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14章 功不可没

第214章 功不可没

        果然如唐驰所说,这短短的功夫,这篇报道就上了热搜,而且波及到了乔知语本身。

        #乔知语雅和非法#

        #雅和医院惨无人道,非法贩卖人体器官#

        #乔知语无良资本家真正地吃人血馒头#

        #漂亮的恶毒乔知语#

        仅仅是一篇《雅和医院:草菅人命,非法贩卖人体器官》的报道就达到了百万级别的阅读量和几十万的转发,这是最早报道的文章名字,后来跟风蹭热度的营销号虽然变了不同的标题,切换了各种角度,但引用内容都是源自这篇报道。

        乔知语没有关心评论和热搜,而是先看了一下这篇文章。

        出乎意料地,并不是什么纯粹的情绪煽动堆砌,而是有理有据地道出了雅和医院非法贩卖人体器官的真相。

        “收到匿名举报信息,雅和医院非法贩卖人体器官,我们对此信息高度重视,特意成立调查取证小组进行了相关走访,以下是关于该消息的取证过程和相关报道……”

        很像是记者为了揭露不法行为而长期潜伏雅和医院很久,历经万难终于将所有的证据收集完毕,把这些肮脏的利益牵着整理发布出来。

        要不是乔知语知道这是假的,她自己都要相信了:“这个记者是什么下笔如有神的神笔马良?竟然编的比真的还真。”

        祁湛行默默地纠正:“马良是画画的。”

        “哦。”乔知语楞了一下,无所谓地说道,“这个人写的跟画的一样,能让人浮现连篇又有立体感。”

        祁湛行应声:“嗯。”

        唐驰:“……”

        所以祁boss你纠正了个寂寞?

        要不是等在旁边随时准备给两位补充相关情报,他才不要在这里一遍遍地吃狗粮,而且还是被花式喂养的那种,做单身狗太惨了。

        乔知语看完文章,开始打开评论,看看大家的反应。

        [看哭了,真的好气啊,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肮脏的人!!!你们还有没有医德!!!你们这样是会遭到报应的,竟然为了钱就干涉病人的疾病,加快他们的死亡进程!真的太可怕了!!!!]

        [私立医院存在的意义就是以这种方式捞钱吧?乔知语作为收购该医院公司的股东,是不是赚地盆满钵满??为什么到现在都不出来发声?心虚了?惹起民愤就不敢冒头了?真恶心,我一定会参与举报,让法院早日查封你们这种垃圾医院。]

        [有没有人去看那个视频啊,那个患者真的好可怜啊,一直被医院控制着,我们要为这些绝症患者讨回公道,谁又能确定自己或是亲人不会是下一个呢?]

        乔知语看到这条评论,疑惑道:“还有视频?”

        唐驰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忙回答道:“对,除了文章之外,乐通媒体还发布了一段时长为30分钟的视频,也是同一个记者的作品。”

        “不早说,早知道我就看视频了。”乔知语一边说着,一边翻找那条视频。

        视频并不难找,几乎也是挂在热搜下的内容当中,是一个网页链接的形式,乔知语点开。

        “他们竟然能拍到潘晓溪的画面。”乔知语眯了下眼睛,这说明雅和医院内部不干净的地方不止药剂科。

        视频的最开始就是潘晓溪插着管子的特写镜头,虽然潘晓溪已经成了植物人,感受不到痛苦,但由于镜头的抓取和旁白,还是能让人觉得潘晓溪遭受着很大的罪,这一切都是因为雅和医院非法贩卖人体器官的黑暗交易。

        “我们经过走访调查了解到,潘某在住院最开始并没有收到特殊的关注,而是在她准备放弃治疗打算捐赠自己器官的时候突然收到了院方的特殊照顾,不仅给配备专业的护工而且还配有保镖。与此同时,潘晓溪的家人也收到了二十万的打款。据悉,这笔对潘家来说的巨款,就是院方作为购买潘晓溪心脏的赃款。”

        “院方瞒着捐赠者潘某本人,与其家人私下达成协议,买下这个心脏,再转手高价卖给他人。不走捐赠渠道,这样那些排队等待供体的患者,便没有办法按照排队顺序取得,而是价高者得,不仅有违人道主义,而且不利于整个社会风气,是极其恶劣的行径。而就是这种行径,却被雅和医院以护工和保镖的双重保密地方式隐瞒到了现在……”

        视频内容中不仅有关于潘晓溪家人的采访内容,而且还有医生的采访,这个医生是个中年男人,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倒是比较仁慈的长相。

        “我对这个病人的情况比较了解,按理说她不会这么早发病,可能是没有按时吃药,导致病情恶化,所以情况才变得比较棘手。”

        记者接着问道:“为什么会没有按时吃药呢?”

        医生:“可能是不想治疗了吧,故意放弃治疗,便自己停药了,这种情况医生并不能及时知道,也没有办法干涉。”

        记者:“你们有护工在照看,患者自己停药,护工应该会提醒医生吧?”

        医生点头:“是的,但如果真是患者不想吃,我们也不能干涉。”

        记者一针见血地指出:“是不能干涉,还是不敢干涉?”

        医生看上去有些勉为其难:“这个,她自己本身也签过放弃治疗的协议了。”

        记者:“患者在签署放弃治疗协议时,是否知道发病后会存在成为植物人的风险吗?”

        医生:“这个,我不清楚。”

        接下来的几个问答,这个自称了解潘晓溪病情情况的医生基本上都在说无可奉告,或是不清楚,这种反应,无疑会让观看视频的人们感到不舒服,甚至是引起大家极大的反感。

        乔知语对这个记者更为赞叹了:“啧,这个记者不仅写得一手好文章,演戏也好得很啊,不去娱乐圈混可惜了。”

        这逼问的能力,痛惜的表情,愤怒的隐忍,都在这一问一答的访问中适时地穿插体现出来,挑动着观众的情绪。

        难怪能这么短的时间内爬上热搜,这位记者功不可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