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22章 这又是个什么操作?

第222章 这又是个什么操作?

        他和她之间,有的是时间。

        唐驰被又一次叫了进来,他看着眼前的两大两小,松了口气,还好有宝宝在,不然他一定要让祁湛行计算一下他的心理阴影面积,给他赔偿金!

        乔知语见到唐驰,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何欣雅最近在做什么?”

        唐驰对何家这些人的动态了如指掌:“回国之后一直在外面浪,手头上有钱,又自认是未来的方家太太,完全忘了方闻书这个人似的,连方家都没回去过。”

        乔知语对此倒不意外,何欣雅就是这种人,自私到极致,只要满足了自己的欲望,她才不关心别人怎么样。

        “也该让她唱唱戏了,把祁嘉柔的信息给她。”

        “没问题。”

        唐驰早就觉得该让他们狗咬狗了,他一惯就很不待见祁嘉柔,没脑子不说还总是想着害祁湛行,无形中给他增加了很多工作量。

        “还有,把医学杂志是我们提前安排好的事情透漏给祁嘉柔。”

        乔知语想了一下,补充道。以她对何欣雅的了解,她找祁嘉柔一定会挑衅她,到时,当然要让祁嘉柔手里有一点反击的真材实料。

        唐驰有些不解:“这么做的目的?”

        没等乔知语回答,祁湛行就插话道:“同时,把医学杂志这个信息也透漏给何欣雅,但告诉她是祁嘉柔的安排。”

        唐驰把视线转向祁湛行,表情更是懵上加懵:“这又是个什么操作?”

        怎么感觉祁湛行好像完全懂乔知语的意思?

        而且,貌似还给乔知语的计划做了补充修正?

        他特喵的是不是有无形中吃到了狗粮?!

        乔知语听到祁湛行这么说,略一思索便懂了他的安排,显然祁湛行是明白她这么做的目的。

        她笑了一下,卖关子似的对唐驰说道:“到时你就知道了。”

        “你们要不要这样,让我办事还不让我搞明白?我万一领会错了意图,办砸了怎么办?”

        唐驰觉得自己不仅智商上收到了歧视,情感上也遭受到了排挤!

        乔知语觉得唐驰说的很有道理,便点破了说道:“我只是为了让方诃平接收到这个信息,而且要从一个他根本看不上眼的人那里得知这个信息。这样,他就会平白自己所做的一切有多么可笑,情绪上的波动,自然会让他露出更多马脚。”

        她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微微眯起了眼睛。

        方诃平这个人,不仅谨慎而且有极强的自尊心,不然也不会一直只认薛锦兰的儿子,其他私生子连方书闻这个孙子都不如。

        明明在外四处播种的是他,却对这些私生子不闻不问,像是跟他没有任何关系。这就说明,他内心对正统的极度维护,也从背面说明了他的自卑。

        他的家世似乎一般?她记得,方诃平无论从背景还是个人能力,都远不如她的外公乔维钧,自然也配不上当年的薛锦兰。应该正是这个出身和经历,让他的自尊心比一般人都要高出很多,也就加固了他对私生子们的排斥和提防,

        对待这种人,自然是要一点点地去瓦解他的自尊心,让他从内里开始崩溃,是以,她对方诃平有的是耐心。

        “好。”唐驰点头应道,借由着乔知语提到的方诃平就想到了还关着的两位,问道,“对了,潘树民和刘建升怎么处理?”

        “先关着。”

        乔知语想了一下,才说道。

        她也未必会用到这两个人,之所以不能放了他们,主要是担心刘建升犯了药瘾,去找方诃平,坏了她的计划。

        还有就是后续与方诃平对峙的时候,可以留着他们两个作人证。

        换句话说,潘树民和刘建升在引出方诃平的行动之后,就没了任何实际的用处。棋子完成了棋子的使命,自然就转换成指证幕后操控棋子的证人。

        “好的,一切交给我。”唐驰领命而去,留下乔知语和祁湛行还有两个人类幼崽。

        乔知语办完正事,略微松了口气,视线不自觉地看向祁湛行,两人刚好对上。

        乔知语这才有些后知后觉地感到有一丝丝的害怕和忐忑。

        祁湛行看她那个表情,冷笑:“你就和笑笑鱼鱼一起做连体婴儿吧。”

        这话的意思就是,她只要和笑笑鱼鱼分开,他必然是要算账的。

        “……”乔知语嘴硬道,“我就是这么打算的,晚上我要陪宝宝们一起睡。”

        当晚,她的宝宝同盟睡着了之后,乔知语总算明白了什么叫不作就不会死。祁湛行在宝宝们睡着后,把乔知语抱回了自己的卧室,折腾了她整个后半夜。

        而此时的何欣雅在酒吧,正跟一群刚认识的有钱小姐妹在包厢里喝酒玩闹。

        一个烫了长发齐腰波浪卷的女生走了进来,对其中一个女生不耐烦地说道:“叫我来有什么事?”

        “不是看你正闹心吗,给你介绍一些新的朋友。”那个女生说道,然后对包厢小姐妹说,“这位是祁嘉柔,你们都自我介绍一下吧。”

        在场的几位都惊呼了一声,对祁嘉柔非常地热情。

        何欣雅皱眉,祁嘉柔?听都没听过的名字,这些人怎么好像非常巴结的样子?

        她心里极为不屑,轮到她时,故意有些羞涩地自我介绍道:“大家好,我是方书闻的未婚妻欣然。”

        “什么?!”

        “嘉柔,你不是刚和方书闻谈恋爱吗?”

        “这位小姐妹怕不是想高攀方家吧,结果撞到了正牌女朋友?”

        祁嘉柔听到何欣雅的介绍,瞥了她一眼,表情极为不屑。

        “我和方书闻已经和平分手了。不够他现在被拘留,你这个未婚妻还有心来这种场合玩乐?”她对自己和方书闻的事情一笔带过,轻描淡写地就把话题引到了何欣雅身上。

        那个蠢货根本就不配给她提鞋,害她被关了进去不说,到头来却想着利用她,简直痴人说梦。

        何欣雅愣了一下,怀疑自己听错了,看向祁嘉柔:“方书闻被拘留?”

        “你真的是方家未婚妻嘛,连自己的未婚夫被拘留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