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40章 笑里藏毒

第240章 笑里藏毒

        只是这两张被剪掉了一部分,应该是苏茗秀和其他人的合影,而合影对象是谁,不得而知。

        是本来就被剪掉了,还是薛华堂不想让乔知语看到而剪掉的,也同样不得而知。

        乔知语把照片归拢到一处,然后看着这七盘磁带愣了一下,她并没有可以听这些磁带的设备。

        她转头去看祁湛行,却见祁湛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让人准备好了一个老式录音机。

        “你怎么知道会用到这个?”

        乔知语顿了顿,有点不可置信地低声问道。

        祁湛行并没有提前打开这个盒子看。

        “猜的。”祁湛行语气听不出情绪,只是帮乔知语把磁带放进了录音机里面。

        他早在看到这个盒子的时候就猜到可能会用到录音机。

        因为薛华堂寄过来的这个盒子,是他们那个年代的人用来装磁带的,他曾见过祁家老爷子有一个。

        他摁了一下播放键,录音机运转,传出一阵刺啦刺啦的杂音。

        一分钟过去,乔知语却觉得像是过了很久。

        除了杂音,她什么都没听到,她不禁看向祁湛行:“你是不是摁错按钮了?我记得录音机有录制功能,会消除掉磁带原来的内容……”

        祁湛行笃定地说:“没错。”

        五分钟过去,磁带里终于传出了人声。

        “你们有本事就去闹,闹得越大越好,你们不怕薛家从此没落就去找苏家啊,告诉他们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做的,你以为苏家会相信?我姓薛,叫薛锦兰!但你们想用我做筹码来换取家族昌盛的时候你们就再也摘不干净了!我他妈不怕,我倒是巴不得薛家没落哈哈哈哈……”

        “啪”,一记非常响的耳光,伴随着重物砸向地面的闷响。

        “你闭嘴!你看看你都做的什么事?”一个中气十足的男人声音,他说道,“华堂,你出去,我要用家法伺候!”

        “你敢!我现在不是你们薛家的女儿了,你想对我怎样便怎样?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就让整个薛家都完蛋!让你九泉之下见不得你的祖宗!”

        “乔维钧和苏茗秀做出那种勾当,你们也有责任,为什么要让她处在薛家?她不住在薛家,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不发生那种事就不会怀那个贱种,自然也不会发展到如今要囚禁她的地步。你们都是刽子手,别自以为自己多高尚。”

        “还不是你说她离家出走来投奔你,所以才让她住进薛家吗?你简直不可理喻!”这个声音听起来年轻很多,应该是薛华堂。

        “我说什么你们便信什么?我说我不要嫁给乔维钧,我要嫁给方诃平,你们他妈的怎么不信了?你们对苏茗秀比多我这个亲女儿亲妹妹都好!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她和你们站在一起?劝我去嫁给一个根本就不认识的男人!”

        “够了。”那个年长的人厉声喝道,“你想让我们怎么做?”

        “配合我,给她送吃的,让她不要饿死,但是也不能给她吃好的,我要让她知道我过得多痛苦……”

        后面,又是一段杂音,然后录音机的按钮便自动跳了出来。

        这说明已经播放到最后。

        乔知语皱眉:“就这些?”

        “嗯。这一卷是薛锦兰先斩后奏,逼迫薛家的证据。”祁湛行总结道,拿出磁带,播放标记着数字二的磁带。

        这次,磁带很快就放出了录音内容。

        “乔维钧,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要跟你离婚,我受不了你这个下半身的动物,竟然连我的好闺蜜都不放过!你这个禽兽不如的混账东西!”

        薛锦兰哭着大声骂道,从磁带里就能听出她哭得撕心裂肺,好像所有人都对不起她一样。

        “锦兰,你听我解释。”

        这是乔维钧的声音。

        乔知语一听到这个声音,鼻子无端地有些发酸,眼睛发热, 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她就像是在看一个已经知道结局的电视剧,明明知道这一切都是薛锦兰的阴谋,但却对剧中的人没有一点帮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算计,栽跟头。

        看着好人被受欺负,坏人遗害万年。

        薛锦兰尖锐的声音再度响起,完全不给乔维钧说话的机会:“你还要解释什么?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你赤身裸体地出现在苏茗秀的床上,和同样是赤身裸体的她,还有什么可说的?离婚,我不想跟你这么肮脏的人过下去。”

        一段长久的沉默。

        乔维钧的声音响起:“好,我们离婚。”

        第三卷磁带,是薛锦兰和苏茗秀的对话。

        “茗秀,你就吃点吧,何苦为难自己?”

        薛锦兰的语气中带着明显的笑意,好像十分善念般地对待苏茗秀。

        但,这就像是劝白雪公主吃下红苹果的王后。

        藏着无与伦比的恶毒。

        “我不吃,你这都不是给人吃的东西。”苏茗秀的声音异常清冷,甚至可以从声音就能够想象出她当时拒绝的样子。

        “怎么就不是人吃的东西了?谁规定人必须吃好的和好的?猪狗就只能吃腌臜食物?”薛锦兰轻笑一下,颇有些闲情逸致地和苏茗秀说道,“对了,照你这么说,我们家那条贵宾可是个会挑剔的畜生,也是不吃这些剩菜剩饭,总要吃人吃的东西呢。”

        “薛锦兰!你!”苏茗秀的情绪出现了一丝波动。

        “好了,我的好姐妹,快吃吧。现在还有的给你吃,过几天我不在家,谁会来到这个不见天日的脏地方来喂你呢?你啊,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也改为自己的孩子想想吧?”

        最后一句,薛锦兰似乎是压低了声音,明显比前面说过的话声音小了很多。

        “你……说什么?为了自己的孩子?我有了孩子?”苏茗秀不可置信地质问道,“你不是说我只是消化不良才呕吐,不是怀孕导致的吗?你为什么要骗我!”

        “苏茗秀,你有时候实在是天真到让人感到可笑!你自己的身体你自己不清楚吗?你自己都怀疑是怀孕,我不过是转述了医生说的话,你就信了?你自己蠢怪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