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98章 穷凶极恶的方家人

第198章 穷凶极恶的方家人

        乔知语沉吟许久,无数猜测在她脑中浮现。

        “无论如何,潘晓溪都不能死。”她看向唐驰,“至少现在不能。”

        唐驰点了点头,握着手机出去了。

        有了乔知语这句话,他就必须得尽最大的努力去调集专家和设备,甚至特殊药物。

        乔知语站起身,举止间却突然带落了放在桌上的资料,潘晓溪的病例也落到了地上。

        她俯身去捡,目光却在某处顿住。

        从病例本里落出来的是两张处方,全都出自同一个医生之手,上面给开的药物也大致相同,只有其中一种有了变动。

        医生开的处方一向是龙飞凤舞,乔知语拿起单子辨认了半晌都没认出具体写了什么,只能靠猜来确定潘晓溪不久前确实换了常用药。

        “这个……”她把两份处方放到陈院长面前,“潘晓溪刚刚换了药?”

        陈院长拿起处方看了看,笑道:“您说这个啊,这不算换了药,只是前阵子医院进了一批新药,名字有些差异,效果都是一样的。”

        “……”乔知语心头重重一跳,隐约觉得自己似乎抓到了什么,“能把这个新药给我看看吗?”

        “当然可以。”

        陈院长出去了一趟,不一会儿就拿着个药盒回来了。

        乔知语接过一看,嘴唇就抿紧了。

        她对医药行业了解不多,更看不懂药物成分,但她认识药盒上防伪标识下的四个大字!

        ——敏康制药。

        想起外公的死因,乔知语的心跳骤然加剧,胸腔里都是一阵闷痛。

        她把药盒攥紧手里,勉强对陈院长笑了笑:“这个药我能带走吗?”

        陈院长之前就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劲,但乔知语不说,他也不多问,只是点头答应下来。

        乔知语呼出一口浊气,踩着高跟鞋出了休息室,却没再回楼上,而是直接出了医院。

        祁湛行还在车上等着,看她脸色不对,眉头就是一紧。

        “出什么事了?”

        乔知语喘了两口气,大概说了潘树民的异常,又把药盒递给祁湛行。

        “先是潘树民突然改变态度,频繁来医院看望,又是常用药突然换了另一种,我总觉得事情不太对。”她抿了抿唇,“而且潘晓溪刚换药不到三天。”

        三天……

        祁湛行眸光幽暗:“三天前方书闻被拘留了。”

        “对,方书闻前脚被拘留,后脚潘晓溪的药就换成了敏康的,我很难不对此产生联想。”乔知语嘴唇微白,“但我有两个地方想不通,一是潘树民早在几个月前就改变了态度,如果他真的对潘晓溪心存歹意,没什么没有动手?二是如果这件事真是方诃平的安排,那他为什么要对潘晓溪出手?说的冷漠点,无论是潘晓溪还是柳安安,于我而言都只是陌生人,对她们下手根本就影响不到我。”

        如果没有三天这个巧合,乔知语恐怕会把这件事当作是方诃平给柳知庭的教训和下马威,但……

        “方书闻被拘留,方诃平捞人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有闲心去针对柳知庭,所以我总觉得这件事是冲着我来的。”

        祁湛行摩挲着手腕沉默片刻:“第一点,为了保护潘晓溪,你之前留下暗中保护她的保镖一直没撤,连护工都是我另外安排的人,潘树民就算心存歹意,也没有下手的机会。”

        “……”乔知语还真不知道换护工这事。

        既然如此,那潘晓溪这边确实是被保护的密不透风,潘树民找不到机会做手脚也是正常的。

        恐怕潘晓溪病情突变的原因还得落在这批药上。

        “第二点……”祁湛行拧眉,“你觉得如果雅和传出为了拿到心脏供体,故意谋害捐赠者的消息,会造成什么后果?”

        乔知语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尽。

        如果雅和传出这种丑闻,潘晓溪又确实死了,舆论闹起来后,外界根本就不会在乎真相,而会把丑闻当做事实。

        到时候不但雅和保不住,投资雅和的乔氏也会受到莫大的牵连。

        毕竟这种丑闻对私立医院来说可是致命的,而会给这种医院注资的乔氏,势必也会面对社会各界的质疑。

        好狠……

        真不愧是穷凶极恶的方家人。

        乔知语无意识的咬着下唇,直到被祁湛行捏住下巴,强行掰开齿列,她才发现自己已经把下唇咬出了血。

        “我……”

        祁湛行俯身凑近,探出舌尖轻柔地舔过被她要破的唇:“没事,别担心,你的安排很对,唐驰已经去办了。”

        只要潘晓溪不死,这一局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乔知语垂下眼睫,伸手抱住祁湛行,寻求温暖似的缩进他怀里。

        “……我当时只想着无论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潘晓溪的命吊住。”她明明知道对现在的潘晓溪而言,活着就是痛苦,是无休止的折磨。

        祁湛行叹了口气:“你不是见到她父母了?你觉得他们希望她死吗?”

        想起潘晓溪父母伤心欲绝的样子,乔知语沉默了下去。

        “他们都知道潘晓溪会死,但还是宁愿她能活一天是一天,而潘晓溪本人,应该也是清楚这一点,所以才……”祁湛行顿了顿,“再痛苦也努力活着。”

        乔知语嗫嚅着唇:“那等柳安安调理好身体……”

        事情就像是陷入了一个死循环,潘晓溪不死,柳安安就得死,要救柳安安,潘晓溪就必须死。

        哪怕理智上清楚潘晓溪的命运是早已注定的,但乔知语还是觉……很惭愧。

        “你不是早就决定了吗?”祁湛行搂着她的腰,手掌轻缓的抚过她的背脊,像是在安抚一个受到惊吓的孩子,“不让任何人为了柳安安扼杀潘晓溪的生命。”

        ……确实。

        这本来就是她当初跟柳知庭合作时提出的条件之一。

        乔知语抓着祁湛行的衣袖:“……我就是有点难受。”

        她用额头抵着男人的胸膛,静静地听着他沉稳的心跳,自己也仿佛得到了安慰一般,慢慢冷静了下来。

        现在压根不是沉浸在愧疚里的时候,她深呼吸了两下,强迫自己振作起来。

        “雅和这边交给唐驰盯着吧,我们去研究院一趟。”乔知语摊开手掌,看着已经被捏扁了的药盒,“我想知道这药到底有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