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36章 人类奇行种

第236章 人类奇行种

        祁湛行倒是不着急,似乎对自己人十分放心的样子。

        和乔知语的反应不同,他虽然赞赏乔知语的敏锐,但好像完全不觉得唐驰手下查到科室主任林峰头上有什么问题。

        唐驰奇怪地看了祁湛行一眼,有点怀疑老板是不是背后有了另外的调查团队。不然为什么是这幅成竹在胸的样子?他自己都被乔知语问住了。

        “林峰,雅和医院药剂科主任,自医药学研究生毕业之后就进入了雅和工作,已经工作了十二年,是非常资深的老员工,雅和医院成立至今也才十五年的时间。”

        唐驰咳嗽了一声,把自己查到的都说了出来。

        “至于林峰本人,可以从他的生活轨迹看出是个十分自律的人,每天医院、家、健身房三点一线,只要不加班就一定会去健身房。”

        “三十七岁,单身?”

        乔知语一边听着,一边看着林峰的资料。

        “对,这也是很奇怪的一点。”唐驰补充道,“他好像不近女色。”

        “既然这么多谜,干脆抓回来问问,威逼利诱一套下来,他总能吐出点什么。”乔知语微微挑眉,对这个林峰明显没有什么耐心。

        跟踪拿不到证据,排查又排不到其他人,这个人也确实有些让人值得关注,那就抓回来。

        非常简单粗暴。

        祁湛行点了一下资料上的健身房,淡淡地开口:“打蛇打七寸。”

        乔知语的注意力顺着祁湛行的手指移过去,单手支着下巴,思索了一会,仍旧不解:“林峰去健身房有问题?”

        “他是个自控力很强的人,有自己的节奏,按照常理,不应该和方诃平扯上关系。但是现在他却已经和方诃平搭上了线。”祁湛行看向乔知语,点拨似的问道,“为什么?”

        乔知语没有说话,眉心凝在一处。

        她觉得自己越发的不care这些人的动机和原因,她只想暴力解决。

        心中好像积攒了一天看不见的怒火,气势滔天,她却无法压制。而外人又看不到。

        祁湛行抬手抚了抚乔知语的眉心,似是感受到她无处宣泄的怒火。

        他薄唇轻启,继续说道:“方诃平是个行事非常谨慎的人,从刘建升这么一个小人物都要通过ntc77控制来看,对林峰也一定是用了同样的手段。”

        “既然林峰也沾染了药物,又是雅和医院的人,你可以在医院内通过一些手段来让他自己暴露。”祁湛行顿了一下,“比如逼迫到他犯药瘾,在进行审问,事半功倍,也不会打草惊蛇。”

        乔知语显然没想到要用这么温和的手段,她看着祁湛行:“想办法让他一直在医院工作,然后监视他?”

        但用什么办法能让他持续工作半个月呢?经过研究院对药物的研究,乔知语知道,一般药瘾发作周期是15-20天。

        越是关键人物,方诃平对对方的用量就会越大。用量越大,发作周期就会变短。所以,半个月的时间应该足够林峰药瘾发作。

        祁湛行似乎是早就想好了对策,开口道:“举办封闭式培训。”

        “对哦,这个方法正当到不会让任何人怀疑。”乔知语醍醐灌顶一般,看向祁湛行的眼光也跟着亮了一下。

        唐驰弱弱地举了个手:“老板打扰一下,从林峰的身体状况和我们对他的跟踪监督来看,他可能没有染上过ntc77。”

        尽管老板和老板娘的方法十分恰当,但这是建立在林峰沾染药物的前提下。如果前提都不成立,那就没有任何意义。

        “嗯?”乔知语对唐驰突如其来的插话感到迷惑,“你怎么不早说?!”

        唐驰:“......”

        他也要有插嘴的空档才行阿,老板和老板娘说的一本正经他怎么敢突然打断。

        “我们24小时跟踪着他,没有看到过林峰药瘾发作过,不然我们也不会一无所获。”

        即便是碰到一次药瘾发作,他就能拿到证据。

        正是林峰太正常了,才让他们无从下手。

        祁湛行却若有似无的笑了一下:“他发作的时候在健身房,如果我没猜错,他应该很享受这种过程。”

        乔知语脸上的表情凝固了,这是什么意思?她是碰到了什么人类奇行种?竟然享受药瘾的过程?!

        “封闭培训之后自然一切都会查清楚。”祁湛行抬手拦过了乔知语的肩膀,声音波澜不惊。

        乔知语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那还等什么,我现在就去安排。”

        她起身,想去拿手机联系陈院长,却被祁湛行给一把拽了回来。

        “你干嘛?”乔知语猝不及防地倒进了祁湛行的怀里。

        “嗯。”

        接着,下一秒,她就被祁湛行揽腰抱起,直接将她抱回了卧室。

        乔知语:“......”

        她显然不是这个意思,祁湛行为什么可以曲解地这么理直气壮。

        唐驰:“......”

        他以为今天是工作局,可以不用吃狗粮了。

        可狗粮总是来得太快而让他毫无防备。还好,两位马上就转移了主场。

        到了卧室,祁湛行将乔知语扔到了宽而软的kingsize床上。

        乔知语忍不住嘤咛一声,她下意识地抓住了床单,身子微屈。

        祁湛行贴着她的身体,一手覆盖着她的眼睛,吻顺势落到了她的红唇。

        厮磨缠绵,直至乔知语有些喘不过气,才松开了她。

        但是,让乔知语意外的是,祁湛行的动作仅止于此。

        他伸手从乔知语的身下穿过,将她的身子往枕头的方向摆正,给她盖上被子,在她的额间印下一吻:“有我在,即便没有任何证据,只要你想,方家和薛家一周内都将不复存在。不必考虑那么多,也不必心急。”

        之所以没有这么做,不过是想让乔知语按照她自己的想法和步调去处理。

        这不代表他袖手旁观。

        乔知语点头,声音有些低哑:“我知道。”

        “早点睡,明天才有精力去医院做事。”祁湛行关上了灯,“晚安。”

        “晚安。”乔知语侧身,往祁湛行的怀里钻了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