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39章 精准的算计

第239章 精准的算计

        “终于撒好网了,接下来就等着收网了。”

        祁湛行让唐驰盯紧,牵着乔知语的手准备离开:“回家。”

        “嗯。”乔知语随手看了眼手机时间,发现提示邮箱中收到新邮件。

        她疑惑地点开,一封陌生账号发来的邮件。

        时间显示十分钟前。

        内容只有附件一个压缩包,主题正文什么都没有。

        “怎么了?”祁湛行看乔知语的表情有些奇怪,开口问道。

        “没什么。”乔知语没当回事,压缩包的容量太大,她用手机也没法解压,“一封邮件,回家再看。”

        祁宅,乔知语刚进门,男佣就给了她一个包裹。

        “什么东西?”乔知语随口问道。

        “不知道,送件人说一定要尽早交给你。”男佣回道。

        乔知语看了眼寄件信息,是空空白的,她和祁湛行对视了一眼,不知为什么她突然想起了那封邮件。

        她觉得一股冷意从脊骨间迅速划过。

        没有片刻犹豫,乔知语拿过刀子就“唰”地一下划开了包裹。

        一个银色盒子置于其中,最上面贴着一张原色信封。

        乔知语将信封拿起,取出其中的信件,她率先看了落款—薛华堂。

        随即快速浏览了一遍信件内容。

        “乔小姐:

        很抱歉用这种方式来告诉你当年事件的真相,但这是我们那个年代最为郑重的形式。

        我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没想到五十三年后终于还是用到了这些磁带,用它在一个晚辈面前做出忏悔。希望你能够原谅薛家无辜的后代。

        接下来我将把这件五十多年前的事情,尽可能以时间顺序还原给你,薛家在其中也有迫不得已。

        当年,薛锦兰和方诃平私下里感情很好,已经到了私定终身的地步,但是我父亲并不同意他们两人的关系。为了拆散他们,也为了薛家的以后,父亲主动与乔家父辈联系,擅自作主定下了乔家与薛家的联姻。

        薛锦兰知道后异常愤怒,各种发脾气求饶都没有用,最后打算偷偷跑掉,被父亲抓了回来关了禁闭。就是在这段时间,你外婆苏茗秀来到了薛家,为了开导安慰薛锦兰,带她出去散心。

        薛锦兰后来就同意了与你父亲乔维钧的婚约,我们当时都以为这是苏茗秀的功劳,对苏茗秀很是感激,后来才知道是方诃平与薛锦兰之间的阴谋。

        薛锦兰和在婚后没多久,有一次带着苏茗秀回到薛家,告诉我们苏茗秀离家出走,让她在薛家住一段时间。我父亲当然同意,好生招待着她。

        大概一周左右的时间,薛锦兰带着乔维钧一起走亲回娘家,住了两天,在第二天下午,苏茗秀和乔维钧发生了关系。两人在结束后,赤身裸体地相拥时,被薛锦兰带着我们捉奸在床,她哭着闹着要离婚,并且让乔维钧赔偿。

        苏茗秀当时状态非常恍惚,可能是觉得对不起薛锦兰,想要离开薛家,但薛锦兰并没有怪她,只是说乔维钧是个色胚混账,她和苏茗秀都只是受害者,让她安心在薛家住着。

        一个月之后,苏茗秀发现自己怀孕了,不知所措,把这件事告诉了薛锦兰。薛锦兰就此改变计划,直接将苏茗秀诱骗到地下室关起来,并且在囚禁后直接找父亲,要挟他帮忙关押一段时间,否则,她就去苏家告发这一切都是我们幕后操纵。

        她当时简直就疯了,完全一副六亲不认的样子,父亲没办法,只能同意了。我就是在那个时候和苏茗秀结识,偷偷给她送过几次食物,每次都是戴着一张红脸的戏剧面具,她求我放她出去,但是我做不到。

        直到苏茗秀生下了那个孩子,她疯了,我才找到乔维钧,让他帮忙救出苏茗秀。他并没有问什么,只是救出人后便让佣人以薛锦兰的名义,把苏茗秀送回了苏家。

        以上就是我所知和所查到的当年事情的全部,还请乔小姐看在我救出苏茗秀的份上,高抬贵手,放过薛家无辜的人,在此拜谢。

        至于我做过的错事,我愿意用这条老命偿还。

        薛华堂 ”

        信纸从乔知语手中滑过,飘飘然地掉在了地上,轻若无物。

        祁湛行捡起那张信纸,瞥了一眼,挑眉:“薛华堂要自杀。”

        “是么,我才不信。”

        乔知语根本就没在意薛华堂说的什么狗屁老命偿还,她只知道自己的亲外婆,从头到尾像个傻子一样,被薛锦兰玩于股掌之间。

        祁湛行没有答话,一目十行地将这封信看完。

        “不过是薛家惯用的伎俩罢了。”乔知语的手微微蜷了起来,声线被她压得很低,“救了苏茗秀?呵,怎么早不救晚不救,偏偏疯了的时候救?!还不是因为疯了便什么都不知道了,根本不会伤害到薛家分毫!”

        祁湛行将信放在了桌上,看着乔知语,抬手覆在乔知语的手上。等着她发泄完自己的情绪,也是在表示他一直都在。

        乔知语的思绪极为冷静,似乎越是让她能情绪激动的时刻,她的神思就好像游离在她这个人之外,让她快速地看清每个动作背后的动机。

        她继续说道:“而且他为什么要让我外公去救?还不是想着给我外公卖一个人情,想着最后真的出了乱子没有兜住还能让我外公网开一面!做人留一线,这就是薛华堂留下的一线,我怎么能让他的这根线起作用?这样我对不起我死去的外公,更对不起疯了的外婆,还有我那个从来没有享受过母爱的母亲。”

        真相能换来谅解吗?

        不,真相只会带来更加强韧的反击。

        她绝不原谅!

        做了这个打算,乔知语便开始查看盒子里面的东西,放着七盘磁带,每个磁带上都编写了编号。

        磁带看上去很有年份了,但是标记的编号应该是最近才写上去的,可能是薛华堂整理的时候写的。

        除了磁带,还有几张黑白照片,苏茗秀被囚禁在地下室的照片,苏茗秀独自晒太阳的照片,还有两张当年比较开心时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