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03章 0.5fg的进展

第203章 0.5fg的进展

        “况且,这钱最后到底是到谁手里还说不准呢。”

        给唐驰留下意味不明的最后一句话后,乔知语就拉着祁湛行又回了研究院。

        “这两颗药肯定是有问题的。”她拧着眉把药交给研究员帮忙化验,“但我想知道的是,能不能证明这两颗药跟敏康医疗有关。”

        研究员接过药:“明白了,两位稍等。”

        “等等。”乔知语叫住准备离开的研究员,“孙教授今天在吗?”

        研究员推了推眼镜,不动声色的瞥了祁湛行一眼,见自家老板并没有什么特殊表示才答道:“在的,孙教授最近基本上一直住在研究室。”

        “谢谢。”乔知语扭头看向祁湛行,“来都来了,我们过去看看进度?”

        祁湛行:“……”

        神特么来都来了,以为是去菜市场买菜吗?

        他皱了皱眉,可到底还是没说拒绝的话。

        关于抗过敏的研究,他在知道之后并没有插手太多,现在乔知语主动要让他了解,以祁湛行的性格当然也不会一直回避。

        虽然……只要想到要用乔知语的血来作为治愈他的前提,就让他非常不舒服。

        他们过去的时候,孙教授刚从研究院食堂回来,手里还端着个朴素至极的不锈钢饭盒,花白的头发显得有些凌乱,精神头瞧着却挺好。

        “祁总,乔小姐……嗐,瞧我这嘴,该叫祁太太才对。”孙教授调侃地冲乔知语笑笑,“二位今天怎么一起过来了?”

        说完看了看祁湛行阴沉沉的脸色,恍然大悟,干笑着问乔知语:“没瞒住啊?”

        祁湛行的脸色登时更黑了。

        “……咳。”孙教授是最早接触祁湛行病情的那批人,某种意义上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这会儿一看这黑脸,哪还有不明白的?连忙转移话题道,“你们来的正好,有点新进展,正想告诉你们呢。”

        乔知语眼睛一亮。

        有进展了?

        这可比她预想中的快多了。

        祁湛行冷笑一声,凉飕飕地眼刀子落在孙教授身上:“有点进展?”

        “咳咳咳。”孙教授掩饰性的连咳三声,“……嗯。”

        他竖起尾指在指甲盖的位置比划了一下,又看了看祁湛行的脸色,默默地把指甲盖又缩短了一半。

        “大概就……这么点进展。”

        乔知语:“……”

        白高兴了。

        敢情孙教授提这茬就是转移话题来的。

        祁湛行原本还面色沉郁,现在看乔知语一脸心如死灰,反倒薄唇一扬。

        “他的话你一个字都别信。”在业内,跟孙教授职业素养一样出名的还有他的性格,说句私下里不着调绝不为过,要不是确实成就斐然,估计没几个人敢让他做研究。

        乔知语呐呐点头:“……我现在知道了。”

        不过孙教授也并不是真的信口开河,虽然距离解决祁湛行症状的目标还远,但他们也确实从乔知语的血液里提炼出了特殊物质。

        “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这种物质分化解析,从已知药物中提炼出替代品。”孙教授叹了口气,“毕竟还在实验阶段,虽然已经确定了这种物质可以分隔祁总的过敏源,但具体需要多少还是未知数。”

        乔知语愣了愣:“为什么从药物中提炼替代品?直接用这个不行吗?”

        “……祁太太,目前我们只从你的血液中提炼出了0.5fg的特殊物质。”孙教授郑重的补充道,“是从您第一次来抽血到现在,所有的血液加起来只得到了0.5fg。”

        乔知语脸色霎时一白。

        她从配合研究开始,多则抽血400ml,少则200ml,虽然中间有间隔时间,但也已经远远超出了正常抽血的分量。

        这么多次下来才提炼了0.5飞克。

        要是没有替代物,只靠血液提炼,恐怕把十个她抽成人干都不够用,况且现在还不确定这种物质对祁湛行的过敏分隔是永久的,还是时效性的。

        如果是永久的还好,她多补补血,坚持抽上几年血,没准也能成,要是时效性的……

        她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试图滋润瞬间干涩的喉咙:“孙教授,如果这种物质无害的话,能不能先让他试试?确定有用再找替代……”

        言下之意就是先从她体内提取出足够的分量,然后再做后续研究。

        孙教授皱着眉:“祁太太,您知道您这个要求意味着……”

        这么大的抽血量可不是说着玩的,一个弄不好就会危及生命,就算分次抽取,也有极高的概率对身体造成伤害。

        乔知语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可替代物这种事能不能找到完全就是听天由命,她不想把希望放在这么虚无缥缈的设想上。

        “我明白的,我……唔!”

        “你想都别想。”祁湛行直接上手捂住了她的嘴,随即拎小鸡似的环着乔知语的腰,单手提着她往研究室外面走。

        快出门时,他回头看向孙教授:“无论你想怎么研究,都不能对她的身体造成任何损伤,明白吗?”

        男人逆光而立,狭长的双眸隐没在阴影中,透着莫名的威胁和狠厉。

        孙教授张了张口,半晌才应了一声。

        等祁湛行搂着挣扎不已的乔知语走远,孙教授才苦笑着抓了抓花白的头发。

        “……什么啊,我又不是要做什么人体实验,怎么会枉顾人命……”

        乔知语的胃抵在祁湛行的胳膊上,每被往前拎一步,胃里就是一阵翻江倒海。

        “……祁、祁湛行,你放我下来……我要吐了……”她这会儿是真情实感的要哕出来了好吗?

        “放你下来怕你不长记性。”祁湛行的声音听着毫无波澜,脸色却难看的要命。

        刚刚要不是他拦着,这女人是不是就要不管不顾的让孙教授抽血了?

        乔知语一路脑袋朝下的被提溜过来,那叫个头昏眼花,难受至极,只能闷头求饶。

        “我长了,都记住了,真的!”她费了老鼻子劲才抓住祁湛行的衣角,可怜巴巴道,“……老公,我真的难受,你放我下来嘛。”

        “……”

        祁湛行手一滑,直接把乔知语扔到了脚底下的草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