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07章 罪孽

第207章 罪孽

        薛锦兰跟在薛华堂身后,越走越觉得不对,脸上的血色也逐渐消退。

        “……够了!你要带我去哪?”

        薛华堂停下脚步:“看你这反应,应该是已经猜到了?”

        想到某个地方,薛锦兰面无人色,明明是枝繁花盛的后花园,她却如同置身冰天雪地。

        “……我不去。”

        “现在知道怕了?威胁我的时候怎么不怕?”薛华堂二话不说,直接拽住薛锦兰的胳膊往前拖。

        薛锦兰抵抗不过,硬生生被往前拖了数米远,冷汗跟不要钱似的往外冒。

        “……你松手。”她喘着粗气,狠狠甩了甩胳膊,“我让你松手!我自己走!”

        薛华堂讽刺地瞥了她一眼,松开手。

        “走吧,外面虽然改建了,但路你总该认识。”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了后院深处的玻璃花房,薛华庭推开靠里的花架,露出黑漆漆的地下室入口。

        “你要是不来闹,这地方我也没打算再进去。”薛华庭率先下去,伸手在墙壁上摸索了半晌才找到一根灯绳。

        老式的钨丝灯泡闪烁了两下,慢了几拍才亮起来,约摸是年代久远,光线微弱的可怜,昏黄一片,看起来阴惨惨的。

        薛锦兰站在入口处朝下看了一眼,不自觉地打了个寒战,仿佛浑身的热气都瞬间散尽了。

        眼前的地下室就像是只张着血盆大口,露出尖锐獠牙的怪物,让她有种往前一步就会丧命的恐惧感。

        薛华堂的神色愈发嘲讽,他看着地下室里凌乱的旧物,举步走到里侧的床前。

        说这东西是床简直是客气,不过就是两张方桌子并在一起,上头铺了几层布罢了。

        薛华堂也不嫌脏,伸手抚开布单上的灰尘,露出下面斑驳的深褐色污渍,看起来就像是一滩滩晕开的血迹。

        “怎么不下来?当年你有本事把人关在这里折磨,现在连下来看看的胆子都没有?”

        薛锦兰在看见薛华堂的动作时就寒了脊梁,恍惚中仿佛又回到了几十年前的那一天。

        苏茗秀在这里生下乔佑怡的那天……

        大着肚子的女人声嘶力竭的痛呼,从她腿间汩汩流出的血水,无休止的惨叫和哀求……

        当时的薛锦兰就站在旁边看着,看着苏茗秀在死亡线上挣扎,听着她喊救命,听着她求饶。

        那个时候的薛锦兰是什么反应来着?

        对了,她很高兴,因为苏茗秀快死了而感到高兴!

        那个永远压自己一头,从出身到相貌到性情,都永远压她一头的苏茗秀就要死了,她怎么可能不高兴?

        她还抢走了苏茗秀冒死生下来的女儿,如果不是乔维钧从中作梗,苏茗秀根本不可能活到现在!

        如果苏茗秀当时就死了,现在苏家又怎么可能来找她的麻烦?

        薛锦兰深吸了口气,把涌上心头的厌恶和反感勉强压下:“大哥,我不是早就让你把这里毁了吗?你现在带我过来是想干什么?”

        “苏茗秀在这里被关了将近一年,吃喝拉撒全在这么块不到十平米的地方,你过来一次就要找她发一次疯,你猜猜我留了多少证据?”薛华堂冷笑,“现在的苏家没有明证,就算猜到是你干的,也只能用打压敏康的方式来报仇,可要是有证据呢?锦兰,你不想背着恶臭的名声死吧?”

        薛锦兰尖叫一声:“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薛华堂你畜生!你白眼狼!要不是我薛家怎么可能会有今天?你们靠着我发财,还敢反过来威胁我?”

        “我们靠着你发财?如果你当初肯听爸爸的话,老老实实跟乔维钧过日子,我们薛家只会比现在更好!”

        乔维钧大气公正,方诃平恶毒狭隘,要是薛家有的选,怎么会放弃乔维钧而挑方诃平?

        更何况当年的方诃平一文不名,乔维钧却已经是被领导人称赞的良心企业家,谁的前程更远大不言而喻。

        要不是薛锦兰先斩后奏,把人都得罪死了,他们怎么可能被迫站队?

        把他们辛苦搭建的通天大道换成个破梯子,薛锦兰还有脸骂他白眼狼?

        “实话告诉你,证据都是爸爸还在世的时候留的,这里也是他叮嘱我封存的。”薛华堂恶狠狠的剜了薛锦兰一眼,“爸爸早说过,你就是个自私自利的孽障,现在一看,果然如此!”

        “爸爸……哈哈哈哈哈哈……”薛锦兰大笑出声,“你们想利用我攀上乔家,我不愿意就是我的错了?是你们活该!”

        “我不想跟你争这些,你滚回方家吧,以后别回来了,薛睿的事我不可能答应,你那个孙子,你自己去救吧。”薛华堂顿了顿,又道,“我有时候真觉得这世上是有因果报应的,否则你儿子怎么会那么短命?他会早死,都是你们当爹妈的不积德!”

        薛锦兰如遭雷击,狂乱的笑声也瞬间憋回了嗓子眼里。

        薛华堂叹了口气:“你走吧,只要你跟方诃平别再招惹薛家,我会把这个秘密带进坟墓里。”

        “你想都别想!”薛锦兰尖声道,“你有证据又怎么样?你敢交给苏家吗?苏家会放过你吗?我说了,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早就没有退路了。”

        薛华堂脊骨一僵:“……你试试看,大不了我豁出老命不要,保儿孙无忧,你呢?你敢吗?”

        “……”薛锦兰当然不敢,今天的一切都是她辛辛苦苦谋划来了,怎么舍得晚节不保?

        她定定的在原地站了片刻,把不知道何时流出来的眼泪抹了,扭头就朝外走。

        刚出薛家大门,方诃平的电话就打来了。

        “怎么样?你大哥答应了吗?”

        “……”薛锦兰呼吸一滞,定了定神才道,“没有。”

        方诃平当即骂了起来:“你到底怎么回事?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亏你还活了这么大岁数,简直一无是处!”

        薛锦兰本就紧绷的神经彻底崩溃,不管不顾的吼道:“方诃平,你有什么资格嫌我没用?你的一切都是靠我得来的!废物的明明是你!”

        “薛锦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