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04章 负心汉祁湛行

第204章 负心汉祁湛行

        帮忙化验药物的研究员过来时,看见的就是乔知语被祁湛行吧唧一下扔进草丛里的画面。

        研究员:“……”

        他该不是撞上什么家暴现场了吧?

        乔知语懵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她是被祁湛行给扔了,登时凶巴巴的扭过头:“你竟然扔我?!”

        坦白说,一个大美人这么趴在地上,怎么看都该是赏心悦目惹人怜惜的,但乔知语炸毛炸的实在太明显,活像下一秒就要扑上去咬人似的,以至于美貌程度锐减。

        祁湛行挑了挑眉,收敛起那抹不自在。

        “你不是要吐了吗?”虽然不是第一次听乔知语叫老公,但他要求的和乔知语主动叫的,效果完全不一样,害得他一激动……

        乔知语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茎,然后幽幽地盯着祁湛行看了十来秒,倏地往下一蹲,两手抱住膝盖,嘤嘤嘤的哭了起来,委屈的像个五百斤的胖纸。

        “嘤……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以前我怀孕的时候说想吐,你不是抱我去卫生间,就是帮我端唾吁,现在孩子生了,我也从小心肝变成娃他妈了,就没以前讨你喜欢了,就连想吐都要被扔进草丛里……”乔知语捂住脸,叽叽歪歪,“我想吐是不是丢你人了?你是不是嫌弃我了?祁湛行,你就是个负心汉!”

        负心汉祁湛行:“……”

        他沉默了两秒,勉强接住乔知语的剧本:“知道我嫌弃你就老实点,不要做不该做的事。”

        这是敲打乔知语别想着去给孙教授送研究素材呢。

        乔知语听懂了,但她得装不懂。

        毕竟……比起不知道在哪的替代物,还是她的血更保险一些。

        揣着明白装糊涂的祁太太仰起委屈巴巴的小脸,两眼红通通的,像是被欺负惨了的小兔子。

        “什么叫不该做的事?想吐就是不该做的事吗?要不是你顶到了我的胃,我怎么会想吐……”

        顶到了我的胃……

        愣在旁边的研究员已经快石化了。

        什么叫顶到了胃?拿什么顶到胃了?从里面顶的还是外面顶的?

        偶尔也拜读过某种色彩的读物的研究员一脸魔幻。

        这两位不是去见孙教授了吗?

        怎么一扭头就去干能顶到胃的事了?

        顶了胃就算了,怎么顶完还把人给扔了呢?

        难道是顶的不爽?

        研究员默默地朝自家大老板的脐下三寸瞟了几眼,这到底是还夸厉害呢,还是该骂渣男呢?

        祁湛行注意到研究员的目光,抬起手按住突突直跳的太阳穴。

        “别闹,起来。”

        乔知语嘤嘤嘤:“我不,除非你道歉!”

        “我道歉?”祁湛行给气乐了,“要不我再跪下给你请个罪?”

        乔知语呛了一下:“也……也不是不行。”

        祁湛行嗤笑一声,伸手把她拽了起来,替她把头上的草梗摘掉,拇指按住她微红的眼圈。

        “等着。”

        乔知语隐约觉得不太对,勉强硬气道:“等着就等着!是你自己要跪下请罪的,我怕什么?”

        她顿了顿,又觉得不够有气势,专门扭过头对着祁湛行气势汹汹的哼了一声。

        “噗……”看了个全程的研究员没忍住。

        他见过乔知语好几次,基本上都是因为正事,完全没想到这个声名在外的祁太太私底下竟然……

        研究员憋住笑:“对不起,我一时没忍住,主要是太太实在……”

        他微微停顿了一下,找了个精准的措辞。

        “实在是太可爱了。”

        “……”乔知语的脸红了。

        “……”祁湛行的脸黑了。

        刚刚才扔了一回老婆的祁先生直接把乔知语往怀里一按,冷冰冰的看向研究员:“再可爱也跟你没关系。”

        这个下意识的反应也是非常幼稚了。

        乔知语抿了抿唇,笑着戳了戳祁湛行胸口:“对,我就是再可爱,也只跟你一个人有关系。”

        祁湛行的气劲瞬间散了一大半,既无奈又无力。

        研究员猝不及防吃了满口狗粮,只觉得噎得慌,索性说起了正事。

        “化验结果出来了。”

        乔知语这才正了正神色:“怎么样?”

        “您还记得我之前告诉您ntc77的成分时,曾经说过里面有种至今没被外界找到来源的特殊成分吗?”

        “记得。”乔知语点了点头,“就是那个集利弊于一体的?”

        研究员拿出成分表:“您今天给我的那两颗药里也有这个成分,而且是完全提纯的。”

        “……”乔知语愣了愣,“原来是这样。”

        因为是靠那种成分提前透支了潘晓溪的身体,所以医院那边才会查不出中毒的情况,看起来才会是单纯的病情恶化。

        研究员点头道:“如果要证明这药的来历与敏康有关,就得先证明这种成分与敏康有关。”

        “我知道了,麻烦你了。”

        等研究员离开后,乔知语的脸才猛地垮了下来。

        “柳安安的戒断已经到了最后阶段,柳知庭之前也拿到了ntc77的配方……”她咬了咬下唇,“能从这边入手吗?”

        祁湛行揉了揉她的头发:“叫谢融过来问问就知道了。”

        柳安安的身体从离开雅和后就一直是谢融负责的,要了解这种特殊成分,恐怕还得问谢融。

        可谢融带来的消息却并不算好。

        最近为了柳安安的身体一直忙碌的谢融神色倦怠:“……恐怕不行,我们能重新给ntc77进行减量配比,让柳安安完成戒断,是因为方礼勤除了给了配方外,还直接给了提纯后的那种成分。”

        他起身拉开冷柜最上面的小抽屉,里面是一排玻璃试管。

        “就是这个,我们用的一直都是成品,也分析不出这个成分是从哪里提取的,所以要通过这个证明ntc77和敏康有关并不容易。”谢融满脸肃容,“而且一着不慎,还有可能被反咬一口。”

        因为这个成品现在他们手里也有。

        乔知语听懂了他话里的含义,不禁心头一沉:“方礼勤会不会是故意的?”

        故意把这个东西给他们,然后再在恰当的时机把ntc77的锅甩到他们头上。

        “不会。”说话的是祁湛行,“柳知庭没这个价值。”

        在方家看来,柳知庭只是个精神科医生,而且还得罪了苏家,根本就没有往他身上埋雷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