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52章 想要同归于尽

第252章 想要同归于尽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乔知语出事。

        “是。”司机立即加了油门,同时用对讲机呼叫后方车辆,“拦住那辆白色货车。”

        后面的那辆载着保镖们的越野车,显然也注意到了货车的怪异,立即有意地去隔开货车。

        薛旎的注意力本来一直在乔知语的那辆车,此时看到这辆越野车在碍事,顿时意识到这辆车应该是乔知语和那个男人的保镖,眼中的愤怒变得无可比拟。

        她从葬礼上以上洗手间为由脱身后就除了陵园,看到了这个逼她她爷爷的女人在那里和男人卿卿我我,还笑地一脸明媚。

        凭什么!凭什么她最爱的爷爷死了,这个女人却安然无事,甚至没有一点点反思?

        她的恨意仿佛由眼睛植入,深深地扎根到心里。

        眼看着这个女人就要坐车离开,她即就找到了这辆货车,给了货车司机一笔钱就开着车追了出来。

        “爷爷,我要替你报仇。我要让这个女人不得好死。”

        薛旎低声喃喃道,压根不管这个一直别她的越野车,反而一脚油门踩了下去。

        “即便是同归于尽,我也要让她去死,爷爷,我很快就来找你了,等我。”

        她的眼睛通红,已经分不出是因为恨意还是因为悲痛。

        但她的嘴角却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去死吧!”

        “砰!”

        一声巨响。

        薛旎的货车撞上了前面挡着她的越野车,直接将越野车给撞得侧翻了车身,伴随着刺耳地摩擦声划到了路边的绿化带。

        “啊——”路人尖叫不止,吓得抱头蹲在了地上。

        路上的几辆车接二连三地急速刹车,刹车与追尾地砰砰砰的声音不断响起。

        而薛旎的重型货车却一点事情都没有,只是前面的保险扛被撞进去一块凹陷。

        薛旎踩着油门,继续加速,眼睛盯着乔知语所在的黑色轿车,冷笑道:“你逃不掉的,我一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乔知语听到巨响,看到后面被撞翻的越野车,脸色发白。

        司机更是加大了油门,不断地躲避着前面的车辆,飙车般地穿越在马路上,想尽办法摆脱后面的货车。

        她看了祁湛行一眼,快速说道:“是薛旎,她应该和薛睿一样,认为是我逼死了薛华堂,我看到她在葬礼上死活抱着薛华堂的骨灰盒不放,她现在是为了给薛华堂报仇。她不会善罢甘休的,祁湛行你先下车。”

        “我不会让你出事。”

        祁湛行并没有理会乔知语的话,直接说道。

        随即,他给唐驰打了电话:“马上调人来302国道,这边出事了。”

        “是。”唐驰一听立即紧张地说道,“我马上过去。”

        说着,电话还没来得及挂断,他就用追踪器调出了祁湛行的位置,这是为了以防万一,给祁湛行手机上安装的设备。

        “小心!”乔知语大声叫道。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

        接着,唐驰听到了一声“砰”地巨大声响。

        唐驰的心被揪了起来:“boss?你没事吧?老板!”

        手机传来嘟嘟的声音。

        祁湛行的车被货车撞了一下,车身向前一下子划了出去,像是一个纸片那般轻盈。

        乔知语猝不及防,整个人被弹了出去,安全带唰地一下就勒住了她的胸膛,疼地她倒吸一口凉气。

        祁湛行也被安全带勒地生疼,但是他却完全不在意,只是看着乔知语问:“有没有受伤?”

        乔知语摇头:“我没事。”

        司机的头被磕出了血块,但他却不管不顾,立即调整方向,踩油门,继续加速往前开。

        车速和反应度却明显不如之前。白色重型货车的速度却慢了下来。

        与此同时,薛旎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眼来电显示,接听。

        “薛旎,你在哪?”对面是略带紧张的声音,薛睿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在路上。”薛旎的声音异常冷静,眼睛看着前方。

        “你开着货车去哪了?赶紧回来,我们要回家了。”薛睿却觉得她的声音不对劲。

        “家?我哪里还有家,爷爷死了我就没家了。”

        提到爷爷,薛旎的眼角又不受控制地落了泪。

        “你胡说什么?别做傻事,赶紧回家。”

        “我怎么是在做傻事?”薛旎笑了一下,“我在替爷爷报仇。”

        薛睿当即明白了薛旎开货车是做什么,他马上制止道:“薛旎,这和乔知语没有关系!你马上给我回来!我告诉你真相!”

        “原来害死爷爷的叫乔知语啊,这样我死了也能和爷爷交代了。”

        话落,薛旎扔掉了手机。

        “砰”又是一下撞车。

        薛旎像是玩弄猎物一般,她放慢速度,在等轿车开出一段距离后,再踩油门加速撞了上来。

        然后又继续等着轿车往前开。

        “砰”又是一下。

        反复三次,司机的嘴角流出了血。

        他这次没有立即开车,而是艰难地对祁湛行和乔知语说:“boss,你们下车吧,我不行了,我来拦住货车……”

        薛旎开始踩着油门倒车。

        乔知语向后看了一眼,神情紧张,提醒道:“薛旎要撞上来了。”

        祁湛行没有任何犹豫, 一把将司机扯道副驾驶,自己坐上了驾驶位,准备开车。

        但,还是晚了一步。

        薛旎的货车这次加足了油门,发动机嗡嗡地咆哮着,“哐当”一声,直接将这辆轿车给撞地飞出十几米远。

        千钧一发之际,祁湛行扑向了乔知语,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轿车翻倒在地,发动机的位置冒着白烟,车门和车身整个变形,汽油顺着破掉的油箱漏到了地面,白色的货车紧跟着开了过来,又使劲撞了下轿车,车头陷进轿车的侧身不能动弹。

        一阵天翻地覆,乔知语只觉得自己转了个圈,身上好像散了架一般地疼,她挣开眼,眼前卤味有些模糊,头上的血顺着她的脸颊流下。

        她动了一下眼珠,然后看到了祁湛行,不成形地歪扭在底部的车门处,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祁湛行!祁湛行!”乔知语顿时吓得爬过去,伸手在他的鼻子上探了探,没有感觉到任何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