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61章 总算醒了

第261章 总算醒了

        经过薛锦兰这么一提醒,方诃平如同醍醐灌顶。接着就打电话给下属去安排。

        同时让人继续去查乔知语的下落,只不过追查方向变了。

        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人,曾经给苏茗秀做精神医师的柳知庭,也许他知道些什么。

        他打电话把柳知庭约了出来。

        “方董,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可谈的了,你还找我做什么?”柳知庭对方诃平表现地十分不客气,一点都没有以前的忌惮的样子。

        “几天不见,你的脾气见长啊。”方诃平倒是不着急进入正题,敲打似的冷笑着说道。

        “没什么事我就走了,我没这么多时间浪费。”

        柳知庭起身,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你妹妹的手术什么时候开始做?”方诃平立即抛出了诱饵,他靠这个拿捏柳知庭多时,自然知道什么对柳知庭最重要。

        “这与你无关。”柳知庭一听他竟然还敢提他的妹妹,瞬间神色比刚才更加难看,语气也变得冰冷。

        “怎么会没有关系,乔知语出事了,雅和医院还鞥不能保住你妹妹的心源捐赠者可不好说啊。”方诃平不紧不慢地说道。

        “你想做什么?”柳知庭下意识地就问道。

        “这方面可以操作的空间可就大了。”方诃平唇角微微扯了一下,模棱两个地回了一句,同时犀利地眼神看向柳知庭,“看来你已经知道乔知语出事了。”

        柳知庭脸色一白,他当然知道,他就在研究院。

        祁湛行和乔知语被送到研究院抢救,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只是,这件事是秘密,不能让外人知道,尤其是像方诃平这种图谋不轨的人,更应该保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柳知庭矢口否认。

        “你不用装,既然你已经知道,我就开门见山地问你,乔知语死没死?”

        方诃平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柳知庭,像是一只盯上猎物的猎豹,危险而敏锐。

        “我怎么会知道这种事?”柳知庭咬牙说道。

        “我听说你还在给苏茗秀做主治医师?”方诃平一点都不着急似的,继续追问道,“在什么地方?一家私立医院?还是苏家成立的什么基地?你妹妹是不是也在里面?”

        柳知庭没有说话,他的眼睛看向地面,没有与方诃平对视。

        方诃平淡淡地开口,像是在说天气如何似的:“你好不好奇,我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让你妹妹陷入病危?”

        “你到底想干什么!”

        柳知庭不会再拿他的妹妹冒险。

        “把你知道的,有关乔知语目前的现状告诉我。”

        方诃平仍旧看着柳知庭,心里已经笃定他会说实话。

        “具体我也不清楚,只是听说……”柳知庭强调道,“听说是车祸后爆炸,失血过多导致的死亡。”

        方诃平闻言,对着柳知庭微微一笑。

        “你想知道的我都说了,不准碰我妹妹!”

        柳知庭狠狠地扔下这句话,离开。

        ……

        第二天。

        研究院,一间高档病房内,停着两张病床,祁湛行和乔知语分别躺在上面,身上穿着研究院的专有病服。

        两人的脸色都很苍白,没有血色,双眼紧闭,手上挂着针,吊瓶中的药物顺着他们的血液进入身体,稳定而缓慢。

        霍宁茵坐在床边,看着他们,一会给祁湛行盖盖被子,一会摸摸乔知语的额头,脸上隐约露出焦虑的神情。

        孙教授带着医生过来查看。

        “怎么还不醒?”霍宁茵忙起身问道。

        这个问题,在过去的半个小时她已经问了十几遍了。

        而每一次医生和护士都只能耐心地回答:“再观察一下,这和他们自身的身体状况有关,身体好的话一个小时左右就能醒来,身体不好一两天*没醒也是有可能的,不需要着急。”

        尽管每次都这么说,霍宁茵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每隔几分钟就问一次。

        孙教授查看了两个人的眼珠,又测了下体温,做了一些常规的检查,才回答霍宁茵的问题:“两个人的生命体征都很正常,今天上午应该就能醒,不用担心。”

        “手术结束你们就说很快会醒,这都一晚上过去了,两个人没有一个醒过来。”

        霍宁茵的眼圈发青,她在这里熬夜守了一晚上,就是怕半夜两人醒了没人知道。

        唐驰说他来照看,她还不同意,显然这件事换别人做她就不放心,不管对方是谁。

        只有自己守着,才能心安。

        结果,祁湛行和乔知语都没有清醒的迹象,她的心安也变成了心焦。

        孙教授虽然有些头大, 但还是耐心地安抚道:“霍夫人,两个人都能从手术台上下来已经是奇迹,祁湛行过敏反应极度伤身体,多睡一会很正常,乔知语的抽血量等同于大失血,也该多睡一会让身体修养啊。”

        人能救过来,比什么都重要。

        家属的这些反应都在可理解的范围之类,孙教授虽然多年不干临床了,但安抚人的能力倒是没有衰退。这都是早年在临床时积累下来的经验和能力。

        霍宁茵听孙教授这么说,心中的焦虑总算是消除一点。

        她还清楚的记得昨晚得知手书成功时的心情,简直是用喜极而泣来形容都不为过,只是没想到两个人会这么久都没醒过来,让她有些害怕,生怕两个人都变成植物人。

        “谢谢教授。”霍宁茵道谢。

        话落,就听见一声略带沙哑的男声:“霍女士,我饿了。”

        祁湛行在听孙教授说奇迹两个字的时候醒了过来,他的意识异常清醒,大脑一片清明,他并没有马上说话,也没注意孙教授说什么,而是转头看向了乔知语。

        她还在睡觉?他记得自己救了她,怎么脸色也这么苍白?

        是不是为了照顾他,太久没睡觉也没吃饭导致的?

        他从床上支起自己的身体,便直接对霍宁茵提出这个要求,主要就是为了给乔知语准备好吃的,等她醒来好喂饱她。

        霍宁茵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回头,看见祁湛行真的醒了,激动地过去抱住了他:“你终于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