乌青是这么来的。

        她真的抽了血,抽出的血都进了他的身体内。

        祁湛行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觉得无助又心疼,一想到乔知语一个人经历这些,他就为自己的体质感到极度的厌恶。

        他直接去找了孙教授,推门,没有任何铺垫地问道:“为什么要同意乔知语给我献血?”

        他的表情冷到极致,仿佛如冰雕一般,眼睛里装满了愤怒,一手啪地合上孙教授面前的笔记本电脑,语气犹如利刃般插入孙教授的耳朵。

        孙教授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祁湛行的问话,他对此也感到很无能为力:“祁先生,自你出生起,我就开始研究你的过敏症状,这么多年以来,祈太太是我见过唯一能够带给你治愈希望的人,我也确实从她的血液中提出有效的成分。”

        他看着祁湛行的眼睛,眼神平静也无奈:“原本这是一个需要时间去研发抗过敏要的过程,但因为突然的车祸和你再次发作,将这些可能性都抹掉清零,情况紧急,已经没有办法靠药物和你自己的免疫系统去扛过去,但即便这样,我都没想过要用祈太太的血来救你。原因有二,一是我们对其可行性的评估,认为用祈太太的血并不能确保会救活你,风险太大;二是,救人不是用别人的生命去换。”

        “可是,”孙教授对这个转折带有敬佩,他说道,“祈太太说服了我,她不仅展现了她勇敢果断,而且还让我明白了她对你的感情,是我们这些医生不能够用医学专业性去抗衡的。我除了尊重她,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尽管风险很高,但我们搏赢了。”

        说完,孙教授把乔知语和祁湛行换下的衣服从柜子里取出来,递给祁湛行“这是两位车祸时的衣物和个人物品,祈太太的手机也在里面,她在采血的时候说了很多话,她自己录了下来,也许可以让你明白祈太太的心意。”

        祁湛行接了过来,立即就打开了乔知语的那个密封袋子,拿出里面的手机,打开,输入开机密码。

        孙教授默默地离开房间,留给祁湛行独处的空间。这段像是遗言的话,对祁湛行来说,更适合一个人去听。

        祁湛行听完那段录音,重新摁了播放键。

        他看向办公室窗户中照射而至的阳光,眼睛微微地眯起,让人无法辨别藏在其中的情绪。

        短短的几分钟,乔知语的声音从一开始地微微颤抖,到平稳再到越来越弱,最后戛然而止。而祁湛行的脑海里,却像是循环播放一样,一遍又一遍地响起。

        他仿佛可以看到在采血的乔知语,随着采血量的加大,变得虚弱而难受,知道自己可能扛不住便录了遗言,这些,就是她要说的最后的话,伴随着彼时的无助和慌乱。

        祁湛行的手不自觉地蜷了起来,紧紧地握成了拳。

        当地面上照射进来的阳光明显移动了位置,祁湛行才离开孙教授的办公室,回到了病房。

        他先是看了病床上的乔知语一眼,她还在沉睡,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

        他坐在边床边,两手握着她的右手,像是祷告一般的姿势,放在自己的额头前,拇指摩挲着她的手背。

        “你什么时候醒?”他的声音很低,如同自言自语,“我让人准备了锦堂的菜,有你以前很爱吃的鳕鱼粥。”

        说到这里,他像是突然被提醒了似的,起身,去桌子前。

        那里放着霍宁茵买回来的锦堂菜品,摆满了整个桌面,只是因放的时间太久,已经全部凉了。

        他抬手在保温盒上试了下温度,随即出门,把唐驰叫过来:“菜凉了,去锦堂再买一份回来。”

        “boss,锦堂从来不做外卖,卖给我们一次已经是给我们祁家面子了,他们特意老板带了话……”唐驰提醒道,刚才负责去买的下属已经跟他汇报了,原本这种事不需要告知祁湛行,他们下面自己解决就好。

        但唐驰也没想到,祁湛行竟然在两小时后再次要去锦堂点外卖。

        “什么话?”祁湛行看向唐驰。

        唐驰硬着头皮说道:“祁家是锦堂尊贵的客户,但也请尊重我们chef,这是锦堂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做外带食物。”

        他把下属转达的话一字不漏地背了出来。这句话的意思表面上很客气,但也仅仅是表面上。

        毕竟,一个堂堂米其林三星,世界排名前十的上榜餐厅,外卖对他们来说不是带走的问题,而是对上等食材和主厨厨艺的侮辱蔑视。

        这对chef来说,是极度不能容忍的事情,尤其是那种将厨艺奉为圭臬的从业者。

        “所以?”祁湛行显然并不在意这位老板转达的话,他还没有把一个锦堂放在眼里,更何况,这么做只是为了让乔知语醒来吃上自己喜欢吃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