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90章 您今年贵庚?

第190章 您今年贵庚?

        怪不得霍宁茵连她的电话都不接!怪不得她会莫名其妙被抓来这里!

        乔知语是跟她八字犯冲吗?

        还是压根就见不得她好?

        祁嘉柔火气直往上冲,恨不得现在就找上门甩乔知语几耳光,但她也清楚,现在这情况已经说明了祁湛行的态度,要没有她那个堂哥的同意,乔知语还没那么大能耐抓她!

        跑回去告状明摆着就是自取其辱,乔知语又明显是跟方家有过节……

        她该怎么办?

        难道就这么跟方书闻掰了,直接认怂?

        不行!

        祁嘉柔磨了磨牙,她可是祁家大小姐,乔知语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让她认怂?

        她凭什么要顾忌乔知语?现在退一步,以后还不得被那个贱人骑在头上羞辱?

        更何况方书闻条件确实不错,对她又言听计从,要真放弃了,再想找个这样的可不容易。

        但如果今天这事真是祁湛行和乔知语暗中授意的,方家真能把她们弄出去?

        “乔小姐是荣光科技的大股东,所做的事也是为公司考虑。”薛睿无视了方书闻话里的机锋。

        方书闻窝火道:“好好好,你还真是有奶就是娘!你给我等着,这事我一定会原封不动的告诉奶奶,到时候你……”

        “这位……方少爷是吧?”廖聊生掏了掏耳朵,“您今年贵庚?怎么张口闭口都是告家长呢?现在小学生都不这么干了吧?”

        他知道源代码这事之后就憋了一肚子气,方书闻这副‘我算计你可以,你反击就是不对’的态度更是让他直犯恶心,所以才开口就是嘲讽。

        方书闻一噎,瞥见旁边的祁嘉柔时却又松缓了脸色:“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你们要闹,那咱们就闹到底,但你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我女朋友牵扯进来……”

        “书……”

        祁嘉柔一听这话就知道不妙,正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只听方书闻得意道:“我女朋友是祁家千金,家里宠着护着都来不及,今天受了这么大委屈,也不知道你们荣光科技承不承担得起祁氏的怒火!”

        方书闻自觉这番话说的极有水准,既捧了祁嘉柔,又震慑了荣光科技这两人,心里愈发自满。

        廖聊生听到祁嘉柔的身份时,确实慌了一瞬,甚至有些懊恼,毕竟跟祁氏比起来,乔氏也好,荣光科技也罢,都不过是碰不过石头的鸡蛋而已。

        但薛睿的神情却瞬间微妙了起来。

        他是知道乔知语跟祁湛行的关系的,正是因为知道,所以现在看着这个‘祁家千金’心情才更复杂啊!

        这位要是真那么受宠,乔知语怎么可能把她也弄进来啊?又不是疯了!

        薛睿看了得意洋洋的方书闻一眼,忍不住有点同情。

        ……这个没脑子的,该不会是被骗了吧?

        “行,那我就等着祁家为二位出头了。”薛睿冷笑,“最好能让祁家帮你们把证据也抹了,再把荣光整倒闭,免得对不起你这未来祁家女婿的身份!”

        懵逼的廖聊生:“……”兄dei,这么刚的吗?!

        “你!”方书闻脸色铁青,“行!你等着!”

        “随时恭候。”

        薛睿给廖聊生使了个眼色,转身就走。

        方书闻气了个倒仰,胸膛急剧起伏,正要扭头说两句挽尊的话,却见祁嘉柔的脸色比他还难看,不由心中惴惴。

        “嘉柔?”该不会生他的气了吧?

        祁嘉柔深吸一口气,勉强扯了下嘴角:“书闻,刚刚那种话以后可别再说了,我们家规矩多,爷爷虽然宠我,但管得也严,要是被他们知道我仗势欺人,回去肯定会骂我的。”

        她现在是真庆幸祁湛行没和乔知语公开关系了,否则她这戏怎么唱的下去?

        “……”方书闻嘴角狂抽,甚至怀疑自己是幻听了。

        这是那个从认识起就嚣张无比的祁嘉柔吗?!别是被人掉包了吧!

        祁嘉柔看他表情不对,生怕方书闻起疑,连忙又描补道:“要是搁在以前也就罢了,但这件事毕竟因你而起,要是被我爷爷知道我们还没定下来,你就借着祁家的名头逞威风,对你恐怕就更不满意了。”

        这话可是戳到了方书闻的死穴上,祁嘉柔就是他们方家现在的救命稻草,方书闻哪里还敢继续质疑?

        “看我这嘴上不把门的。”方书闻作势在自己嘴上抽了一记,陪笑道,“你别气了,我也是不想你受委屈,你放心,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

        方书闻本来想着今天被抓就是走个过场,那个黑客的技术他很清楚,就算事情没办成,也不可能留下把柄,荣光那边交出来的证据估计也定不了罪,稍微运作运作,他就能出去了。

        没想到等了几个小时下来,他竟然直接被拘留了!!!

        方书闻:“???”闹呢?

        这头方诃平得到消息,气得差点吐出二两老血,连忙捂住胸口给助理打电话:“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把书闻被抓的消息给我瞒住!”

        他这前脚才放出要把公司交给方书闻的准话,后脚人就被抓了,事情一旦闹大,那些股东还不知道要怎么折腾,更别说他那些个私生子了!

        现在也只能尽量把消息捂住,然后尽快把方书闻捞出来。

        可乔知语会让捂吗?

        显然不会。

        方诃平的助理才开始打点,乔知语安排好的媒体就一起发了通稿,围绕的核心内容只有一个。

        [敏康继承人被捕,或有牢狱之灾。]

        [方书闻因私怨篡改游戏源代码。]

        [敏康少东锒铛入狱为哪般?]

        诸如此类。

        方诃平按住东边,西边冒头,按住北边,南边冒头,一时间那叫个手忙脚乱。

        再加上这些媒体并不是空口白话,个个有图有真相,连方书闻被捕时的照片都有!

        方诃平本想着拿祁嘉柔被牵连的事联系祁家,结果把所有曝光的照片翻出来一看,竟然没一个拍到祁嘉柔的,这显示是爆料人刻意回避的结果。

        没拍到祁嘉柔,让祁家跟方家一起施压的如意算盘就落了空。

        方诃平捂着胸口一个劲咳嗽,一肚子邪火全撒在了薛锦兰头上。

        “你要是不想让书闻出事,就赶紧去跟乔知语道歉,该协商协商,该赔偿赔偿,再办砸了,你就去替书闻坐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