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96章 病情恶化

第196章 病情恶化

        “老板娘,何欣雅回国了。”

        唐驰把拿过来的文件递给乔知语,里面是何欣雅的手术资料以及近期行程。

        “唔……”乔知语翻开文件,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单人照。

        照片上的陌生女人相貌上佳,如果以十分为满分的话,这张脸至少可以给到七分以上,只在个别细微之处可以看出人工加工的痕迹。

        乔知语举着照片认真辨认了半晌:“……这回可真是整的妈都不认识了。”

        要不是心里清楚这一定是何欣雅的照片,她压根就不敢认好吗?!

        “既然她回来了……”乔知语歪了歪脑袋,扭过头可可爱爱的朝祁湛行笑了笑,“那你就把祁嘉柔放出来吧。”

        想看狗咬狗,演员不上场怎么行?

        祁湛行正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闻言连眉毛都没抬一下。

        “让唐驰去办。”

        唐驰默默瞅了眼祁湛行眼底的青黑,眼珠子一转,贱嗖嗖道:“老板你这是怎么了?体虚?需不需要给你补补?比如人参鹿x汤啥的?”

        “……”祁湛行额角蹦出两根青筋。

        乔知语忍了忍,没绷住,直接笑出了声。

        唐驰瞬间调转矛头:“还是老板娘厉害,想当年我们老板以一当百,现在结婚才没几天,就沦落到要大补的地步了,啧,惨!”

        乔知语:“……”

        祁湛行撩开眼帘,狠狠扎了唐驰两眼刀。

        “滚出去。”

        唐驰嘴上刚皮完,巴不得赶紧开溜,扭头就往外走,却被乔知语给叫住了。

        “等会儿的,别急着走,等我给你解释清楚,这锅我不背。”乔知语憋着笑,“你老板昨天晚上被两个小妖精缠的一晚上没睡,一直闹到今天早上才回我房间,他体虚跟我可没关系。”

        祁湛行:“……”头痛欲裂。

        唐驰瞠目结舌的左右看了看。

        “那两个小妖精是不是一男一女……”他举起两手比划了个半米左右的长度,“这么大,这么长,软绵绵的,香喷喷的,白白嫩嫩……”

        乔知语越听这形容越觉得不对味,幽幽接道:“还肉乎乎的,看着就想咬一口对吗?”

        “不敢不敢。”唐驰危机雷达启动,赶紧脚底抹油,“我先去放祁嘉柔出来,就说是老板放的?”

        “说你们老板不知道她被关了,今天才得到消息。”乔知语笑了笑,“关她的事都是我一个人折腾出来的。”

        唐驰:“……得嘞。”

        一听这安排就知道是又有大戏要唱了,美滋滋。

        等唐驰走了,乔知语才挪到祁湛行身边,抬起手替他按摩。

        “不是让你后半夜叫我起来吗?”她动作轻缓的揉着祁湛行的太阳穴,“现在熬个通宵,爽了?”

        祁湛行的作息时间十分规整,就算偶尔因为那什么……咳,跟她闹到半夜,也鲜少有整晚都不睡的时候。

        昨天夜里笑笑和鱼鱼哭的厉害,两个人组着队一起飙高音,霍宁茵哄都哄不住,只能把两个小祖宗抱进乔知语屋里。

        俩崽子也是神了,只要她和祁湛行有一个守在婴儿床边,就一声不吭,呼呼大睡。

        但只要视线一挪开,就能直接把房子哭塌。

        乔知语昨天下午被祁湛行折腾了个半死不活,本来就困得要命,撑了一个小时就开始打瞌睡。

        祁湛行看不下去,就把她按去睡了。

        说好的半天喊她起来换班,结果乔知语一睁眼都是第二天早上了,祁湛行愣是在俩崽子旁边守了一宿!

        男人闭着眼,脸上的倦色在乔知语的按摩下消退许多。

        “迟早把他们两个扔出去。”

        “祁先生,光说不练假把式。”这话她这几个月听了不下几十遍,嘴上说的再凶,结果孩子一哭,还不是通宵通宵的哄。

        祁湛行难得一噎:“……留到现在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乔知语:“……”噗。

        明明是放狠话呢,怎么看着这么可爱呢?

        为了不伤及祁先生越来越摇摇欲坠的家庭地位,乔知语捧着脸,语气夸张。

        “真的吗?那我面子好大哦!太开心了。”

        祁湛行:“……”感觉有被冒犯到,谢谢。

        他正准备给某个胆大包天的女人一点教训,刚刚离开的唐驰却去而复返,脸色是肉眼可见的难看。

        “柳知庭来电话说在雅和的那个心源捐赠者病情突然恶化,目前正在急救中,但是情况并不乐观。”

        乔知语倏地站起身:“怎么会这样?”

        “具体情况还不清楚。”唐驰沉着脸,“但柳安安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做移植手术。”

        乔知语呼吸微滞:“……先去雅和看看。”

        她顿了顿,又转头看向祁湛行。

        “你跟我一起去好不好?在车里等我,我知道你很累了,在车上补会儿眠怎么样?”

        这种情况下,把祁湛行撂家里肯定是睡不着觉的,那还不如别腰上带着,省的这男人想东想西。

        这个提议显然深得祁湛行的心,他削薄的唇微微上扬,勾起个堪称矜持的微弱弧度。

        “既然你这么黏我,那我就勉为其难跟你一起去。”

        乔知语:“……”不,也没必要这么蹬鼻子上脸,真的。

        大可不必好吗!

        上车之后,乔知语越想越觉得不安。

        虽然这几个月她没有见过那个捐赠者,也因为对方注定夭折的命运,刻意回避了接触可能,但提供给对方的物质支持却只多不少,否则那个患者也不可能撑到现在。

        “我记得柳知庭跟我说过,以那个捐赠者的情况,撑到柳安安成功戒药是没有问题的。”

        研究院那边对ntc77的减量重新配比工作一直做的很好,柳安安的药瘾也在循序渐进的引导下减弱了许多。

        不出意外的话,这件事本该是可以完美解决的。

        祁湛行握住她微凉的手:“我已经调了几个专家赶去雅和,别担心。”

        “……我总觉得事情不太对劲。”乔知语克制不住焦躁起来。

        虽然没有依据,她却本能的有种被算计了的危机感。

        想起柳安安被转到研究院后,方诃平那边的不作为,她心里的不安也愈发强烈。

        ……希望是她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