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59章 遗言

第259章 遗言

        乔知语打断了孙教授的劝说。

        “有些人遇见了,就会让你懂得‘斯人若彩虹遇见方知有’,于是,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明媚,万物可爱人间值得。能够和祁湛行相识相爱,有过最好的时光,我很开心也很知足。所以,即便是最坏的结局,也没关系。”

        她的表情似乎因为回忆而变得舒缓安然,亦可以说是一种幸福,笑容自然而然地从她的唇角溢出。

        仿佛在她眼中,不是生死,而是一场双向奔赴。

        孙教授无话可说,他叹了口气,只能同意乔知语的提议:“我尊重你的选择,去签字,然后到急救室采血。”

        “谢谢教授,祁湛行就拜托您了。”乔知语点头,起身,对孙教授正式鞠了一躬。

        “这是我该做的,我会竭尽全力救治你们,但这场手术的风险高达百分之八十,结果如何,只能听天命。”孙教授内心并没有底气,这是他做过的风险最高的手术,而一旦失败,就是两条人命。

        现在乔知语改变主意还来得及。

        “好,谢谢您。”乔知语显然有了足够的觉悟,她刚才说得是认真的,她是真的做好了与祁湛行同生共死的打算。

        出去签字的时候,原本在外面的医生都不在了,只有霍宁茵一个人,似乎是在等乔知语,又似乎是刚刚进来,让人猜不透她的想法。

        霍宁茵看着乔知语,从她的神情上就已经猜到孙教授同意了她的意见。

        她张开双手,上前抱住了乔知语,身上带着些许的颤抖。

        作为母亲,她当然想让祁湛行活着,希望用最保险最好的治疗方式给他,但她不可能提出让乔知语冒险这种话。

        乔知语的执意,对祁湛行的感情至深,让她感动至极,却也心疼至极。

        乔知语抬手轻轻拍着霍宁茵,率先打破沉默,说道:“妈,祁湛行吉人自有天相,你不要担心,他一定会好起来。”

        “你呢?孙教授怎么说。”

        霍宁茵听出她避重就轻,声音微凉地问。

        “有风险。”乔知语如实说道,“但这是我的选择,说不定会有奇迹,总要试一试。”

        说完,她再次用力抱了一下霍宁茵:“妈,我去手术了,等医生的好消息。”

        “嗯。”霍宁茵放开了她。

        手术室。

        乔知语和祁湛行隔着一个玻璃门,医生已经做好准备,给她进行采血。

        她看了一眼祁湛行,他的脸色苍白,嘴唇都失了血色,双眼紧闭,像一具尸体。

        乔知语心紧紧地缩了一下,不敢再看,她躺到病床上,看着医生给她用酒精棉擦胳膊,找血管。

        一针下去,绑扎的皮馆子倏地弹开,血液倒流,被抽入血袋中。

        一袋很快装满,接着接入下一个血袋。

        而装好的血袋则被快速送到隔壁的手术台,输入到祁湛行的身体内。

        此时的她就像是一个供血的机器,除此之外,别无用处。

        可能是眼睛一直盯着血袋,她感动自己的眼前一片通红,所有的颜色似乎都变成了红色。

        她身子微微晃了一下。

        “乔小姐,放轻松。”医生感知到她的状态,温柔地提醒道。

        “我有话要说。”

        “乔小姐,现在才刚刚开始,我希望你能够保存体力。”医生并没有说不同意,但这么说已经是委婉的拒绝。

        正常情况下,一个人一次的采血量是400cc,这是最安全的数字,不会对当事人的健康有任何危害。

        可乔知语的这次抽血显然不是正常情况,他们谁都不知道要多少血量才起作用,能够让祁湛行过敏反应消失。

        “我也很想保存体力,但我现在觉得有些累,有些话如果现在不说可能就没有机会再说了。”乔知语并没有接受医生的意见,她自己的身体她很清楚。

        现在的她就有些头晕了,她怕自己撑不住晕过去。

        “先喝点水吧。”医生让护士把温水地给乔知语,让她润润嗓子。

        乔知语一口气喝完温水,又要了一杯。

        说起来,她自从上午出门就没有喝水吃东西,竟然一点都没举得渴,也没有觉得饿。

        乔知语拿出手机,打开了录音功能。随即,便对着手机话筒轻轻咳嗽了一声,像是开场白一样,用手机录下了她想说的话。

        “祁湛行,我……我现在正在做你不喜欢我做的事情,但是你却没办法管我,也没办法阻止我,不知道醒来之后你会不会生气,像上次一样对我和妈都冷脸相待,我想你应该不会吧,看在我这么做是救你的份儿上。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个办法有没有用,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

        乔知语说到这里,眼睛有些湿润。

        她其实很舍不得祁湛行,舍不得这一世对她这么好的人,舍不得自己的孩子笑笑和鱼鱼。

        她沉默了一会,才继续说道:“如果……如果我真的遭遇不测……我希望你一定好好照顾笑笑和鱼鱼,不要让他们受欺负,尤其是其他……女人的欺负,不,不对,你不能有其他女人,虽然我管不到那个时候,但我还是要这么说,你最好只有我一个人,为我守寡我也是很乐意的……还有我的公司,乔氏集团就托付给你打理,乔氏的一切资产都办理信托,在笑笑和鱼鱼成年后分给他们两个。希望祁家能够照看好徐妈,她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

        她一边流着泪,一边说着,嗓子变得有些沙哑,乔知语又拿着杯子喝了几口水。

        接下来是专门录给笑笑和鱼鱼听的内容:“笑笑,鱼鱼,我是你们的妈妈,很爱你们,希望你们以后可以安全开心地长大,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必委曲求全,不必瞻前顾后。很抱歉,我没能陪你们长大,但是我希望你们不要伤心,爸爸的血液里也留着妈妈的血,看到爸爸也算是看到了妈妈吧。”

        “我爱你们……祁湛行,能够遇到你是我这辈子经历的最好的事情,也可能因此用尽了所有的运气,愿你安好……可以没事多来陪我说说话,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