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05章 祁先生,你不对劲

第205章 祁先生,你不对劲

        “你不如换个角度思考。”祁湛行附在乔知语耳边低声道,“与其先证明ntc77与敏康有关,再去证明潘晓溪被害是方家的手笔,还不如反过来。”

        乔知语先是一愣,随即就反应了过来,登时眼神一亮。

        “……你的意思是先借着潘晓溪的事抓住方家的把柄,再利用这个药里的成分直指敏康和ntc77的关系?”

        听起来似乎只是先后顺序的差别,实际上造成的结果和操作难度却完全不同。

        谋害潘晓溪是仓促行事,里面的漏洞和把柄都不算少,要查起来也容易,但ntc77不同,这个假性d品恐怕是方家最阴私的秘密,想找出实证绝对是千难万难。

        先指证方家谋害潘晓溪,是一步一步抽走敏康的地基。

        先查ntc77则是直接在敏康的防火墙上打洞,难度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

        祁湛行提出的想法明显更加可行,风险也更小!

        “老公你真聪明!”乔知语兴奋的跳起来抱住祁湛行的脖子,凑到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爱死你了。”

        杵在旁边的谢融:“……咳,我还在呢,单身狗没人权?”

        祁湛行揽着乔知语的腰,泛着薄红的耳根在发梢的遮掩下若隐若现。

        “都自称单身狗了,还要什么人权?”

        谢融:“……”

        乔知语憋着笑,解围道:“敌明我暗,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也算是掌握了主动权。”

        从研究院离开后不久,乔知语就接到了柳知庭的电话。

        “乔小姐,这次真的是太感谢您了……”青年的声音略带更咽,显然潘晓溪险些丧命,差点导致柳安安失去供体对他造成的冲击非常大。

        乔知语跟祁湛行十指交握,心不在焉道:“我只是不希望潘晓溪无辜被牵连罢了。”

        如果不是潘晓溪遭了方诃平的算计,她不一定会这么紧张这件事。

        毕竟她没有权利去干涉别人的生命。

        “……我知道。”柳知庭苦笑一声,“但无论原因是什么,您都间接救了安安的命,我应该感激。”

        他是真的庆幸当初决定向乔知语投诚,否则今天等着柳安安的就只有死路一条。

        没有乔知语帮助,他压根就不可能在方诃平的阻挠下拿到供体。

        乔知语对柳知庭并没什么好感,闻言淡淡道:“我并不需要口头感激。”

        “……”柳知庭呼吸凝滞了一瞬。

        确实,口头感激是毫无意义的,但乔知语什么都不缺,除了这点微不足道的感谢,他还能报答什么呢?

        柳知庭自嘲的笑了笑,随即转移话题道:“方礼勤之前联系了我,说想见您一面。”

        不等乔知语回话,又连忙补充道:“我没有透露关于您的任何事,不知道他是怎么确定我们认识的……”

        “我没有怀疑你。”乔知语并不觉得柳知庭会蠢到在这种时候还想两边讨好,“应该只是猜出来的。”

        以现在的局面,要猜出这一点并不难。

        方诃平为了针对乔知语对潘晓溪跟雅和医院下手,而潘晓溪是柳安安的心脏供体,这里面的关联,只要稍稍花点心思就能推断出来。

        柳知庭松了口气,大概是乔知语给的恩惠太多,也让他的愧疚感越来越重,导致他并不想被乔知语误会和厌恶。

        “……那您要见他吗?”

        乔知语没说话,只是先转头看了眼祁湛行,得到男人不情不愿的默许后才道:“见。”

        想到明天潘树民要跟取药的人接头的事,乔知语心头一动:“明天下午一点,让他来雅和医院找我。”

        “好的。”

        随手挂了电话,乔知语捏了捏祁湛行的手掌:“祁先生大方了不少嘛,我还以为你会不让我去呢。”

        祁湛行收拢五指,握住她的指尖:“怎么?不叫老公了?”

        “……”乔知语嘴角一抽,大言不惭道,“我倒是无所谓,就是怕你害羞。”

        祁湛行:“……”

        乔知语看着他无奈的神色,不禁莞尔:“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要把方礼勤约在雅和见面吗?医院你可没办法陪我去的。”

        “方礼勤找你,应该是有所求,你要是想借他的手釜底抽薪,就得先让他看看你手里的筹码。”祁湛行把她垂落的发丝拢到耳后,“当着他的面把方诃平派来接头的人抓走就是个不错的方法。”

        但关于没办法陪乔知语一起去的事却是只字没提。

        乔知语隐约觉得古怪。

        “祁先生,你不对劲。”

        祁湛行一挑眉:“嗯?”

        “你想啊,正常情况啊,你要么直接派唐驰把这事办了,压根不让我见方礼勤,要么就会把见面地点约到你能去的地方。”乔知语拧着眉,细细数着可疑之处,完事狐疑的盯着祁湛行,“你果然不对劲。”

        “……”祁湛行愈发无奈,“祁太太,你是不是太难伺候了?”

        之前要出门的是她,现在放她出去了,觉得不对劲的还是她。

        乔知语面颊微红,随即理直气壮道:“虽然我确实双标又不讲道理,可你也是真的不对劲啊!”

        祁湛行:“……”为什么可以把这种无理取闹的话说的这么硬气啊?

        算了,自己宠出来的老婆,再闹心也得接着宠。

        “没有哪里不对劲。”祁湛行在她的眉心轻轻吻了吻,“祁嘉柔和方家关系没断,我并不方便露面,无论你选在哪里见面,我都没办法陪着你。要跟方礼勤合作,你本人不出门的话,效果会大打折扣,唐驰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没办法代替你跟他见面。”

        难得的大长句,把乔知语的疑问全部解答了,而且合情合理。

        理智上被说服了,但乔知语还是本能的觉得不对。

        毕竟祁湛行就不是什么讲理的人啊!

        突然这么妥协让步,怎么看怎么有鬼好吗?

        “你说的很有道理。”乔知语看似认可的点起了头,紧跟着话锋一转,“但我还是不太信。”

        祁湛行:“……”

        老婆越来越难忽悠了怎么办?

        在线等,挺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