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44章 王者也掉线

第244章 王者也掉线

        “你胡说什么?你才是疯了!薛锦兰,你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成了什么样子!简直就是个厉鬼!”

        薛华堂的语气极度气愤,伴随着巨大地拍桌子的声音,他对着薛锦兰怒吼道。

        乔知语的眼前仿佛浮现出这个男人在三十岁不到的年纪里,怒不可遏的样子。

        由此,可以主动这是他当年放了苏茗秀的证据,他没有信口胡说。

        但这也是他放了苏茗秀的原因?因为暗恋才想放走她?不是为了给自己日后留有余地?

        没等她细想,薛锦兰的话就播放了出来。

        薛锦兰的声音比薛华堂表现得更加疯狂,真的像是一个疯子般喊道:“我疯了?我疯了也是你们逼的,你们逼着我嫁给乔维钧!我告诉你,苏茗秀疯了也有你们的功劳!不,你们才是罪魁祸首,是你们害得苏茗秀被囚禁,害得她疯了。现在却用我的名义把她送回苏家?想利用我最后的剩余价值,为薛家谋取利益是吧?”

        一段短暂的空白。

        “你已经不可理喻了,滚吧,我不想再看到你。薛家终究会被你害死。”

        薛华堂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可以听出明显的颤音。可见是被气到了极点。

        “要不是我你们能拿到乔维钧那么多好处?等我拿到乔维钧全部的医疗产业,就跟你们薛家断绝往来,你们可别来求我!”薛锦兰依旧高声怒骂,宣泄着自己的情绪。

        “薛锦兰,我们现在还在一条船上,你把事情做绝对谁都没好处。”薛华堂咬牙切齿般地说道。

        “你都把苏茗秀放了,还有脸跟我说一条船?我告诉你,幸好苏茗秀疯得彻底,不然我们都要被苏家整死!”薛锦兰继续道,意有所指,“把事情做绝,才不会东窗事发,不然还不知道哪个蠢货会拖后腿!”

        薛华堂没有说话。

        “怎么,现在沉默了?怕苏茗秀的疯病被治好吧?薛华堂,你这种人就是不配有喜欢的人,喜欢苏茗秀还不敢承认,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疯了,真是窝囊。”

        “滚!”

        薛华堂呵斥道。

        随即一声巨大的摔东西的声音。

        磁带到此为止,和其他磁带不一样,这卷好像是突然停止,并不是播放到最后的自然结束。

        乔知语看向祁湛行:“结束了?”

        祁湛行确认了一遍:“结束了。”

        他把磁带取了出来,看向乔知语,问她最终需要面对的问题:“所有的证据都看了,你打算怎么办?”

        她摇摇头;“我不知道。”

        在薛华堂已经死了的情况下,她所有的打算都被打乱了。

        她其实都还没有想好要怎么针对薛家,薛家就举手投降了。还用了一种十分决绝的方式,让她无话可说。

        她该怎么做?

        这时,乔知语突然想起收到的邮件,里面的压缩包还没有看。

        那个会不会也是薛华堂发过来的?

        她忙用电脑登录邮箱,打开那封邮件中附带的压缩包,经过解压后发现,其中是和包裹里面的东西样,一模一样的照片,七段很长的录音音频。

        这应该是薛华堂为了防止乔知语没有受到包裹,做的备份。

        也就是说,薛华堂在赴死前,把他能想到的能做的都做了。

        只有这样他的死才显得有足够的诚意。

        乔知语极其轻的轻呵了一声:“做到这种程度……”

        她现在的脑子极其混乱,她知道自己错了,理性上她明白,是她低估了薛华堂抱有的决心和诚意。

        但感性上,她却没办法认可,她不能接受,只觉得不公平。凭什么当年外婆遭受折磨疯了几十年,轮到她对着薛家有仇报仇,有冤报冤的时候,就完全不能承担的架势?

        祁湛行将她从自己的思绪中拉出:“先听听最后一段音频。”

        既然第七卷磁带突然中止,也许这里会有补充或是新的东西。

        说着,祁湛行就点开了那段音频。

        前面的内容都是一样的,祁湛行把播放的节点往后拖时间线,到了薛锦兰说最后一段话的时候停了下来。

        在薛华堂说完那个“滚”字之后,音频的时长显示还有五分钟。

        在几十秒的空白后。

        “乔小姐......”

        薛华堂的声音响起,比之前苍老很多,也安定很多。

        显然,这是他临死前刚录的。

        乔知语看了祁湛行一眼,表情中带着几分说不明的哀戚和复杂。

        “你在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我应该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这么多年我的内心也在为苏茗秀的遭遇感到煎熬,这样对我来说也是解脱,唯一担忧的就是薛家的后辈,我希望我们这一代的恩怨能够终结于此,就让我们自己承受。我不知道我的死会不会让你好受一些……”

        剩下的话,都是薛华堂的作为那一代所做的忏悔?,乔知语安静地听完。

        直到播放结束,乔知语也没有换过动作,她呆呆地坐在那里,眼睛不知道看向哪里,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聚焦。

        “乔知语,乔知语?”

        祁湛行坐到她的对面,看着她的眼睛叫了两声她的名字。

        乔知语迟缓地把视线转向祁湛行,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反应,眼睛看着祁湛行又似乎没有看他。

        她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由薛华堂的死所颠覆的世界中。

        祁湛行抬手捏了捏眉心。他刚才刚刚哄好的人接着就又陷入到这种状态,他恨不得把带回这个消息的唐驰给捏死。

        “唐驰!”他冷着声音叫道,和刚才对乔知语完全是两种语气。

        唐驰冒着冷汗朝祁湛行挪了几步。显然他已经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他以前可从来没怕过祁湛行。

        但眼下,他这个报信人不得不背锅。

        “给我解释。”祁湛行连问题都不问,就直接命令道。

        唐驰硬着头皮开口道:“我一直觉得老板娘很强,就想着第一时间把消息告诉她,让她早做打算......只是没想到......我以为的王者,也有掉线的时候……”

        乔知语的这个反应,完全是和她之前的形象完全不符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