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50章 不肯放手

第250章 不肯放手

        乔知语随即看向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九点多了,这边距离西区还是有段距离,车程至少半小时。

        如果要去,现在就要动身了,不然根本赶不及。

        她收起手机,对祁湛行说道:“我很快回来。”

        “我和你一起。”祁湛行从书桌后起身,朝着乔知语走过来。

        “你不用处理工作吗?”乔知语记得他十一点有一个比较重要的会议,如果跟她出去肯定赶不及。

        “车上。”祁湛行言简意赅。

        “好。”乔知语没有拒绝,虽然葬礼上肯定会有女人,但他们也不靠近,对祁湛行来说应该没什么威胁。

        两人坐了一辆车,另外日常跟着祁湛行出行的保镖坐了一辆车。

        临走前,乔知语疑惑地问了一句:“只带四个保镖,其他人呢?”

        加上司机也就是五个而已,以前跟着祁湛行出行的至少两辆车,相比之下, 这次太少了。

        “他们有任务。”祁湛行简单解释了一下,唐驰没在家也是这个原因。

        乔知语更加疑惑:“什么任务?”

        她一直以为唐驰唯一的任务就是保护好祁湛行,所有的事情都是围绕这个目的进行。

        “过段时间你就知道了。”祁湛行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眸色隐约沉了一下。

        乔知语并没有看真切,便没追问下去。既然早晚都会知道的事情,也就不急在这一时。

        四十分钟后,车子抵达西区陵园。

        这里有着偏僻区域该有的安静,又加了几分陵园的肃穆,葬在这个陵园的人,非富即贵。和祁家苏家相比,薛家虽然算不上什么,但从阶层来看,薛华堂也算是所在圈层中位高权重的人。

        乔知语透过车窗,看向陵园入口处的方向,已经有葬礼上的人在这边做迎接准备,还有陵园区的工作人员。陵园路边的两侧,停着一排黑色轿车,都是来参加薛华堂葬礼的人员。

        也正因此,乔知语他们的车并不会显得突兀。

        “我下去走走。”乔知语看了一会,说道。

        “注意安全。”

        话落,祁湛行打算让两个保镖跟着。

        “不用叫保镖,太显眼了。”乔知语拒绝,她并不想让其他人看到她到现场,不管那个人是谁,“看到薛华堂下葬我就会回来。”

        祁湛行没有坚持,他除了在车上等着她,什么也做不了。越是这样的时刻,他就越觉得无能为力。

        乔知语刚下车,就看到下葬地车队开了过来,为首的是一辆大型白色货车,车子前绑着一个大大的黑色“奠”字,车窗上绑着黑色的布条缠绕成的花。

        后面跟着一辆辆黑色的奔驰轿车,一共有十几辆。

        她快步向着陵园门口走去。站在来送行的人群后面,目送着车队开进陵园。

        随后,她跟着人群进入陵园内,眼睛一直注视着车队那边。

        她看到有人从车上下来,两个年长的人扶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看上去年纪不大,应该是比她还要小两岁,她抱着一个罐子,哭地整个人好像随时要瘫软在地。

        “爷爷,爷爷你为什么啊……爷爷……”

        薛旎的嘴唇在蠕动,喃喃自语。

        乔知语虽然听不见,但是能看出这个女人是送葬队中最为悲痛的人,甚至比薛睿还要悲痛。

        她看不清那个女人的脸,也没有多想,只是视线四处扫了一下,并没有看到薛睿。

        一行人朝着下葬的地方走去,乔知语跟在最后面,到了墓地,她才看到薛睿,他一身黑色西装站在那里,眼睛通红,形容憔悴,但能看出他为了薛华堂的下葬做了精心的打扮。

        可能是想让薛华堂走得放心。

        乔知语的视线没有在他身上过多停留,她看看向那个墓碑,内心深处不免觉得消沉。

        下葬仪式正式开始,乔知语依旧是站在人群之后,以一个旁观人的身份,参与了整个下葬的过程。

        先是类似司仪的人,说了一段话,讲述了薛华堂的生平,赞扬了他的人格,最终以一段类似于《圣经》中的话结束了这段开场。

        “……愿死者安息,步入天堂。”

        一行送葬人员都微微低下了头,只有薛家的几个人开始失声痛哭,薛旎从刚才的呜咽变成了嚎啕大哭。

        哭丧之后,薛睿上前去拿薛旎手中的骨灰盒。

        薛旎却不肯给,她没有说话,也没有明显地抗拒,就是沉默着死死地抱着骨灰盒不放。

        两人僵持了一分钟,薛睿先开了口。

        “薛旎,把爷爷的骨灰盒给我。”

        薛睿低声说道,他看着薛旎的眼睛里带着不忍和悲戚。

        尽管他的声音不大, 但是在场的人还是能够听到,因为除了薛旎的呜咽哭泣,这里十分安静。

        薛旎摇头:“让我再抱一会吧,求你了,哥。”

        “爷爷已经死了,你这样的行为没有任何意义,我们知道你和爷爷的感情最为亲厚,可你也要接受现实,人死不能复生!”

        旁边的一个年长的女人插话道,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耐烦,似乎是觉得薛旎这样很不成体统,让人看了笑话。

        “我不接受!我为什么要接受?爷爷没有死!爷爷永远活在我的心里!”本来只是呜咽着不愿交出骨灰盒的薛旎,突然像是受了刺激般大吼大叫,哭声也变得更大了。

        仿佛是受到了什么天大的委屈。

        “薛旎!”年长的女人明动了怒气,斥责般地警告道,“不要耽误事情!”

        薛旎却根本没有搭理那个女人,而是对着薛睿说道:“哥,爷爷活得好好的为什么会死啊,哥,你说啊,他为什么要自杀啊,你告诉我啊,我真想想不明白,我没有办法接受爷爷这样的死法。他还没有看到我事业有成,没有看到我嫁人生子,怎么就能扔下我不管了呢,他明明那么喜欢我……”

        薛睿被问得哑口无言,他脸上的表情更加悲戚了,本已经干涸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他当然不能告诉薛旎真相,他什么都不能说,除了让薛旎尽快地认清这个现实,他没有其他可以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