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54章 强行碰瓷

第254章 强行碰瓷

        如果他没有及时赶到救下乔知语,那么……乔知语会死,薛旎会因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祁家会让整个薛家陪葬。薛华堂的死亡将不再具有任何意义,他的以死谢罪,保全薛家终成一场空!

        而对这一些毫不知情的薛旎,却疯狂地挣扎着,辱骂着。

        “薛睿,你个叛徒,你他妈的放开我!我要杀了她,我要杀了乔知语!我要报仇!我要为爷爷报仇!!”

        “你闭嘴!你什么都不懂!”

        薛睿又气又怒,更多的是后怕,他大声朝着薛旎吼道。

        “我不懂你懂?薛睿,你怎么有脸让我闭嘴,你看看你自己在做什么!你对得起爷爷吗,亏他从小就把你捧在掌心, 一直都对你呵护有加,你他妈的到底有没有心?亲疏不分的白眼狼!忘恩负义的狗!”

        薛旎见薛睿还敢吼他,更是无法压抑自己内心对乔知语的仇视。

        明明只差一点点就成功了,她就可以亲手了解乔知语的性命为爷爷报仇,却被拦下了,更可恨的是拦住她的人竟然是薛睿。

        “你清醒一点!”薛睿松开了薛旎,“啪”地一下,挥手就朝着她的脸打了下去。

        他怎么会有一个这么蠢的妹妹?将自己的生命视为儿戏,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不知道去追查真相只会意气用事?

        “你这是为了乔知语打我?”薛旎不可置信地看着薛睿,虽然这一巴掌和此时身上的疼痛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她和薛睿的关系一直很好,别说薛睿打她,他从来都没对她说过一句重话。

        一直都对她温柔以待,是一个非常好的模范哥哥。

        结果今天却为了乔知语对她动了手?

        “薛睿,我看你就是鬼迷心窍,被乔知语给下了降头!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哥哥?爷爷怎么会有你这么没用的长孙!薛家又怎么会有你这么肮脏的人渣!”

        薛睿的手微微颤抖,他也没想到自己会激动到动手。

        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道歉的话说不出也不合时宜,但这么空口无凭的劝慰显然对薛旎没有一点用处。

        他看向乔知语,像是征询意见般地问:“我可以把真相告诉我妹妹吗?”

        他面对乔知语就是会不自觉地表现出矮人一等的样子。

        “请便。”乔知语的声音冰冷,她动了动自己的身子,感觉恢复了一些体力,便从地上坐了起来,想站起来。

        薛睿忙走过去帮忙,乔知语没有避开,顺着薛睿的力气站了起来。她向来不会拒绝一切主动送上的可以利用的人事。

        重生教给她最重要的第一课就是,千万不要和自己过不去,只要对自己有用,只需要毫不犹豫地接受,不需要想太多,用完就扔就是了。

        薛旎看到薛睿对乔知语的态度和反应,心中已经彻底绝望,她还能指望什么真相?

        “我不需要听真相,至少不是你这个狗腿子的人跟我说爷爷死亡的真相。谁知道你有没有背乔知语收买?乔家,呵,我现在觉得薛锦兰当年离开乔家的做法是对的。”

        她的声音也变得冰冷起来,没有了刚才的疯狂和激动,而是变得像是乔知语一般地冷。

        说完,她就朝着重型货车走去,爬了上去。

        薛睿以为薛旎要开着重型货车逃走,他没有计较薛旎说的那些话,皱眉走过去,想要劝她:“我知道你现在很不理解我,但等你听我说完爷爷为什么要自杀,就会明白我这么做的理由。”

        “为什么?你真当我傻子不知道吗?还不是为了给乔知语一个交代?”薛旎说这句话的时候根本就没过脑子。

        这种肤浅的结论她早就想过无数次了,不管是什么原因引起的爷爷自杀,最终这个选择就是为了给对方一个答案而已。

        她了解薛华堂,他不是喜欢逃避的人,所以才会用承受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来交付答案。

        换句话说,爷爷确实是被乔知语给逼迫而死。

        她本来还执着于那个要了爷爷生命的原因,但眼下,已经不想知道了,不重要了不是吗?

        “乔小姐不需要爷爷的这种交代!”薛睿反驳道:“他这么做是为了保护你,保护薛家,是爷爷在逼迫乔小姐接受这样的协定!”

        “呵,你还真是良心被狗吃了啊,乔小姐被迫接受?我怎么觉得她接受地蛮开心的,在陵园外爷爷的葬礼上,还能和她的情人打情骂俏,这叫被迫?”薛旎又从重型货车上下来,“还有,为什么一定要爷爷保护我,保护薛家?爷爷明明也需要我们来保护他,保护薛家!”

        “你到底懂不懂爷爷的良苦用心?使他们先对不起乔家,伤害了乔小姐的亲外婆……”

        薛睿说到这里,就被薛旎压抑的声音给打断。

        “我他妈的根本不用爷爷保护,我只想他活着!”

        话落,薛旎把手里的打火机亮了出来,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打火机:和刚才的那个铁质的完全不同。

        薛睿的脸色霎时变了,乔知语看到这一幕眉色又一次沉了下去。

        是她大意了,没想到货车上还有一个打火机。

        这时,两个保镖已经将祁湛行带离车祸范围,一个保镖负责照看祁湛行,防止一些看客靠近,另一个保镖正在返回车祸地点去带乔知语到安全区域。

        薛旎看了眼往这边走的保镖,下定了决心一般,冷笑着对薛睿道:“我已经没有退路了,今天无论乔知语死没死,我都会被抓紧去坐牢,与其这样,不如让我死在这里。”

        她的拇指摁在了打火机的那块指甲盖大小的方形按钮上,还没有用力按下去。

        “我死了,乔知语和祁湛行就是杀死我的凶手,他们一个也别想逃掉。薛睿,你要是自认身上还流着薛家的血,就明白我想要什么样的结局。”

        话落,她的拇指就一个用力将打火机点燃,对着汽油就点了上去。

        “不要!”

        薛睿一把将她拽了过来,火花已经将汽油点燃,打火机掉落其中,发出一声砰地炸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