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11章 都一样欺负人

第211章 都一样欺负人

        刘建升头扭向一边,想也不想的开口:“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刘建升矢口否认和方诃平的关系,乔知语也不着急,双手环住胸口,缓缓的动了动唇,悠然开口: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潘晓溪的病情早就已经稳定下来了,可前不久她的药忽然被换掉了,没过多久她的病情就急剧恶化,被下了几次病危通知书,她吃的药和药盒我都留着,也不知道那些药和药盒上面有没有留下你的指纹。”

        刘建升闻言,额头立即冒出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心里直打鼓。

        他眉皱成川字,药盒上真的能提取到他的指纹吗?

        乔知语仿佛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不徐不疾的开口:“你要知道现在的科技很发达,只有你想不到,没有警方调查不到的东西,你要现在把事情都交代清楚,我会帮你请最好的律师,最大可能的替你减轻刑罚。”

        乔知语顿了顿,又说,“如果你打算和我执拗到底,那不好意思,我只能把你送到警察局去了。”

        潘晓溪的事情刘建升有所耳闻,他本以为潘晓溪吃了药会死的神不知鬼不觉,事情不会查到他的头上,可没想到潘树民竟然会叛变,害他被人抓得个人赃并获。

        如今潘晓溪在医院里抢救,生死未卜,刘建升很清楚倘若潘晓溪死了,自己也难逃死刑。

        刘建升左右权衡着利弊,心里承受不住压力,看着乔知语将信将疑的问:“如果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你真的能帮我争取最轻的处罚?”

        “你信不过我,祁家你总信得过吧。”乔知语扭头看向坐在一旁,悠然喝着热茶的祁湛行,“祁氏的律师可是从来都没有打过败仗的。”

        刘建升随着乔知语的目光望去,看见端坐在沙发上不苟言笑的祁湛行,这才相信乔知语的话。

        他一五一十地坦白道:“最近方诃平很忙,我和他接触并不多,我要完成的任务就是把敏康的药送到潘树民的手中,确定潘晓溪把药吃了。”

        乔知语听着,目光越变越深,潘晓溪病情紧急,命在旦夕,为了让潘晓溪活下去,她没少费心思,还让雅和医院最好的医生救治潘晓溪。

        所以如若药是被偷偷换的,照顾潘晓溪的医生是不会发现不了的。

        考虑至此,乔知语直截了当的问:“雅和医院是不是有你们收买的内奸,她是谁?”

        听见乔知语的话,刘建升浑身一震,冷汗津津:“我只听说方诃平收买了药剂科的一名药剂师,让他在药上盖上医院的章,所以医生才没有起疑心。”

        就仅仅是药剂师而已?

        乔知语不信,可看着刘建升的样子也不像是说话,她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盘问了一些其他事情的细节,便让保镖带走了。

        见老婆大人的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工具人祁湛行才起身走过去:“对他刚刚说的那些话,你怎么看?”

        “区区一名药剂师,恐怕没有只手遮天的本事。”乔知语思路清晰得很,话刚说完就看向了唐驰,“你暗中将医院里所有药剂师的底细都摸清楚,看看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医院那么多药剂师调查起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唐驰开口,想为自己多争取一些时间,可谁想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乔知语就毋庸置疑的开口:“一天时间,必须把所有事情都调查清楚。”

        好嘛,好嘛,这夫妻两在一起生活时间长了,都一样的欺负人了!

        唐驰担心自己再废话,乔知语会把时间缩得更短,便点头应下了。

        唐驰走了,祁湛行牵上乔知语的手问:“你打算一直把人关在这?”

        乔知语轻轻的靠着祁湛行的肩膀:“潘树民和刘建升都是指认方诃平最重要的人证,必须保证他们的安全。今天方礼勤已经将ntc77的药方给我,用不了多久就能发挥他们的作用了。”

        一整天的东奔西跑,乔知语疲惫不堪,祁湛行心疼的将人抱在怀里,柔声嘱咐道:“方诃平发现棋子不见了一定会有所动作,你要多加小心。”

        乔知语心里已经做好了防备,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两奶娃娃的小脸不自觉的浮现在她的脑海里,思子心切,她催促祁湛行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家去看看孩子吧。”

        祁湛行一听就不乐意了:“有了孩子连老公都忘记了是不是,那两个小王八蛋出生以后,咱们有多久没过二人世界了?”

        乔知语扶额:“虎毒不食子,你怎么还和自己的崽吃起醋了?”

        祁某人理直气壮道:“把他们造出来,不是让他们来和我争宠的。”

        看着祁湛行气呼呼的模样,乔知语忍俊不禁,想着生产以后自己不是忙着照顾孩子,就是忙着外婆的事情,确实是有些疏忽某大孩子了,便笑着说:“祁先生想过二人世界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还要麻烦祁先生帮我一个忙?”

        祁湛行眼睛一转,从喉咙里吐出一个字:“说。”

        乔知语凑过去,在他耳边细细的将自己的计划说出来。

        祁湛行眼珠子转动着,似乎在计算着事情的可能性,半晌才点头答应乔知语的请求。

        命人严加看管好潘树民和刘建升以后,乔知语就和祁湛行一起驱车离开了。

        ……

        约莫十天以后,方诃平迟迟得不到刘建升的消息,心中不安,便立即赶去刘建升的住所。

        窄小昏暗的出租房里空空如也,家具上都落了灰,看上去是有一阵没人回来过了。

        方诃平眼皮子突突直跳,他放心不下,立即用匿名电话拨通了刘建升的手机,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通的状态。

        他派去医院查看潘晓溪情况的手下传回消息说潘家丫头一直由潘家夫妇守着,潘树民这几天一直都不见踪影。

        而在他失踪之前,好像乔知语才刚去过医院。

        “该死!”

        方诃平一拳头砸在墙上,指关节发出咯嘣咯嘣的响声,他不能再坐以待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