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92章 十分鳝变

第192章 十分鳝变

        得亏霍女士体谅,祁湛行当天晚上总算是吃到了肉,而且是素了几个月之后的极品荤菜。

        凌晨三点,乔知语软绵绵地趴在床上,稍微动一下都有种关节错位的感觉。

        “祁先生,夫妻一场,你没必要在床上把我往死里整吧?”

        祁湛行的手臂还压在她腰上,闻言低笑一声。

        “这才哪到哪?”

        乔知语:“……你做个人吧。”

        “我要是不做人,你现在还能有力气说话?”

        “……”乔知语哆嗦了一下,服了,她默默扯过被子把自己遮了遮,皮笑肉不笑道,“当初不知道是谁哦,找我就是为了要个孩子,现在孩子有了,还买一赠一,人又觉得烦了,想赶紧送走,啧啧,男人啊,果然善变。”

        祁湛行摸索着抚上她的背脊,哑声问道:“哪个鳝?”

        “……”乔知语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男人说了句荤话,顿时面颊爆红,“你你你……”

        还没你出个一二三,乔知语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就响了。

        “疯了吧?半夜三点打电话?”乔知语嘀嘀咕咕的摸过手机一看。

        乐了。

        “祁嘉柔。”

        祁湛行动都没动一下:“挂了。”

        “不,我觉得她肯定准备了一大堆话骂我,我得听听看。”

        祁湛行:“……”闲的吧?是他刚刚不够努力?

        乔知语已经把电话接通了,装模作样道:“哪位?”

        “乔知语!你他x的赶紧让他们放我出去,不然我让你在祁家待不下去!你算个x毛的玩意儿,也敢这么算计我?@*#×÷≯≒+……”

        语速飞快的国骂跟倒豆子似的砸了下来,乔知语默默地看了两眼手机屏幕,果断把电话挂了。

        “你这堂妹……”牛哔啊。

        再怎么货不对板,那也是豪门养大的大家闺秀,怎么骂起人来跟泼妇似的?

        祁嘉柔声音不小,哪怕没开免提,祁湛行也听了个七七八八,忍俊不禁道:“你挂了干什么?不是想听她怎么骂你吗?”

        乔知语麻木脸:“……我就是没想到。”

        她歪着头皱起眉:“怎么能骂的这么接地气呢?”

        习惯了跟人掐架含沙射影,冷嘲热讽,连老阴阳人都遇到过不少,这么一溜儿脏话的还真不多见。

        祁湛行挑眉:“总有些人的天性是再怎么用外物堆砌都改变不了的。”

        想到祁嘉柔的身世,乔知语叹了口气:“难怪老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她顿了顿,拧过上身看向祁湛行。

        “不对啊,我被人骂成这样,你怎么看着还心情挺好?”

        祁湛行撑起上身凑近:“好让你知道,晚上的时间不是拿来接电话的……”

        “……”乔知语脸上刚退下去的温度再次烧了起来,“我……”

        手机又响了。

        还是祁嘉柔。

        祁湛行脸色陡然一沉,乔知语眨了眨眼,喷笑出声。

        她顶着祁湛行的黑脸再次按下接通键。

        虽然祁嘉柔骂人难听,可是祁湛行黑脸好看啊!

        估计是经历了一次被挂电话的憋闷,祁嘉柔这次的态度好了很多。

        “乔知语,我不管你有什么小心思,但你都不该算计到我头上,你是祁家人,我被抓的消息如果曝光出去,丢的就是我们全家的脸,你以为堂哥和二伯他们会忍你?”

        乔知语唔了一声,心说祁嘉柔还挺会抓重点。

        可这前提是她得真是祁家人啊!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被抓了吗?湛行知不知道?需要我跟他说一声吗?”乔知语的声音听起来无辜极了,“祁小姐,你真是太不小心了。”

        祁嘉柔仿佛一拳头打到了棉花上:“你少跟我来这套!难道不是你让人报警抓的方书闻吗?顺便还抓了我!”

        她在警局被关了整整一天,直到半夜才找到机会把手机要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打给乔知语。

        打电话之前,祁嘉柔几乎是笃定这事是祁湛行默许的,甚至就是祁湛行让人抓她的。

        可现在她又忍不住动摇了。

        如果这真的是祁湛行的手笔,那乔知语压根就没必要遮掩不是吗?为什么要假装不知道?

        除非……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乔知语一个人的算计!

        祁嘉柔的心跳倏地快了起来,这对她来说可是好事,在老爷子心里,她是比不过祁湛行没错,可她绝对比乔知语这个生育工具重要!

        敢算计到她头上?

        等着死吧!

        “你认识方书闻?祁小姐或许不知道,方书闻买通黑客想要……”

        “你闭嘴!乔知语,我不想听你的狡辩,你最好马上就放我出去,否则我就打电话给爷爷,说你挟私报复污蔑我!”祁嘉柔喘着粗气,“你以为你生了我堂哥的孩子就高枕无忧了?我们家压根就没打算承认你,不然怎么会一点消息都不往外面露?你踏马就是个生育工具!你要是还想……”

        祁嘉柔还在絮絮叨叨的威胁着,旁边的祁湛行却突然动了,面色阴沉,眼神狠厉,仿佛下一秒就能直接要了祁嘉柔的命。

        乔知语眼疾手快的按住他,撅起粉嫩的唇无声的啵了一下。

        看起来又甜又可爱,硬是把祁湛行满腔的郁气给亲散了。

        乔知语把手机丢开,掰开男人攥紧的手心,食指轻轻的在他掌心描画。

        [跟她生什么气呢?总得让人家在倒霉之前猖狂一下吧?]

        最后那个小小的问号就像个钩子似的,轻轻软软的缠在祁湛行的指根,男人呼吸一沉,俯身吻了上去。

        两人在祁嘉柔喋喋不休的恐吓和谩骂里亲吻,无声无息,极尽缠绵。

        “喂?乔知语?人呢?”祁嘉柔骂了半晌,电话那头一点动静都没有,“你踏马的……乔知语!!!”

        “唔……”乔知语推开祁湛行,讨好的在他唇上轻轻舔了一下,然后才拿起手机,“不好意思,我刚刚睡着了,祁小姐要找老爷子告状就去吧,到时候我直接跟老爷子解释就行,反正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

        祁嘉柔:“……我艹你大爷的乔知语!”

        “哦,对了。”乔知语又道,“你还是天亮再告状吧,别打扰老爷子休息,祁小姐,我这可是为你好,别不听劝啊。”

        阴阳完人,挂电话,一气呵成。

        乔知语扑进祁湛行怀里。

        “还睡吗?”

        祁湛行:“……”

        这还睡个蛋啊?晚上是拿来睡觉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