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35章 洗白是不可能的

第235章 洗白是不可能的

        薛华堂不会多说一个字,他只会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紧抓着不放。

        乔知语说不上是什么样的情绪在包裹着她,或者说这太过于复杂,而她没办法再归结为简单的仇恨。

        一切又到了从头再来的地步,这是她本能想要回避的情况。

        她转向唐驰,开口道:“送他回去。”

        唐驰犹豫了一下,说:“不用等治好了他的脸再送他回去吗?万一他在这上面做文章…”

        乔知语笃定地回复:“他不会。”

        准确地说,是薛华堂不敢。

        所有的反抗都源于看到反抗后的希望,哪怕是鱼死网破也是一种势均力敌,但薛华堂看不到这种希望。

        他所做的小动作,所进行的挣扎只会让薛家消亡地更快更难看而已。

        薛华堂很清楚地认知到了这一点。

        唐驰瞥了眼薛华堂,警告一般地说道:“在这里发生的一切,不管你看到的还是你经历的,都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后果自负。”

        薛华堂苍老的脸上满是疲惫.:“这个我自然知道,乔小姐放心。”

        他在薛家这么多年的家主地位,这点分寸还是有点。

        既然苏家都没有公开的事情,他又怎么可能乱说。是嫌薛家死的不够快?

        唐驰把薛华堂带走,送回薛家。

        乔知语在这个房间里坐了下来,眉头紧锁。薛华堂在苏茗秀被囚禁的事件中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当年薛锦兰在外公和苏茗秀发生关系的时候到底做了什么,苏茗秀是否知道自己的孩子是乔维钧的?他们之间的感情基调又是什么?

        这些陈年往事,外公就没想过要彻查吗?何至于被薛锦兰要挟至此?!

        不管薛华堂做过什么,薛锦兰的所作所为是没的洗了,洗白是绝对不可能的。她不仅要薛家血债血偿,还要让方家位当年的事情付出代价,把吸走的属区乔家的东西都给她吐出来!

        想到这里,乔知语的手紧紧捏成了拳,眼眶又一次通红。

        祁湛行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乔知语。

        他上前,做到了乔知语的身边,抬手握住了她的手。

        “…...你来了。”乔知语被触动,回了神,这才注意到祁湛行的到来。

        “雅和医院那边有消息了。”祁湛行看着乔知语的眼睛,声音是听不出情绪的低沉。

        “你是说柳知道庭妹妹移植心脏的事情?”

        乔知语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刘建升给她换的药已经查到了药剂科主任的身上,只是目前还没有搜集到证据。”

        “好,我知道了。”乔知语应道。

        既然祁湛行说没有找到证据,那就是不好找,她也没必要在这方面纠缠。

        “晚上我让唐驰跟你汇报。”祁湛行看她心不在焉的样子,没有继续说下去。

        “好。”乔知语顿了顿,“我去看看外婆。”

        她起身,把祁湛行留在了这里,然后去了苏茗秀所在的楼层。

        她找到苏茗秀的房间,隔着玻璃看着房间内,里面有徐妈和护工,苏茗秀在床上休息。

        徐妈给窗边绿植换水的功夫,抬眼看到乔知语在外面,主动出来。

        “小姐,你来了,怎么站在外面?老夫人可能因为刚刚做了催眠,一开始睡得不是很安稳,现在才是睡熟的样子。”

        她一出来就说着苏茗秀的情况,她知道乔知语嘴上不说,但心里一直担心惦记着。

        “睡熟了就好。”乔知语点点头,问道,“你对薛华堂有没有印象?”

        “薛锦兰的哥哥,我记得他,他逢年过节会来乔家串门,每次都会带很多好吃的给夫人,比薛锦兰对夫人都好,所以我有点印象。”

        徐妈一听到这个名字,慢慢想了一下,很快就想起当年那个长相老成的男人,那时候她还不知道乔佑怡不是薛锦兰的女儿。

        还觉得这个舅舅人品挺好,不像他的妹妹那么冷血无情。

        乔知语皱眉,随即问道:“那刚才的那个男人你认识吗?”

        “哪个?”徐妈疑惑地看着乔知语,不认为自己该认识哪个男人。

        “脸上带血的那个。”

        徐妈摇摇头。

        乔知语沉默了一会,才说:“徐妈,我外婆就拜托你照顾了,过段时间再来看你们。”

        “你这么说就太见外了,不用你嘱托我也会照顾好她,你放心吧。”徐妈忙答应道,她看着乔知语,有些欲言又止。

        “嗯,我走了,保重。”乔知语抱了抱徐妈。

        徐妈心下微微一沉,这样就像是在郑重的告别。她不再犹豫,接着说道:“小姐,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但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自己,不要伤了自己的心。”

        “好,徐妈要和外婆一起等我回来。”

        乔知语笑了一下。

        尽管这个笑都没有到达眼底,只是像浮萍一般在脸上漾开。

        ……

        当晚,唐驰被祁湛行叫来汇报工作,关于刘建升和潘树民揪出来的医药科的这条线索。

        “从刘建升曝出药剂科的普通员工之后,我们对所有人进行了排查,很快就锁定到药剂科主任林峰身上,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跟踪,却发现根本就查不到任何事情,也没有办法搜寻证据。”

        唐驰说完,将手里的资料递给乔知语。

        “既然查不到什么,你们当初是如何锁定到药剂科主任的?”乔知语皱眉,接过资料随意翻了一下,对唐驰问道。

        唐驰一时语塞:“......”

        这是在质疑他的办事能力?这可是他的职业生涯中,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因为这是下边的人上报的信息,所以他并不太清楚是如何排查的。

        祁湛行颇有些欣赏的看着乔知语,不愧是他的女人,在经历过情绪剧烈波动时候竟然还能这么敏锐地察觉到这种细小的事情。

        “我现在就去确认。”

        唐驰汗颜地说,如果排查信息有误,就说明他的人出了问题。这可是非常严重的事情,事关祁湛行的安全。

        可某祁老板竟然还颇有些洋洋自得?

        “先说一下跟踪林峰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