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12章 面子

第212章 面子

        祁宅,乔知语躺在床上睡地迷迷糊糊的处于将醒不醒的状态,隐约中感觉到旁边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看着她,虽然她闭着眼,但却不知道为什么觉得那是一种非常迫切的视线,她倏地一下便睁开眼。

        与盯着她的四道视线齐齐对了个正着。

        “咿呀啊呀……”

        两只胖嘟嘟的肉团正襟危坐地杵在床头,看到乔知语醒了极为开心地咧嘴就呀呀说话,好像是憋了很久一般。

        “笑笑,鱼鱼……”乔知语懵了一下,随即也跟着笑了起来,眼睛里带着宠溺和欢喜,一边叫着一边伸手就要把宝宝们左手一个右手一个地佣人怀中,想要感受只有宝宝身上才有的幼儿肌肤的舒滑感和把他们拥入满怀的满足感。

        手还没够到宝宝,就看到两只本来正襟危坐的宝宝,被两只大手一边一只给拎到了半空。乔知语这才注意到站在两个人类幼崽后面的祁湛行,不满地说道,“给我抱抱!你干嘛把他们像邻狗娃子一样拎着?”

        她说这的时候可是没有一点气势,人也是懒懒地躺在床上,只是微微仰着头,对着祁湛行提要求。

        自从上次把刘建升和潘树民关起来,放好鱼饵坐等鱼上钩之后,乔知语这一等就是十天,这本来没什么,她有的是耐性,可偏偏家里这位记性极好,趁着这段时间难得的空当,竟然跟她提起了旧账。

        一笔一笔地跟她算,算着算着就是她这十天的时间几乎都是在床上度过的,晚上被祁湛行给吃得透透的不说,还不让她睡懒觉,九点前必须起床吃饭。

        祁湛行倒是像是没事人一样,不,准确度说像是被滋养了一样,精力简直比没做过之前还要好,还有空去看看宝宝。

        说起来,她已经有十天没有见过宝宝了好吧!没看到宝宝对她也同样很迫切吗?

        “先吃饭。”祁湛行无视乔知语的要求,直接说道。

        “我不饿。”乔知语一扁嘴,拒绝。这十天来,每天早中晚三顿饭各种补品不说,中间还要给她熬各种名贵食材的汤品,把她吃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觉得十天不吃饭都没问题,“我都吃胖了,我只想抱抱宝宝。”

        “运动就不胖了。”祁湛行看着乔知语这小半个月被他慢慢养回怀孕前的气态,脸色也不再是之前大抽血的苍白色,而是带了自然的红润,心里才算有些舒服,但这还远远不够。

        “你也觉得我吃胖了是吧?你是不是嫌弃我胖?那你还逼我吃饭?”乔知语的嘴更扁了,仰着头看着祁湛行颇为伤心地控诉道,连抱宝宝的事情都不提了。

        祁湛行:“……”

        他的重点是嫌她胖吗?不对,他什么时候说过她胖?是她自己说自己吃胖了啊,这反咬一口的架势可还行?

        两只被乔知语叫了一声名字就一直安静的笑笑和鱼鱼,此时见乔知语一脸委屈,顿时不乐意了,哇哇大哭,嚎地那叫一个惨烈,并且手脚乱蹬一气,扑楞着要找乔知语抱。

        “……”祁湛行瞬间头大。冷声对着两只说道,“老实点,还轮不到你们两个闹腾。”

        这两个是来给他添乱的吗?大的还没哄呢,小的就开始了?

        乔知语一头黑线:“???”

        啥叫还轮不到你们两个闹腾?这么小他们能听懂什么啊,而且这么说就像她比两个宝宝都小似的,所以她可以先闹?

        “哇呜呜呜呜呜哇呜呜哇啊嗷呜哇。”笑笑和鱼鱼哭得声音更大了,而且还抑扬顿挫像是故意和祁湛行作对似的。

        祁湛行的脸黑地都当黑板在上面写黑板字了。

        乔知语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还有脸笑?”祁湛行的脸又黑了一层,他不要面子的吗?

        乔知语此时也顾不上和祁湛行打嘴炮。忙伸手把笑笑和鱼鱼给一个一个地抱了过来,放到床上,说道:“好啦,不哭啦,妈妈刚才委屈是装的呀,是故意给你们爸爸看的,宝宝乖,是不是想妈妈了?”

        这句话刚说完,笑笑和鱼鱼便不哭了,咧着嘴笑着看着乔知语,呀呀地说着话,好像真的听懂了一样。

        祁湛行看到这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样子,深有自己被排除在外的危险感,眸子一沉,叫了一声:“唐驰。”

        一直站在门外等着汇报消息的唐驰,以为自己可以汇报了,忙闪了进来:“你们可算是好了,再卿卿我我下去我这边的黄花菜都等凉了……”

        话还没说完,就立即察觉到好像气氛不对劲,立即打住了话头。

        这情景,怎么说呢,如果这是一副漫画,那么乔知语和两只人类幼崽就是开开心心地在聚光灯下和乐融融,祁湛行一个人就是被隔离在这个场面之外,画在阴影里,落寞的身下还画着几道黑线以加粗加重。

        唐驰立即明白,自家的祁大总裁这是被亲儿子亲闺女给抢了盛宠。

        嘴贱的他还没来得及可怜祁湛行几句,就听到祁湛行冷着声吩咐道:“去叫霍女士,把这两个不识好歹的兔崽子带走。”

        唐驰:“……”

        乔知语:“……”

        来给乔知语送早餐的霍女士本人:“……”

        霍宁茵把早餐推车放在廊道,走了进去,瞪了祁湛行一眼:“有你这么说自己孩子的吗?不识好歹,我看你才是不识好歹。”

        怎么说也是她的孙子孙女,又是宝宝,长得又极为可爱,霍宁茵自然是毫不犹豫地站在宝宝这边。

        “乔知语首先是祈太太。”祁湛行依旧是冷着一张脸,冷冷的声音听上去也没有丝毫改变。这句话的意思显而易见,没有乔知语和他在一起,就不会有他们两个,就差直白地说出这两个人休想来跟他抢乔知语这种话。

        乔知语的脸有些泛红,自然懂祁湛行的言外之意,可宝宝又不是故意的,她总不能说宝宝什么,只好无奈地看着祁湛行:“祁三岁,你要不要这么幼稚,跟自己孩子还争风吃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