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89章 命比纸薄

第189章 命比纸薄

        “发现祁嘉柔不是咱们家孩子只是个意外,她母亲早在小叔子在外办事时就出轨了,结果那男人也是个没担当的,闹出孩子之后就跑了,她母亲想着小叔子已经死了,就想弄个死无对证,把祁嘉柔充作祁家孙小姐养大,她自己也能捞上不少,可惜就是心比天大命比纸薄。”

        霍宁茵隐去了怎么发现祁嘉柔血缘不对的细节没提,乔知语猜测这里面恐怕还有内情,但也忍着没多问,只觉得这事简直匪夷所思。

        难怪祁家人对祁嘉柔态度古怪……

        霍宁茵叹息道:“本来按照你大伯和你爸的脾气,查出来这事之后就打算把祁嘉柔送走的,但当时接她们母女回来时也没瞒着人,老爷子不愿意让小叔死后都被人指指点点,再加上念着祁嘉柔还是个孩子,咱们家也不缺一双吃饭的筷子,就把这事压下了,只是看着闹心,早早安排了人把祁嘉柔送出去养着。”

        乔知语点点头,这就能完全解释的通了。

        就祁嘉柔生母那套操作,搁在什么年代那都是要结死仇的节奏,祁家能硬着没公之于众,就已经是格外宽宏了。

        霍宁茵又道:“我们本以为对她已经是仁至义尽,却没想到祁嘉柔跟她母亲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的自私自利,一样的贪得无厌,从她懂事起,就觉得祁家也该有她一份,明里暗里不知道做了多少手脚。”

        “那你们怎么不……”乔知语皱了皱眉,照霍宁茵这意思,祁家对祁嘉柔的想法一直都是心知肚明的,包括祁嘉柔暗地里算计祁湛行的事,以祁家人的脾气,怎么会一直引而不发?

        别的人先不提,就祁湛行那也不是个能受气的主啊!

        霍宁茵苦笑:“你是想问我们为什么不收拾她?”

        “……嗯。”易地而处的话,乔知语估计弄死祁嘉柔的心都有了。

        哦,不对,这心思她早就有了。

        “因为湛行不能有一个人尽皆知的弱点,就算是我们,也不能保证在遵纪守法的情况下,让祁嘉柔永远不说出不该说的话。”霍宁茵看向乔知语的神色十分和蔼,“所以在你主动提出要研究抗过敏的方法时,我才那么高兴。”

        霍宁茵见过太多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的人,以祁湛行的体质,如果永远不治好,说句不好听的话,那乔知语这辈子都能稳稳地做她的祁太太,因为没有别的人选,所以哪怕她再作再离谱,祁家都只能忍了。

        但乔知语却主动提出了要治,她从一开始就主动放弃了对她最有利的局面,只是把祁湛行的身体放在了第一位,这才是霍宁茵会对她越来越亲近的真正原因。

        乔知语心中微动,点头道:“我明白了,这件事我暂时会当作不知情,等孙教授那边有结果了再说。”

        霍宁茵欣慰一笑:“但适当给点教训还是可以的,不用太束手束脚。”

        “我知道的,您就放心吧。”乔知语俯身亲了亲安睡的儿子女儿,眼底掠过一丝冷色。

        她不会把祁湛行置于险地,但也不会纵容野心勃勃的豺狼对她张牙舞爪。

        有了霍宁茵的交底,乔知语心里反而更多了些分寸。

        而另一边被挂断电话的祁嘉柔,此时是既难堪又愤怒,内心深处甚至还有一丝微不可见的恐慌。

        方书闻的律师已经赶来,正在跟警方扯皮。

        方书闻瞅准空档找到神色不定的祁嘉柔,满脸的歉疚与关切:“嘉柔,今天实在是……抱歉,让你遇到这种事,你家里那边……不会误会吧?”

        祁嘉柔微微一僵:“……我还没跟家里说。”

        总之绝对不能让方书闻知道她连求救电话都打不通的事!

        方书闻看了眼她捏在手里的手机,意外道:“是没联系上吗?”

        “……不是。”祁嘉柔知道方书闻的心思,方家之所以这么捧着她,看中的就是她的身份,所以有些事实是必须瞒着的,“我就是怕爷爷和伯伯们知道了不高兴,也担心他们迁怒于你,要是被他们知道我因为你的关系丢了这么大脸,恐怕就不会答应我们在一起了。”

        ……这话倒也在理。

        方书闻现在担心的就是这个,但方诃平那边却希望他能直接把事情捅出去,来个板上钉钉。

        他不动神色的权衡片刻,随即体贴道:“是我没考虑周全,别担心,我爷爷会想办法的,就是得先委屈你一会儿。”

        虽然他到现在都没搞明白祁嘉柔为什么会一道被抓过来……

        俩人正说着话,一行人就走了进来,方书闻抬头一看,脸就耷拉了下去。

        “薛睿!”

        正跟廖聊生一起往里走的薛睿脚步一顿,回过头来:“方少爷。”

        他猜到过来提交证据会遇到方书闻,可他还是来了。

        “污蔑我篡改你们公司游戏源代码的证据是你找的?”方书闻知道薛睿的专业,也知道他是荣光科技的创始人之一,有此联想并不奇怪,“你这么坑我,就不怕奶奶知道了生气吗?还是你们薛家已经翅膀硬到要对我们方家落井下石了?!”

        “是不是污蔑得拿证据说话。”薛睿脸色看看,态度是鲜少有的强硬,“至于落井下石的罪名,我可承担不起,毕竟你在篡改源代码的时候,恐怕也没想过荣光科技也有我的心血吧?”

        这才是真正让薛睿感到寒心的地方,他一直以为都想找个对彼此都好的解决方法,没想到方书闻却压根就没为他考虑过。

        硬说起来,薛睿和方书闻也是表兄弟,在薛睿没跟家里闹崩之前,和方书闻的接触也不少,甚至因为年龄相近,两人关系还相当不错。

        可方书闻为了打压乔知语拿荣光科技开刀时却毫不犹豫,这次要不是乔知语提前防了一手,荣光科技恐怕已经玩完了!

        “……不就是个小公司。”方书闻冷哼一声,“总之这事跟我没关系,与其在这给我泼脏水,你不如想想到底得罪了谁!薛睿,我不知道乔知语给了你多少好处,但你得知道什么叫胳膊肘不能往外拐!”

        方书闻颐气指使的说着敲打薛睿的话,却没注意到祁嘉柔的脸色突然变了。

        竟然是乔知语?!

        这件事怎么会跟乔知语扯上关系?