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202章 买命钱

第202章 买命钱

        方诃平捏着手机,干枯苍老的手背上青筋直冒。

        他竟然被一个穷到老婆孩子都跑了的老无赖威胁了!

        打这通电话前,他只想着要利用潘树民给乔知语一个下马威,没想到终日打雁,却被只野鸡给啄了眼。

        但那个药确实不能落在外人手里,他只能耐着性子跟潘树民周旋。

        药得拿到手,事情也必须办了。

        “考虑清楚了吗?你就算拿着药威胁我,也只是蜉蝣撼树。”方诃平运了运气,听着手机里自己略显古怪的返音,“要钱不就是你的目的吗?只要替我做完最后一件事,钱是你的,谁也不会追究你的责任。”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然后才传来潘树民紧绷到似乎下一秒就能破音的声音。

        “……可以,药要怎么给你?”顿了顿,又问,“你想让我做什么?”

        方诃平隐约觉得有点奇怪。

        正常情况下潘树民最先关心的不该是让他做什么吗?怎么会先问怎么把药给他?

        但这一点异样并没有被方诃平放在心上,他对潘树民有种本能的轻视,哪怕这个穷鬼刚刚才威胁过他。

        “明天下午一点半,你拿着药在雅和医院住院部门外等着,会有人跟你接头。”

        “那我要怎么确认对方的身份?”

        方诃平略一沉吟:“他是定期去给雅和送药的人,姓刘。”

        “明白了。”潘树民答应下来,“那你还需要我做什么?”

        方诃平很满意这个进展,无声的笑了笑:“去找记者曝光,说雅和医院收了心脏病患者的钱,故意在你侄女的药里动手脚,想把你侄女的心脏移植给那个患者。”

        “……这不好吧?”潘树民看似犹豫道,“雅和医院这么有钱,就算我去曝光,人家也能把消息压下来的吧?”

        方诃平想了想:“去乐通传媒,我会提前安排好人的。”

        “那就行,那就行,有老板你铺路我就放心了。”潘树民的声音里满是谄媚,“不愧是大老板,随便一出手雅和这么大的医院都得栽跟头。”

        方诃平讽刺道:“雅和算个什么东西?我的目的可不是……算了,我跟你这么个蠢东西有什么好说的,潘树民,我警告你,最好老实点,否则我弄死你不比捏死只蚂蚁麻烦,懂吗?”

        威胁完人,方诃平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

        等雅和出了事,乔知语肯定会受到牵连,到时候他再找上门谈判,想必要救出书闻就容易多了。

        而另一边的乔知语则满脸钦佩的看向祁湛行:“还真让你猜中了,厉害呀,祁先生。”

        祁湛行略一挑眉:“祁太太,我们结婚证都领了。”

        所以打情骂俏的时候,称呼是不是该换换了?

        乔知语茫然的眨了眨眼:“啊?”

        男人掐住她细软的腰身,侧过头附在她耳边低声道:“下次夸我的时候,记得叫老公。”

        乔知语:“……”

        说正事呢,这人到底还能不能好了?

        她瞟了眼旁边闷头装死的保镖们,又看看蜷在地上冷汗直流的潘树民,眼珠儿微微一转,笑容狡黠。

        纤长白皙的手臂柔柔的勾住祁湛行的脖颈,乔知语主动靠近男人怀里,殷红的唇在他耳边幅度微弱的张合着。

        “老公,你真厉害……”

        “……”祁湛行脊骨微麻,某个要命的部位狠狠一弹,难得狼狈的扭过头呛咳起来。

        乔知语撒开手,得意的冲他吐了吐舌尖。

        让他占她便宜。

        来啊!看谁脸皮厚!

        祁湛行眸色幽深,不等她把舌头缩回去,就将人按进胸口重重吻了上去。

        原本冰冷肃然的房间霎时春暖花开。

        潘树民好不容易从方诃平的威胁里缓过神,一抬头就撞上了更大的惊吓。

        ……这里是亲热的地方吗?

        你们有钱人都这么会玩的吗???

        “那个……”

        祁湛行轻咬着乔知语的唇,吻的更加深入。

        潘树民:“那个……”

        唐驰杵在原地,又想笑又想给潘树民这个没眼力见的两下。

        潘树民看看眼观鼻鼻观心的保镖们,心态略崩:“那个……两位老板……”

        他也不知道面前这俩到底是谁,反正都是有钱人就对了,在潘树民的认知里,有钱人就统一叫老板,准没错的!

        祁老板吻了个够本,总算是分了一记冷眼给他:“扔出去。”

        潘树民又懵逼又崩溃:“不是!老板!那我还需要去那个啥公司曝光不?”

        “……等等。”乔知语嘴唇微微肿胀,稍微抿一抿都有点刺痛,应该是被啃破皮了。

        她忍不住白了祁湛行一眼,转头对潘树民说道:“暂时不用去,等明天拿药的人跟你接头之后再说。”

        潘树民战战兢兢的看了眼那个药盒:“那我……拿什么给他啊?”

        乔知语挑眉一笑,把之前拿去研究院化验的那盒药掰出来几颗扔掉,确定两板药看起来一模一样之后才丢给潘树民。

        “把这个给他就行了。”

        既然方诃平敢换药,就说明这个有问题的药绝对可以以假乱真,至少肉眼是肯定看不出区别的。

        这倒是给她省了不少事,连造假的功夫都省了。

        她顿了顿,又拿出支票本写了一张。

        “这里是三十万,算作你刚刚打听消息的辛苦钱。”乔知语上下打量了潘树民两眼,“只要你老实听话,在我这赚的绝对比在那边多,懂?”

        潘树民眉开眼笑的接过支票:“懂懂懂,您放心,事情我一定给您办的妥妥当当。”

        本来以为这次要倒大霉,没想到倒是先发财了。

        潘树民喜笑颜开的被保镖们送了出去。

        “派人盯着。”乔知语冷冷地看着潘树民的背影,“明天把跟他接头的那个一起抓了。”

        竟然在运送药物的人身上做手脚,方诃平的手未免伸的也太长了!

        唐驰应声吩咐下去,完事又迟疑道:“老板娘,你为什么要给潘树民钱?他就是个见才眼开,欺软怕硬的,咱没必要这么客气吧?”

        他知道乔知语不差钱,可再不差钱,把钱白给潘树民给膈应人啊。

        还不如水里听个响声呢!

        “你觉得三十万多了?”乔知语笑了笑,“我还觉得少了呢。”

        她靠在祁湛行怀里,朝唐驰摊了摊手。

        “买命钱,这个数,已经很便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