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91章 我怕她碰瓷我

第191章 我怕她碰瓷我

        在此之前,方书闻一直是以顶级富二代形象和各种花边新闻出现在公众视野的,现在这么冷不丁的一被抓,网上的吃瓜群众都有点傻眼。

        [方公子这是什么操作?玩游戏抽不到ssr,所以一怒之下干脆买通黑客篡改人家源代码?这么壕横的吗?]

        [???不能够吧?方书闻篡改代码的那个游戏不是《梦与诗》吗?这特么是个女性向攻略游戏啊!方公子这到底什么性向?]

        [word妈,有钱人玩游戏都这么狠的吗?]

        [重点难道不是他把自己狠翻车了吗?我说敏康是不是快倒闭了啊?竟然连这种消息都压不住???]

        [不管是什么原因,违法就该判刑,一人血书求重判,给这群无法无天的富二代们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钱不是万能的!]

        [听说方公子和那个黑客都被抓了,妈惹,年度大瓜。]

        [没准是方公子哪个小情人沉迷游戏冷漠正主,方公子冲冠一怒,嫉妒纸片人,决定给做纸片人的公司一个教训,才做出了以上醋总行为。]

        [哈哈哈哈哈,擦,神特么醋总行为!]

        有把这瓜当成笑话吃的,自然就有阴谋论的。

        [我觉得敏康可能是想拓展游戏行业,把荣光科技当成了拦路石。]

        [……?不能够好吗?荣光科技在新游戏出来之前,一点名气都没有啊,要收拾拦路石也不该是荣光啊!]

        [搞不好方公子是想收购荣光科技?所以先篡改源代码压价,然后再以救世主的身份出场,低价收购荣光?]

        [楼上的是不是忘了?荣光的投资人是乔小姐,人家不缺钱好吗?]

        [提到乔小姐!你说这事是不是压根就是冲着乔氏去的?]

        [艹艹艹艹,惊天大发现!方书闻的奶奶是乔知语的外婆,「薛锦兰照片」这位老太太当年抛夫弃女,带着乔知语外公给的离婚财产改嫁给了方书闻的爷爷!]

        [所以方书闻这操作是真的针对乔小姐咯?]

        [???他有什么资格针对人家?他们方家都是靠着人家乔小姐外公给的财产立足的好吗?]

        [……我一直觉得尊老爱幼是种美德,所以轻易不会攻击上了年纪的人,但方书闻这个奶奶,怕不是有点奇葩?]

        [岂止是奇葩,这就是个黑寡妇好吗?]

        乔知语捧着平板,看着网上对薛锦兰的声讨,不由得轻笑一声。

        关于薛锦兰跟乔家的关系,是她放出去的,否则网友们再怎么神通广大,恐怕也扒不到这个程度。

        虽然现在还不是完全曝光真相的时候,但稍微添点柴给薛锦兰增加点热度还是可以的。

        “还笑得出来?”祁湛行屈指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被人讨论家事你很开心?”

        乔知语往旁边缩了缩,在沙发上给祁湛行空出个位置。

        “这里才是我家,薛锦兰的事跟我可没关系,更谈不上是家事了。”

        ……这里才是我家。

        祁湛行冷肃的眉目略微柔和,在乔知语身边坐下,顺势把她蜷起来的双腿扯平放在膝上。

        “叶文博刚刚来电话,薛锦兰又去乔氏堵你了。”

        乔知语早有预料,心不在焉的用脚在祁湛行腿根上来回碾动:“爱堵堵呗,让叶文博找个人,对着薛锦兰念现在网上跟她有关的热门评论,她待多久就念多久。”

        她弯起嘴角笑笑:“她既然要跑来找骂,那我就让她好好听听外面现在是怎么骂她的。”

        “……”祁湛行险些呛咳出声,无奈道,“条件允许的话,你是不是还想当面骂一骂?”

        “那倒没有。”乔知语无比坦诚,“我其实不太喜欢骂人,能用拳头解决的问题,何必磨嘴皮子呢对不对?”

        祁湛行额角青筋一跳:“你还想跟她动手?”

        “……想过。”乔知语扁扁嘴,看起来十分委屈,“上次就想试试了,但她年纪实在太大了,我怕她碰瓷我。”

        祁湛行:“……”行吧。

        笑笑和鱼鱼被霍宁茵带去花园散步了,乔知语左右看了看,飞快地凑到祁湛行面前亲了一口。

        祁湛行蓦地一顿,随即在她退开前一把将人按住,重重吻了上去。

        紧密的纠缠渐渐扰乱了两人的呼吸,乔知语仰着头呜咽一声,眸中也带上了水意。

        祁湛行呼吸微沉,声音低哑:“回房……”

        “呜呜哇哇哇哇——”

        笑笑嘹亮的哭声从门外传来,三秒钟后,鱼鱼的哭声成功加入,变成了高亢的二重奏。

        伴随着哭声越来越近的,还有霍宁茵诱哄的声音。

        “不哭不哭,笑笑乖,鱼鱼乖啊,咱们这就回去找妈妈,不哭了啊。”

        “……”祁湛行狠狠磨了磨后槽牙,“两个小王八蛋。”

        乔知语差点喷出来:“他俩是王八蛋,你是什么?”

        “……”祁湛行给了她一个不太友好的眼神。

        乔知语并拢两根手指在嘴巴前作拉链状。

        霍宁茵推着个大号婴儿车进来,两个哭包并排躺着,看见乔知语就哇哇叫着伸手要抱。

        “整天就知道黏着你们妈妈。”霍宁茵看得哭笑不得,“两个粘人精。”

        乔知语:“……”

        一会王八蛋,一会儿粘人精。

        反正她这一儿一女不太像人就是了?

        霍宁茵吩咐男佣去冲奶粉,扭头就见祁湛行垮着张黑脸。

        “你这又是怎么了?谁惹你了?”

        祁湛行憋的哪哪都是火,孕早期不能碰,孕晚期不能碰,现在好不容易能碰了,两个小崽子却跟装了雷达似的,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只要他跟乔知语来点近距离接触,这俩就能立马扯着喉咙嚎。

        他沉着脸盯着婴儿车里的嫩肉包:“霍女士,给你安排明天一早的飞机,你把他俩带回京市。”

        “???”霍宁茵大惊,“出什么事了?”

        祁湛行捏了捏鼻梁:“烦。”

        霍宁茵:“……”

        乔知语也是麻了,无语道:“孩子还没断奶呢。”

        祁湛行:“找奶娘。”

        “……”乔知语嘴角一抽,“陛下,你醒醒,时代变了。”

        霍宁茵看看儿子,又看看儿媳妇,秒懂。

        她俯身把哭完就笑的大孙子抱起来。

        “笑笑啊,你爸嫌你碍事呢,晚上你跟妹妹和奶奶一起睡好不好啊?”

        无齿小儿笑的愈发开心,嘀嗒落了两滴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