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42章 治愈团子

第242章 治愈团子

        她本就坐在地毯上,此时俯身,趴在了桌子上。

        “睡一觉?”祁湛行见她满身的疲倦,终是开了口。

        乔知语摇摇头,她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祁湛行起身,将她抱了起来,直接把她带到了楼上的卧室,将她放在床上。随即,他去洗手间放热水,在水温适中的浴缸中点几滴薰衣草精油。

        他给乔知语脱掉衣服,便将她用浴巾一裹,抱到了浴缸中。

        全程,乔知语都没有反抗,或者说是一副任人宰割的状态。

        祁湛行不放心地坐在浴缸边陪着她,颇有些柳下惠坐怀不乱地架势。

        乔知语大概在浴缸里泡了半个多小时,才略微恢复了一点生机,眼睛望着前面的热腾腾的水气,像是在和祁湛行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般地说:“你说,我外婆她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换成我,我肯定熬不下去。”

        熬不下去,那就是死。

        “不会是你,我绝不会让你遭遇这种事情。”祁湛行本清冷的眸子顿时暗了下来,严肃地看着乔知语说道。

        “嗯。”乔知语心不在焉地应声,想起了自己的前世。

        她连前世瘫痪在病床都没有熬下去,若是经历被囚禁的非人的待遇,她又怎么可能熬下去?

        和苏茗秀相比,她简直懦弱无能到极点。

        她又由此生出感慨,语气如眼前这些水汽一般缥缈:“好奇怪阿,为什么好人就没有好报呢?”

        “怎么才算好报?”

        祁湛行顿了顿,反问道。

        乔知语想了一下,觉得这是个好问题。

        她将自己与外婆苏茗秀遭遇的经历作了相反的描述:“平安顺遂,寿终正寝。”

        她没有寿终正寝,苏茗秀没有平安顺遂。

        “你若相信因果报应,你就该信生生世世的轮回。”祁湛行难得和她讨论这些,他本身是无神论者,更没有宗教信仰。

        但他不会排斥其他人相信,这是个人的成长经历所决定。

        如果乔知语希望好人好报她就该形成一套有关的逻辑闭环,这样才不会感到困扰和沮丧。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乔知语便一下子想到了自己的重生,自己带着记忆回到这个世界上,对那些伤害过她的人不正是一种报应吗?

        而这一世,她遇到祁湛行,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福星。

        连说话都能让她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正在思索着,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哇哇的哭声。乔知语随即反应过来:“是笑笑和鱼鱼。”

        祁湛行出去将两个宝宝抱了进来,坐回原来的小板凳上面。

        一只手一个,用笑笑和鱼鱼挂在他的手臂上的姿势,抱着他俩正襟危坐。

        两只人类幼崽刚刚还哭着闹着,在看到乔知语的那一秒,就一同闭了嘴,像是喂了哑巴药一样。

        “笑笑,鱼鱼。”乔知语忙起身拿浴巾把自己裹起来,在上面打了个结,对着笑笑亲了一口,又对着鱼鱼亲了一口。

        笑笑傻笑。

        鱼鱼跟着笑笑一样傻笑。

        她好久没有见这两只人类幼崽了,这段时间像是打仗一样过得兵荒马乱。

        但是在看到笑笑和鱼鱼的一瞬间就被治愈了,能够让人忘记所有不好的事情,只觉得人间可爱。

        祁湛行看着乔知语这个打扮,眼神微微一暗,说道:“你先换上睡衣。”

        “好。”乔知语答应。

        她现在身上都是水,头发也是湿的,并不方便。

        祁湛行带着两只团子出去,留给乔知语收拾的空间。

        笑笑和鱼鱼却不干了,大声哭泣表示抗议,伸着小旁手就朝着乔知语的方向用劲儿。

        “bo……”

        在一片哇哇大哭中,笑笑从嘴里突然冒出了一个音节。

        乔知语愣了一下,确认般地看向祁湛行:“他刚才说了什么?抱?笑笑会说话了?”

        他才多大啊,竟然可以发出音节词?她一直以为这么小的孩子除了哭和啊,别的啥都不会。

        “爸。”祁湛行无比确认地说。

        乔知语一头黑人问号,毫不留情地反驳道:“明明是抱好不好……笑笑这么聪明怎么可能对着我喊爸,肯定是想让我抱他。”

        祁湛行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他的意思是让爸爸放开他。”

        乔知语:“……”

        这个逻辑无懈听上去也没有任何毛病。

        笑笑却好像生气了一般,停止了哭泣折腾,冲着乔知语大声喊道:“bao!”

        这一次的发音比刚才清晰多了。

        祁湛行:“……”

        敢这么明目张胆拆他台的也就只有这位不足几月的祁子霄了。

        而且丝毫不顾及他的感受。

        乔知语忍不住笑场,笑笑也太可爱了吧。

        祁湛行像是惩罚一般,直接将笑笑和鱼鱼一起抱出了浴室,任凭他们哭闹也无动于衷,这对祁湛行来说,可是第一次。

        以前都是他对两只人类幼崽投降。

        乔知语以最快的速度换好睡衣,头发都没吹就从浴室走了出来,也就用了一分钟的时间,便出现在两位人类幼崽面前。

        笑笑和鱼鱼看到乔知语就不哭了。

        “和妈妈一起睡觉?”

        乔知语做了一个睡眠的手势,柔声地对两只说道。

        笑笑点头。

        鱼鱼也跟着点头。

        乔知语将宝宝抱到了床上,安置好两个宝宝,刚准备上床躺下,祁湛行拉住了她:“坐好,等我。”

        很快,他拿出吹风机,给乔知语把头发吹干,而笑笑和鱼鱼不哭不闹,就安静地看着,眼中充满好奇和期待。

        面对这一副画面,乔知语心中升起的暖意快要溢出来。

        头发吹干后,她躺在宝宝的一侧,闻着他们身上的奶香味道,很快便安心地睡了过去。

        只是她没想到,再醒来时,等待她的是让她几乎无法承受的事情。

        两小时后,她醒来,已是下午三点左右,笑笑和鱼鱼不知什么时候被抱走了。乔知语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应该是祁湛行刻意把宝宝抱过来陪她休息。

        不然,她一个人根本就睡不着,脑子里只会想一些有的没的。

        她下楼,厨师给她熬了养生粥并且准备了一些小点心。

        她正喝了半碗不到,唐驰便一脸凝重地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