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30章 你要回答哪一个

第230章 你要回答哪一个

        两个人像是在比拼耐力一般,又像是在狩猎场之上的野兽,等着对方露出疲态。

        直到薛华堂手上的那根烟灭掉,他才开口道:“苏家之所以没有过问,是因为这件事还牵扯到你的外公乔维钧。他也伤害了苏茗秀,你作为乔维钧和苏茗秀的唯一的血脉,让苏家夹在中间很难做。”

        “一支烟的功夫是不是太短了?就编出个这么拙劣的谎言?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

        乔知语差点被这句话给气笑了,这不是当初薛锦兰找她时用的说辞吗?

        “你是不是还想说我外公乔维钧见色起意强奸了苏茗秀?然后想等着孩子出生再娶她为妻要做苏家的乘龙快婿?可没想到孩子出生之后苏茗秀疯了?”

        “你都知道了?”

        薛华堂的脸上划过一丝错愕,随即明白应该是薛锦兰找过乔知语,跟她说过这套说辞。

        “你这表情演得可真到位,当年也是如此演给我外婆看的吗?”乔知语冷笑,“如果你给我的解释,是打算把我外公描述成成是加害者之一,那你大可不必。我再给你一支烟的时间,让你好好想一套新的说辞。”

        薛华堂的脸顿时黯淡下来,显然,乔知语不相信这个解释。

        他想要说的那些话也不必说了,毕竟他所有的解释都是围绕着这一个假设,即乔维钧也是加害者。

        “我再提醒你一句,我外公的死亡和薛锦兰也脱不了干系,你应该也很清楚这一点。我现在问你五十年前的旧事,不代表我不清楚二十年前的事情。或者说,你可以先解释一下,二十年前为什么要谋害我外公?又或者,我母亲的死,也是你们的手笔?因为察觉到外公的死因异常在查明真相的过程中,被你们做成了意外身亡?”

        薛华堂本来垂着的眼睑登时抬了起来,看向乔知语,却正正与乔知语凌厉无比的视线相对,那眼神仿佛刀子一样狠狠地扎进了薛华堂的眼睛。

        他下意识地就挪开了视线,冷汗唰地一下从太阳穴处流了下来。

        “不如选一下吧,二十年前的事和五十年前的事,你要回答哪一个?”

        乔知语察觉到薛华堂的心理防线已经倒塌,更加地不急不缓,语气中仿佛还带了一点游戏的意味。

        但是她的心底,却像是有重如石块的东西在一下又一下地砸着,只是被她刻意忽略了而已。

        “你外公和你母亲的死亡,我很抱歉,但是和我们薛家没有任何关系……”薛华堂像是为了避嫌一样,立即澄清道。

        “薛锦兰不是你们薛家人?”乔知语却打断了他的话。

        “薛锦兰已经嫁给了方诃平,是方家人了,和我们薛家没有任何关系。”薛华堂果断地说,从上次薛锦兰来找他办事他拒绝之后,就彻底和薛锦兰断了关系。

        他只能如此做,不然他之后要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为了保住薛家,他早就做出了决断。

        “好,这笔账我不记在薛家头上,我可以和薛锦兰慢慢算。”

        乔知语答应地倒也痛快,她本来就没把这账放在薛家头上,只是拿出来吓唬一下薛华堂,让他尽快说出五十年前的事情而已。

        她看着薛华堂,唇角勾勒出一丝讽刺:“你现在想清楚要怎么解释这张照片了吗?”

        “我如何解释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乔小姐只想听你想听到的解释。”

        薛华堂深深呼了一口气,说道。

        “我想听到的解释只有一个,就是真相,只要你说的是真相,无论如何我都会接受。但凡你说一句假话,那不止是我乔家不会放过你们,苏家更不会放过你们,哦对了,还有我的老公祁湛行,也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祁湛行?”薛华堂不可置信地看着乔知语,他以为薛睿说的祁家只是在夸张而已,没想到祁湛行竟然和乔知语是夫妻关系?

        怎么可能!

        “我的耐心快用完了。”乔知语的语气中露出一丝不耐,该说的都说了,如果薛华堂还是死鸭子嘴硬,那她就只好诉诸武力了。

        她向来是能动手就绝不逼逼,只是生了孩子之后变得有些和蔼了而已。

        还有就是对付薛华堂这种老头子,诛心比皮肉之痛更有效。

        “我可以告诉你当年的真相,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否则我死都不会说。”

        薛华堂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什么退路了,现在求得也不过是一个夹缝生存。

        “你不必跟我谈条件,我跟薛睿说了,会放过无辜的人,其他的免谈。”

        “放过薛家无辜的人就够了,我也只有这一个心愿。”

        薛华堂的声音霎时又苍老了几分。

        乔知语淡淡地说:“好。”

        薛华堂将记忆拉回了五十年前,那时候他还不到三十岁。

        “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是特别清楚,我没有直接参与,只有薛锦兰和我的父亲知道事情的全部。当年,薛锦兰和苏茗秀的关系很好,苏茗秀经常来我们薛家玩,也知道薛锦兰要和乔维钧即将联姻的事情。薛锦兰因为这件事一直心情很低落,反抗情绪很重,她对薛锦兰很同情,便一直陪着她,就这样住在了我家里。”

        乔知语的手指不自觉地蜷缩起来,眼睛直直地看着薛华堂,她从这个叙述便知道,苏茗秀的一切磨难都是源于这个住在薛家。

        就像是后来者往前去翻历史,会找到一个转折点,让人想要去进行改变当初选择的存在,会觉得如果怎么怎么样就好了,但现实却是,我们只能目送着这个转折点,看着事实一步步让一个生命走向万劫不复的渊薮。

        “后来薛锦兰态度突然转变了,我们那时候以为是苏茗秀的陪伴和开导起了作用。后来才知道薛锦兰是因为方诃平才嫁给了乔维钧,和乔维钧结婚没多久,薛锦兰就抓到苏茗秀和乔维钧发生了关系,然后便以此威胁乔维钧,乔维钧不得已离了婚并且把医疗产业都给了薛锦兰,可以说没有那些医疗产业就没有如今的敏康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